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誰結盟 影響馬克龍的未來執政

劉學偉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年輕的馬克龍當選總統,在法國政治史上留下多個歷史紀錄。但如何組織聯合內閣,如何迎戰議會選舉,已經在考驗他了。馬克龍推出了極具理想主義的執政綱領。

法國政治走向牽動人心

大家都知道,5月7日,年僅39歲的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以66%得票率,略高於預期的高票,成功當選法國第五共和國第八任總統。

他的這次勝選,開創了一個了不得的第一。就是他從政僅5年,為人所知不過三年,最高資歷是在上任左派政府中任經濟部長2年。更令人驚奇的是,他依靠自行成立於2016年4月6日、資歷僅13個月的前進黨(現已改名共和前進黨),從無到有,居然就能打下法國總統這樣一座江山!

他的這次勝選,還開創了兩個第二。首先,他是法國大革命以來,僅次於那個如太陽般耀眼的拿破崙的最年輕執政者。

其次就是他的高票,在第五共和國中,僅次於2002年希拉克取得的82%。大家都知道,他們兩人都得到了「保衛共和聯盟」加持,對手都是國民陣線的勒龐。而馬克龍是繼希拉克之後,第二位得到「保衛共和聯盟」加持,並高票當選的人士。不過,上一次是老勒龐,這一次是女兒勒龐。但馬琳娜贏得34%的選票,比15年前的18%多出近一倍。

馬克龍沒有時間慶功和休息。總統選舉結束之後,從8日的那個星期一起,有兩件大事馬上提上議事日程。第一件事就是任命臨時的總理和由臨時總理籌組臨時內閣。

中間偏右的聯合內閣

到15日下午,新總理千呼萬喚總算出來。還沒有太大的意外,是現任勒阿佛爾(Le Havre)市長,共和黨籍國會議員,46歲的Edouard Philipe。雖然他沒有當過任何部長,也相對很年輕。但已經保證了馬克龍的新內閣還是會中間偏右一點,而且不會偏離傳統政治過遠。

到16日下午,內閣成員名單也已公佈。不出大多數人的估計,這就是一個從共和黨的左翼,經過共和前進黨的嫡系和其他中派政黨到社會黨的右翼的明確無疑的聯合內閣。部分內閣成員,比如:內政部長,Gérard Collomb,原社會黨的里昂市長,是最先明確宣佈支持馬克龍的原社會黨人,現在應算是馬克龍的嫡系了。François Bayrou,司法部長,民主運動主席,是最早宣佈與馬克龍結盟的老牌政治人物。他自己有黨,只能算是可靠的盟友。Jean-Yves Le Drian,外交部長, 原社會黨政府的國防部長,較早宣佈支持馬克龍。Bruno le Maire,薩科齊時代的農業部長,共和黨頭面人物……除了這些政治人物,還有好些來自市民社會,沒有政黨標籤。

還來不及弄清楚Edouard和這些來自其他黨派的部長們是以個人身份脫黨(甚至加入共和前進黨),還是帶著它黨黨籍參加馬克龍的內閣。一個月以後,這個臨時的多黨聯合內閣會有多大變化,端視立法選舉的結果而定。如果共和前進黨有單獨多數,估計這個內閣會有更大變化。如果該黨沒有單獨多數,那聯合內閣就是鐵定了。

第二件其實當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立即開始組織很快(6月11號和18號)就要舉行的立法選舉的競選活動。

馬克龍這次成功當選總統,實在是一個奇跡。但這個奇跡的確也有缺陷。這個缺陷就是:由於他和他的前進黨崛起太快,根基不穩。他好像一棵陡然長起的大樹,木質難免疏鬆。

馬克龍現正在密鑼緊鼓地推舉他的立法選舉候選人。他提出了一系列從不同立場看過去,或者令人耳目一新或者是顯然太過理想主義的遴選原則:比如,必須有一半是婦女,有一半以上必須非職業政治人物。其中甚至包括失業者和大學生。年齡最大72,最小24歲,平均42歲,正好與法國人的平均年齡相當。凡是已經任議員超過兩屆,就是有15年以上資歷的老國會議員都將自動失去共和前進黨的候選資格(前總理瓦爾茲就是因此而不被共和前進黨接受)。他早已宣佈:他要在議會中贏得一黨的單獨多數。

到5月15日,共和前進黨已經在法國577個國會議員選區中的511個選區,推出自己的候選人。馬克龍堅持「由一些命運相連的人組成的強大嚴密協調的共同體」來執政。

馬克龍的這一套堪稱革命的立法選舉方案,能否讓他取得議會多數,輿論界還是有兩種看法。一種是:馬克龍的新綱領大得人心,可以打破僵化的傳統政治,塑造一個他可以得心應手指揮的新議會格局。另一種看法是:傳統政黨政治勢力根深蒂固,不是輕易可以推翻。馬克龍並沒有得到一個單獨的多數,也不一定能夠建立起一個穩定的聯合多數。

筆者預估,由於馬克龍取得高於預期的決選選票,和他獨特的競選方案,共和前進黨在立法選舉中也會取得一個高於第二輪前預期的勢頭。但是,本人還是非常擔心馬克龍在這麼短的時間裏,來不及凝聚出一個「由一些命運相連的人組成的強大嚴密協調的共同體」來執政。

而中右派的共和黨一定會對這回總統選舉意外失利耿耿於懷,估計不會有太多的人肯歸附前進黨。而面對聯合執政的誘惑,現在還不清楚共和黨將如何反應。本人預估,共和黨及其盟友可以取得相當大一個數量的新國會議席,成為議會中的第二大黨。

現在的極右派的基本盤相加已經達到25%左右。這一屆的議會,他們肯定會獲得重大突破。其議席應當可以從上一屆的2席增加到數十席。依照現在的民意分野,社會黨已然分裂,其右翼會加入共和前進黨。其左翼則可能與極左派混為一體。他們和以梅朗雄為代表的極左翼合併一起,也擁有25%左右的基本盤,也應當可以在新國會中贏得數十個議席。

共和黨很難與前進黨結盟

這樣國會中就會出現兩大兩小四黨分割的基本格局。極左和極右由於理念和社會基礎相差太遠,都極不可能與前進黨形成執政聯盟。共和黨由於體量與傳統的原因,也相對很難與前進黨結盟。

筆者這裏最後再表達一個殷切的願望,就是馬克龍總統能夠再創新奇跡,贏得一個前進黨的議會絕對多數。退一步,那就是與中派一些小黨甚至如有必要,和共和黨的左翼(於貝派)結盟,形成一個不穩固的多黨總統多數。如果是前者,這樣法國接下去的五年,可望改革有成。如果是後者,就很擔心這個聯合多數能否穩定。筆者真的還是擔心馬克龍上述那個激進的理想主義的立法選舉競選方案能否真正戰勝傳統政治勢力。

因此,從邏輯上說,自然還存在一種相當兇險的可能性,就是共和黨與共和前進黨殺得個難解難分,誰都得不到議會的多數。這樣法國就會變得無法治理。為法國人民著想,懇切希望這種局面不會出現。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