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陳功專欄

Order By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後改革」時代 中國走向何處  

  鄧小平採自下而上模式推動改革開放,是經濟成功轉型重要因素,同時也產生若干問題,導致社會各層面出現信仰缺失,滋生包括腐敗在內的種種「後改革」問題。中共十九大對「後改革」時代提供了清晰定義,對未來新的社會發展目標也給予清晰指引,今後的重點在於未來改革開放究竟應怎樣實現?   很多人似乎已經忘記中國的改革開放是從1978年開始的,那不是一個平凡的年頭,在1978年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提出了「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戰略決策,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第一個對外開放的基本國策。這一決策扭轉了中國大陸地區自1949年後的對外封閉狀況,推動中國經濟開始進入高速發展期。  中國的改革開放並非簡單緣於類似鄧小平那樣的某位領導人物的一時心血來潮,而是有著深刻的經濟大背景以及源自於世界地緣形勢的改革大環境。  文化大革命後的中國經濟事實上已經處於「崩潰邊緣」,人們在文革的激情之後開始注意到一切革命行動都是有經濟成本的。那個時候的中國,採用的是計劃經濟的體制,這是一種高度集中的經濟體制,一切都是國家的,因而一切文革經濟成本也屬於國家,這導致了國家財政赤字嚴重。1967年、1968年連續兩年,中國整個國家就根本沒有編制過正式的預、決算報告,國家財政的混亂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當時的財政部與人民銀行被迫合併在了一起,財政部由原有的600多人的機構,被精簡到了70個人左右。文革十年,雖然帶來了空前強大的革命氣勢,但同時整個國民經濟體系也成為了一盤爛賬。  截至1978年,儘管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達3624億元人民幣,比1965年的1716億元增加了一倍多,10年時間,經濟增長的年均遞增率達6.8%,並建立起了一個獨立的、門類齊全的工業體系,但要吃飯的人口增長得更快,中國人口由1965年的7.3億,到1976年已經暴增為9.4億人口。產業效率不高,生產水準低下,尤其是糧食生產無法滿足需要,普通民眾的生活水準不高,科學技術的整體水準也非常落後。  計劃經濟走到盡頭  在當年,中國作為一個國家,所有生產商品的數量都在計劃之中,所有的分配也均納入計劃來實施。消費者購買商品需要相應的商品票證否則就是犯罪,如糧票、鞋票、煤票、香煙票、布票、肉票、油票、糖票、豆製品票、火柴票、肥皂票、雞蛋票、傢具票、自行車票等等,大體上的票證數量高達上千種,覆蓋生活的方方面面。若按發行單位區分,還有全國通用、地方用以及軍用的票證,造成消費者即使有錢也難以買到需要的商品。所以「短缺經濟」以及「票據經濟」,可以說就是那個計劃經濟時代悲涼的經濟寫照。   與此同時,世界地緣形勢方面也出現了一些具有根本性的改變,文革十年處於冷戰的中末期,中國與世界的關係開始有了微妙的變化。美國與蘇聯的冷戰對抗,需要一個地緣戰略方面的新夥伴,中國由此開始成為一個改變世界地緣格局的選項,這就導致了美國總統尼克松啟動了震驚世界的訪華之旅。事實上,中國在世界地緣戰略上的大轉身,也為美國在冷戰中最終戰勝蘇聯,創造了基本條件,因為美國在冷戰逐漸佔了上風,就是從中國的地緣立場出現改變而開始的。   如果說過去的中國,在世界大格局中必須自成一派,讓世界上的「窮哥們」抱成一團,領導第三世界國家和人民,這個「世界領袖」做的多少是有些無奈。一方面,中蘇有嚴重政治分歧和領土爭端,蘇聯陳兵百萬;另一方面,西方國家意識形態非常強勢,咄咄逼人,中國從來沒有參與過世界政治圈子裏的主流話語,從來都是個地緣政治的另類。尼克松的訪華之旅改變了這一切,讓中國除了鐵幕國家之外,開始與世界有了真正的接觸,國際關係的大門由此啟動,漸漸向中國打開,一個遠比陳腐而保守的鐵幕國家更為精彩的世界開始漸漸呈現在中國的面前。   實際上,文革與改革,這兩「革」為中國帶來的影響和衝擊是十分巨大的,並且存在強烈的政治關聯。在文革的後期,中國出現了一定程度的執政危機和信任危機。正是在這種複雜政治漩渦的背景下,鄧小平第三次有機會上台,出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開始嘗試對當時國內的經濟體制進行全方位的改革,開始努力將市場經濟引入中國的經濟體制。在當時,鄧小平的復出及其改革嘗試贏得了大部分中國民眾的擁護和支持。  鄧小平改革主張獲支持  長期以來,計劃經濟曾一度被認為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自然而天然的經濟標誌。