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津關係從堅若磐石走向提煉昇華

專訪:津巴布韋駐華大使保羅·奇卡瓦(Paul Chikawa)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津巴布韋這一遠在赤道一端的非洲國家也走在了「一帶一路」上。駐華大使承認津巴布韋曾經有過困難期,但得到了中國的幫助。他稱中國是津巴布韋永久的朋友,「一帶一路」改變世界,也給津巴布韋機會。

習近平2015年年底訪問了津巴布韋

津巴布韋,這個1980年獨立的國家,走過了政治紛爭,經歷了經濟動蕩,一直處在外界特別是西方對其的種種猜測、非議與制裁之中。那邊廂,對於西方的制裁,津巴布韋採取的是堅定而強硬的態度,有種誓與列強抗爭到底的鬥爭精神;這邊廂,津巴布韋視與中國的關係為鐵板一塊,是經得起時間、歷史、實踐的考驗的。中國對津巴布韋的支持,使得津巴布韋呈現對中國是一種沒有無緣無故的愛。而對於西方的制裁,津巴布韋則是一種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津巴布韋內閣大臣、津巴布韋駐華大使參加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代表來自非洲的聲音。論壇期間,《超訊》特別對話津巴布韋駐華大使保羅.奇卡瓦(Paul Chikawa),從津巴布韋的經濟現狀,談到中津關係,再到津巴布韋對中國主導「一帶一路」的期待,無不體現出兩國友誼的過往、當下以及對未來的期待,是互利的堅若磐石到雙贏的提煉昇華。保羅大使承認,津巴布韋有過發展的困難期,目前正積極推動改革。但津巴布韋有資源、市場優勢,加上中國的支持,對前景很有信心。他表示,還在津巴布韋處於殖民時期的中國毛澤東時代,就援助支持津巴布韋的發展,直到今天,習近平主席倡導「一帶一路」,給世界機會,也給津巴布韋機會。以下是訪問的主要內容。

《超訊》:津巴布韋獨立30多年以來,經濟上遇到了哪些挑戰?

大使:我們的經濟正在經歷困難,過去二十年來,由於種種因素,特別是一些自然原因,如惡劣的天氣等,當我們沒有雨水的時候,生產就會不好。我們是一個礦業國家,如果世界商品價格不好,經濟就會受損。但我們仍然是有政治意識的人,為了我們的權利而鬥爭,我們維護自己的權利,所以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有些人是不明白的,他們不喜歡我們的選擇。

我們想要成為自己命運的主宰,而不想要不公平的待遇。但好的事情是,我們開始復甦了。中國在這方面作出了非常重要的積極貢獻。我們想要的是雙贏的合作和雙贏的結果,包括貿易關係、投資關係。我們的優勢在自然資源,像農業領域的煙草、棉花,以及採礦領域的黃金、鑽石等。過去幾年,我們的雨季非常好,所以預計接下來的收成將非常好。

《超訊》:曾經看到貴國豪發貨幣,遇到了什麼問題?

大使:津巴布韋之前遇到了貨幣問題,我們仍然在處理這個挑戰,目前正處於正確的軌道。我們希望實現增加與中國的金融合作,希望看到人民幣使用的增加。

在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一家超市前,兩名售貨員拿著人民幣擺拍

《超訊》:幾年前津巴布韋的通貨膨脹率非常高,我想問問,現在狀況有得到改善嗎?

大使:是的,直到2008年和2009年,我國的通貨膨脹水平是可怕的,但這幾乎是外部原因,因為它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經濟學案例,也是外部試圖消除或改變政府的一個問題,即政治的原因。我們已經設法生存下來了,通貨膨脹率現在已經低於5%,相當穩定。由於暫時停止使用本國貨幣的干預措施,我國引進了多幣種制度,人民幣也是其中之一,還有蘭特、歐元和英鎊等等約七種貨幣。如果你今天去津巴布韋的話,你就可以使用這些貨幣。此外我們最近還推出了所謂的債券,是與美元掛鈎的當地貨幣,這是一個促進生產力和現金可用性的措施。因為之前的經濟遭受了現金短缺的危機,這些新政策已經被使用將近半年了,現在運行的很好。我們運用新政策來解決通貨膨脹問題已經超過八年了,現在是第九年了。

穆加貝總統是非常重要的領導者

《超訊》:談到穩定,是因為某個關鍵的人物嗎?比如外界的輿論,特別是西方世界,他們懷疑穆加貝總統為什麼可以在位這麼久?是因為這樣才使得這個國家一直很穩定嗎?

