專訪:安邦諮詢(Anbound)合夥人、高級研究員賀軍——産權保護需要法律體系支撑

文 | 李永峰 楊晶貽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賀軍認爲,保護産權的《意見》出台有里程碑意義,在保護産權方面提的很全面,包括物權、債權、股權,也包括知識産權;但要落實和執行,還需要做大量的工作,需要上升到法律程度。

關於《關於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出台以後,不止私營企業家和媒體非常關注,智庫學者也對其進行了深入研究。「安邦諮詢」(Anbound)成立於1993年,是中國現存最早、最爲著名的從事宏觀經濟與戰略决策研究的民間智庫。安邦諮詢合夥人賀軍認爲,保護産權的「意見」,從政策出台的角度來講,有里程碑的意義。但是,真要落實和執行,還需要大量的工作要做,特別是需要法律體系的支撑。近日,《超訊》記者專訪賀軍,以下是訪問摘要:

 

《超訊》:去年11月份,中央《關於完善産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産權的意見》出來以後,外界很關注。我們想了解一下,之前也有類似的文件,比如「非公經濟36條」。那麽,現在這個「意見」在措辭上,比之前有什麽進步呢?

賀:以前有一系列涉及到私有産權的文件。「非公經濟36條」是2005年出台的一個文件。這個文件的主要思想還是爲了促進非公經濟的發展,有涉及到知識産權,但它的重點不是在産權保護上面。類似的法律和文件,還有就是在《物權法》裏面,對私有産權有過比較重視的說法。還有一個,就是十八届三中全會的文件,也很重視。

這次的《意見》,在提法上與過去還是有所不同。比如這裏頭提到了類似於「私有産權神聖不可侵犯」的提法。一是比較系統;二是高度比較高。在第一段,就提到「産權制度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基石,保護産權是堅持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必然要求。」這是從政治上明確了産權制度的重要性。過去的「非公經濟36條」,也有相關提法,但沒有跟政治經濟制度掛鈎。

再一個,就是在中央國務院文件裏面,第一次提到了「有恒産者有恒心」、提到了「財産權要得到有效保障是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有恒産者有恒心」實際上,主要針對的就是私營産權,指向很明確。還有提到了不要「利用公權力侵害私有産權」,這個也是非常明確的。所以從整個的意見來說,相當於提到了「私有産權神聖不可侵犯」。跟《物權法》來比,更進一步,更加明確。

在涉及保護産權內容方面,提的很全面,包括物權、債權、股權,也包括知識産權,提的都很明確。至少從政策的出台來講,這個「意見」有里程碑的意義。

 

《超訊》:文件是比較好,但是落實呢?

賀:這是中國的一個大的問題。有時候,在基本的指導思想理解之後,在文件裏頭確實是可以得到確認。但執行和落地,就不像出台一個文件那麽簡單了。從文件來講是里程碑,但會不會真的成爲中國對私有産權保護的一個歷史性的轉折呢?這個不好說。這個今後主要看落地的情况、執行的情况。執行和落地,條件就需要的很多了。比如說需要司法部門。司法部門的執法,又需要法律體系來支撑。另外,還有一點,當私有産權和國有機構或政府發生利益衝突,應該怎樣的保護?怎麽樣的執行?這個目前對於中國的法律系統、政府系統,也算是一個挑戰吧。

這次出台的還是中央、國務院的一個文件,還是屬於政府和黨的體系之內的命令。真的需要强化的話,還是需要上升到法律層面。如果能上升到法律層面,硬約束就會加强。那就不止是一個行政命令式的文件。

 

《超訊》:上升到法律層面,是不是要重新修訂《物權法》呢?

賀:《物權法》需要不斷完善、不斷調整。但立法的過程,在中國比較複雜,需要看時機、看機會。法律的完善,最終還是要看决策層的决心。

安邦諮詢高級研究員賀軍

《超訊》:這次意見也提到了糾正冤案錯案。國內現在也有一些知名的申訴案例,比如顧雛軍案。你怎麽看?

賀:文件提到了這點。肯定爲這類案件的甄別提供了一個政治的依據。但是這類案件,特別是一些比較複雜的、歷史性的案件,要得到糾正,有很大難度。顧雛軍的案子,很複雜,雙方來說,都有各自的利益。顧雛軍出獄以後,一直在申訴,希望奪回自己的財産。雙方也有各自的說法。這種案件的發生,有歷史的環境和條件。你要通過現在這個文件,完全推翻過去的,即使有些案件能做到一定程度,但也不會如申訴人所希望的那樣。我覺得會有一些幫助,但對那些歷史很複雜的案件,未必會做到徹底糾正。不能以現在的標準來衡量某個歷史階段的案件。

 

《超訊》:當前中國經濟狀况不太好,特別是民營經濟。出台這個文件,跟宏觀經濟考慮有沒有關係呢?

賀:從政策出台的時機來講,可能會有一定關係。這個文件出台,對穩定市場、穩定民營企業家信心,有一定正面作用。這個政策所代表的思路,對中國很重要。當前中國民營資本投資額,增速下滑很快,還有就是外流,流出國門。這既有經濟的原因,也有其他的原因。比如有些人想分散投資。如果把投資都放在國內,會覺得沒有安全感。這說明中國的政治、經濟、法律的環境,有些讓他們不放心的地方。從這種角度來說,相應政策出台,立法、法規、政策的出台,是迫切需要的。說白了,最後要讓有財富的人,在這個市場感到很安全、得到了保護。長期來講,應該如此。但這種政策,也就是環境的扭轉、法律的建設,不是短期之內能完成的。所以政策出台之後,人們看到後,認爲很好。但是不是在市場上能馬上起到效果,我覺得還需要時間。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