從票據經濟開始,中國在計劃經濟上走的有多遠,完全是今天人們所無法想像的。實際中國在那個時代就早已經進入了一個由算盤支持的「大數據」時代,一切都是有數據的,一切都是可以計劃的,但一切又都是短缺和混亂的。   回顧中國的社會經濟發展歷程,自1950年代開始的計劃經濟,雖然曾一度為建國初期的經濟恢復和初步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但隨著時間的推進,其弊端也日漸明顯:經濟的集中度以及對國內經濟的控制達到驚人的程度,政府企業職責不分,無視價值規律與市場調節的作用;一切以計劃為綱,無法適應消費群體的需要,制約商品經濟的發展,成為中國經濟發展的最大瓶頸。   為儘快提升經濟發展速度,鄧小平與中共黨內的改革派開始逐一解決這些問題,並試圖改變人民心目中「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只能搞計劃經濟」的根深蒂固的印象。這場改革運動的目的是以維持社會主義制度和共產黨執政為前提條件的,目的是改變生產過程中不適應生產力發展需要的管理體制和政策,並建立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市場經濟。這場改革以承包制為開始,在農村領域率先取得了突破,隨之迅速在全國各個經濟領域內大力推行,讓中國社會經濟發生了一系列關鍵的、里程碑式的轉變。  中國改革開放大事記  此後,中國改革所發生的大事,漸漸眾所周知,並成為世界國家改革所研究的典範。這些重要的改革包括:  1、重新審查了中共歷史上的一批重大冤假錯案,重新評價了一些重要領導人的是非功過。這一過程並非僅僅關係到所謂的「老幹部」體系,實際這也是非常重要的社會啟蒙過程。任何一種改革,沒有社會啟蒙運動的支持,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  2、解放思想。鄧小平發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團結一致向前看》的綱領性講話中提出了:「解放思想是當前的一個重大政治問題。民主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條件。處理遺留問題為的是向前看」。這同樣是極為重要的社會啟蒙,為今後的改革奠定了方向,創造了堅實的理論基礎。  3、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中國經濟政策在改革背景下何去何從是改革成敗的關鍵,是改革事實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改革派的經濟政策允許一部分地區、一部分企業、一部分工人農民,基於工作辛勤努力成績大而收入先多一些,生活先好起來。鄧小平強調指出,「這是一個大政策」。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陳功:馬雲的「十宗罪」

編者按: 近年來西方互聯網公司收起傲慢,開始正視中國對手,阿里巴巴功不可沒。但是,這一互聯網巨擘的掌舵人未必會想到,有人細致梳理了當下中國電商模式迅猛發展所帶來的十大負作用,供其反思。作者陳功,超訊獲授權發表。 在中國整體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時,以電子商務為代表的互聯網商業蒸騰日上,不僅影響了億萬人的消費和商業模式,還因為是中國經濟低迷中的少數「亮點」,而成為國家政策鼓勵的樣板產業,馬雲也成為中國電商的代表人物。不過,電子商務及關聯產業在迅速發展的同時,也帶來了極大的負面作用。這裡總結出國內電商模式迅猛發展造成的十個方面的負作用,暫且稱之為「十宗罪」吧。要說明的是,這並非是基於什麼恩怨來針對馬雲先生個人,而是針對他引以為自豪的事業進行的客觀分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業,事業又會對他人產生影響,事業做的越大,對他人的影響也就越大,當影響大到一定程度時,如果壞的影響不斷增大,那就成「罪過」了,所以有必要檢討。 第一宗罪,壟斷地位。中國雖然在2007年出台了《反壟斷法》,但對於互聯網商業來說,實際上缺乏反壟斷法的製約。從國內龍頭電商的經營手法和市場影響力來說,它們已經具有了「經營者濫用市場支配地位」、「具有或者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競爭效果的經營者集中」的特徵,具有了事實上的壟斷地位。而壟斷地位造成的影響,既涉及到小電商,也涉及整個商業體系。反壟斷法是確保社會公平與繁榮的關鍵法律,但它在電子商務方面缺乏覆蓋。而國內電商們顯然利用了中國法律方面的缺失,構建了自己的商業版圖。 第二宗罪,破壞商業地產。商業地產是城市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城市效率的關鍵。