大使:我認為有很多理由,很明顯,總統穆加貝是今天在國內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過去和未來都是,因為這是一個為了我們自己的獨立而奮鬥的人。我記得上次我們在香港的談話,我告訴過你津巴布韋和香港的相似之處,我們都曾經是英國的殖民地。穆加貝總統領導我們為獨立而鬥爭,所以他是個非常重要的領導者。

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

《超訊》這是制度設計,還是個人意志?

大使:和制度有關聯,因為我們正在爭取的是一個基於公平和民主的制度。我們每五年選舉一次總統和議會,甚至是地方領導人,總統是這些選舉的產物。他有權力,因為我們投票給了他。穩定的前提是我們為爭取和維護自己的權利而奮鬥,我們從來沒有對任何人發動過戰爭。這是造就了津巴布韋的原因。當然,國際上還有其他的意見,我認為他們有權發表他們的意見,但並不一定是正確的。

《超訊》:怎麼樣的不同意見?

大使:比如美國,他們有一條特別關於津巴布韋的法律,說津巴布韋危及美國的根本利益,但我的問題是,一個小小的津巴布韋如何能夠危及到美國的利益?如果有人能向我解釋一下,我會非常開心。當然,在這裏我要做一個區分,美國是由許多人組成的國家,他們有權利發表各種不同的言論,我們對美國人民和美國政府都沒有意見,但是在某一些政治問題上還是有不同觀點。美國認為我們害怕,我會說,我們不害怕,不接受干涉其他國家內政的行為,而是蔑視,更不會理睬外部壓力的。只要相信我們的事業正義,將永遠不會接受外部壓力。

《超訊》:外界也看到津巴布韋要發展,希望通過改革來有所改變,比如土地改革,你們是如何推進土地改革?

大使:我們從2000年開始進行土地改革,以確保新的土地所有者是有生產力的,這樣可以充分利用土地。現在大多數土著人擁有相當不錯的土地,可能是世界上質量最好的土地之一,可以種植幾乎任何東西。除了土壤,還有好天氣。還有一些白人擁有土地,重要的區別是現在的數量現在比以前少。不同的是,過去一個家庭的農場大於一個國家,土改以後要公平多了。這對經濟發展是有貢獻的。

《超訊》:您認為中津關係是怎麼樣的一種關係?未來如何?

大使:作為一個外交官,我很清楚,國家利益至上。我知道這個利益是永久的,朋友可以來來去去,但利益總是在那裏。我想說,如果世界上有一個國家是永遠的朋友就是中國,中國將會和津巴布韋是永遠的朋友。我不是因為情緒和禮儀而說出來的,我會給你一些事實,很多人會談論東方政策,穆加貝總統在其他國家開始出現一些不公平的問題之後,開始研究東方的政策,認為我們要加強與尊重我們的人交往。哪些人愛我們,想與我們一起合作得到雙贏呢?就是中國。

《超訊》:您如何描述中津的雙贏關係?

大使:中國用自己的歷史證明。在我自己出生之前,毛澤東時代的中國就支持津巴布韋和其他國家的民族獨立鬥爭,當我們還是一個殖民地時,中國就用資源與裝備資源配套支持我們為政治獨立而奮鬥。在我們獨立之前,我們就是中國的朋友。1980年我們獨立的時候,中國是第一批與我們建立外交關係的國家。37年後的今天,在外交關係上,中國與我們仍然是朋友,不僅是在團結的基礎上,而且有原則。中國為我們做很多事,但不干涉別國的內政,強調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尊重對方。現在習主席提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強調這個世界屬於我們所有人,大家要生活在一起,為正義的世界秩序而努力。如果你反對這些主張,那麼請告訴我你所代表的是什麼?有人指控津巴布韋擁護這些主張,說這是不公平的,那麼我寧可不公平也要擁護。這並不是選擇一個人,而是遵循原則,如果所有國家尊重這些原則,大家就可能成為朋友。

中國通過世界糧食計劃署向津巴布韋提供援助

津巴布韋不希望被當作小豆子

《超訊》:對津巴布韋來說,尊重比什麼都重要?

大使:我們並不想做指引的光,而要讓世界知道,我們只是想要公平、平等。我們不會接受的就是大國家永遠支配小的國家,而是在公平的基礎上談利益。我們不喜歡被當作較小的豆子,更不想成為別人的馬。

《超訊》:如何體現公平呢?

大使:有一些東西,不能在津巴布韋被很好地理解。可以稱之為我們所說的資源民族主義,我們與南非相近,有世界上約百分之八十的鉑金儲備,如果我們不受益,把它白白送給其他國家,去修好的道路、醫院、好房子,我們不會同意。但是我們認識到那些在提取鉑金方面投入資金的人肯定應該得到回報。不是簡單把這種鉑礦作原料賣出去,是加工以後運出去、賣出去,這是公平的,這是我們所說的平等。有些人不想聽我們的故事,所以他們會說不,因為他們的價值觀與我們不同。我不是很老,但是我可以通過價值觀告訴你,我不知道他們說我保守還是進步,但我認為我是一個進步的,因為我認為總統穆加貝是一個進步,因為他說的是:先生,讓我們公平,讓我們尊重,從小國到大國。這也是我們為什麼喜愛中國的原因,我們相信中國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原因。我們說中國是完美的,當然不是;津巴布韋的一切都是完美的,當然不是;我們說歐洲是完美的,當然不是。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有對話,來繼續改進,我們需要改進。

津巴布韋首都哈拉雷街頭

「一帶一路」符合時代發展的需要

《超訊》:如何評價「一帶一路」峰會?

大使:我們有一個部長級的代表團來參加,我也參加了高層論壇的開幕式。我們認為「一帶一路」符合時代的正確趨勢。不幸的是,全球化可能並不完美,但全球化並不糟糕,如果存在需要解決或改進的問題,那麼讓我們處理好,但是我們不能拋棄全球化。正如瑞士女總統說過的,你不能在一個房間裏關閉自己,因為你害怕外出,所以你會被黑暗吞沒,你甚至可能在那個房間裏死亡。所以我們必須走出去,也許會出現問題,但是我們要解決這些問題,那才是負責任的人和負責任的社會該做的事,所以當我們和中國保持一致,我們支持這樣的舉措。

津巴布韋駐華大使奇卡瓦

《超訊》:津巴布韋將如何參與「一帶一路」?

大使:談到我的國家,我們當下面臨著一些挑戰,但我相信,機遇就存在於這些挑戰當中。因為我們需要工業化,需要你的設備、你的投資;而中國一旦生產,就需要市場,你需要消費者,這就是貿易,投資貿易和金融合作,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循環。樂觀地說,津巴布韋經濟增長幾乎是我們預期的兩倍,但這個數字不是很高,GDP增長約為3.7%,但如此增長20年,將是非常可觀的。津巴布韋在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方面,可能是最豐富的國家之一,現在當您購買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時,也許是投資資本,本質上我在談生產要素,當有投資者帶來機會的時候,有可能增長是非常高的。那麼現在我談到了3.7%。我想,我們有教育、人力,我們有豐富的資源,我們是非洲很重要的一部分,中國企業應當看到。
津巴布韋的人民愛好和平,雖然我們也會維護一些人可能不會喜歡的利益,但我們不會為此道歉。

人物簡介
津巴布韋駐華大使保羅·奇卡瓦(Paul Chikawa)早前以外交官身分來到北京,曾任津巴布韋駐華大使館參贊、津巴布韋駐華公使。不足半年赴香港任總領事,如今在中國已有17年,現任津巴布韋駐華大使。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