但商業地產的價值和靈魂在於商業,而馬雲以及電商系統使得實體商業極大地萎縮,進而嚴重衝擊了商業地產這一塊,導致現在房地產開發對商舖投資畏首畏尾。在國內普遍存在的情況是,大量位於城市中心區的商業地產,缺乏商業支撐,缺乏消費者人群,變成了「城市空洞」,使得城市系統愈加畸形而不完善。 第三宗罪,衝擊了社保機制。社保機制並非僅僅是政府提供的社保這一塊,居民的個人住宅、購買的商舖,只要能夠支撐他們的養老,都可以視為廣義社保機制的一部分。在中國社保存在巨大歷史欠賬的情況下,「買鋪養老」這個常識的重要性大為增加,但現在商舖經營普遍困難,使得投資者的養老願望跟隨泡湯,社保機制因此需要重組,而重組的成本極為高昂。 第四宗罪,街道體係被破壞。從城市經濟和城市發展的基本原理來看,有了街道的繁榮,才有城市的繁榮,而街道是由店鋪組成的,商業則是由消費者人流支撐的。但現在大量店鋪因為電商壓力而紛紛垮塌,除了餐飲業,其他實體商業都很難做,經營十分困難,城市的原有街道體系遭到破壞。 第五宗罪,財政稅收大受影響。對城市經濟來說,有了城市地產和商業繁榮,才會有政府稅收,才能長久維持政府運作。然而,這個數千年存在的系統因為電商的衝擊已經岌岌可危。在虛擬平台上的商業很難徵稅,電商平台一家繳納的稅收並不足以龐大交易額漏交的稅。政府財政稅收(尤其是有關消費的稅收)受到很大影響,遠期影響很大。 第六宗罪,造成就業壓力。阿里巴巴稱,阿里電商生態為數百萬大學生和年輕人提供了創業機會,帶來了1500萬直接就業機會,以及3000萬以上的間接就業機會。不過,經營電商只適合年輕人幹,原有商業體系中有相當一部分上年紀的人無法轉型成為善於使用電腦的商人,難道他們就應該失業或是面臨窘迫的生活?我們在基層調研時就听到地方官員抱怨,電商平台進入後造成當地實體商業大量倒閉,導致了不小的就業壓力。 第七宗罪,假貨橫行。這是馬雲以及他控制的電商系統以往倍受指責的一點,雖然馬雲的公司曾努力改進,但無法有效解決問題,假貨始終存在,危險品的交易始終存在。可以說,這些電商系統已成為危險交易的最容易利用的管道。要指出的是,由於電商系統不承諾對平台上出售的假貨承擔法律責任,這導致無論多麼努力打假,仍然難以根除假貨。這可能也是馬雲的電商系統與電商始祖亞馬遜存在根本不同的地方,雖然亞馬遜也難以根除假貨,但它對打假的態度和承擔要比中國電商平台強很多。對於影響力大的企業來說,社會責任感不僅表現在主觀上「不做惡」,還要盡力控制自己的平台上不要產生「惡」。 第八宗罪,政策秩序被打亂。所有的網絡系統都處於虛擬環境和技術環境當中,政策無法有效應對甚至發現這種條件下的各種問題,被迫慌亂應對,政策永遠是滯後的,這為整個政策系統帶來了失序的風險。這種負面影響,遠遠超出了網絡交易的範疇,影響到了社會層面。 第九宗罪,拉高物流成本。物流成本對整個社會和老百姓的生活都有重大影響,對國家的基礎設施有重大影響。在普遍的電商模式下,大量商品通過倉儲-物流系統進行而不是通過店鋪進行,實際上把許多批發業務的集中式物流全部變成了分散式的零售物流,其後果是導致全社會的物流成本急劇上升,基礎設施投資大幅上升,使得其他行業的成本也跟隨被動上升,影響了中國製造的競爭力。 第十宗罪,金融秩序受挑戰。虛擬交易的爆發增長對資本流動的影響十分巨大,這對馬雲和他的公司是合適了,但金融體係並無可能快速適應這種改變,而金融體系的穩定關係到的是全國的穩定,非同小可。比如,電商模式在互聯網金融領域裡的快速蔓延,在短短的一兩年內就造成了巨大的金融風險,給中國的金融監管和政策出台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而且互聯網無遠弗界的特點降低了金融風險業務的參與門檻,導致金融風險直接衝擊大量的普通者,動輒數百億、數十億的網絡金融詐騙造成了極大的社會問題,影響了社會穩定。 最終分析結論(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要強調的是,馬雲是中國網絡虛擬交易平台的代表人物,這裡所謂的「十宗罪」,雖然講的是馬雲,但指的是全部網絡交易平台,這些平台商的出現,尤其是其爆發式增長對社會的影響十分重大,既有好的影響,也有壞的影響。因此,國內政策面應該謹慎,採取穩健為主的態度,否則中國經濟大局可能遭受不必要的破壞,而從失序到重新整序是需要巨額政策成本的。至於馬雲是否能順利向海外發展,可以肯定的是,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目前繁盛的電商模式是中國本土的畸形產物,它只屬於中國,不屬於世界。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英國脫歐 謀劃英聯邦共同市場

英國脫歐顯示世界大經濟格局正在重組, 金融市場各種服務和産品被重新定價,英美關係也將被重新考慮, 面臨諸多不確定性。英國决心塑造一個「未來的英聯邦」, 以便後者能在國際社會發揮更大影響力, 不再做美國的小弟, 以更爲平等的角色參與世界政治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