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曹晨平(亦名鄧可瑾),一九四一年出生於上海,至今亦已耄耋之年矣。今天提筆上書實是出於逼不得已。企業與家庭生計均被迫害至無以為計,到了投訴無門,欲哭無淚的絕境了。我能忍則忍,總想着自己回歸大陸的家國情懷與反獨促統的使命感,所以對碰到的羞辱委屈儘量吞咽下去,怕聲張,怕被人政治利用……」。一段悲愴的文字,是一個台商在上海遭遇不公平的控訴。

三十多年前,離開大陸第一次回國的曹晨平,率領着台灣法律代表團來到北京。那時年少氣盛,滿懷深情,期望以法制推動兩岸共同攜手發展,並選擇落戶故鄉上海以解鄉愁。

三十年多後的今日,曹晨平年屆八旬,卻在上海遭遇騙貸,一不小心又掉入了司法的旋渦,為尋找司法公正到處碰壁。司法腐敗露出端倪、過度查封令老人家數千萬收入被法院扣留,公司運作、日常生活捉襟見肘。以上,是他向上海有關部門投訴,發出「我的心聲」的開場語,以滿是委屈、滿是冤情的口吻期待可以還他一個公道。

早前,看到中共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會見台灣冠捷科技集團總裁宣建生一行時說,「我們一如既往支持和服務好台胞和台商在滬發展,努力為推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作出更大貢獻。」多年在上海生活,曹晨平為李強書記的這句話感動,「這就是我選擇回到大陸,生活在上海的理由。」

而今,遭遇不測的曹晨平,仍然沒有放棄希望,他相信自己的司法困境只是上海的個案。最近,李強書記在中共上海市委全面依法治市委員會的會議上講話中提出:「要在科學立法、嚴格執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上共同發力,全面提升上海法治建設整體水平。」曹晨平向李強書記發去了「我的心裡話」,讚揚說:書記深明大義,法治才是上海未來的希望!

(一)站在兩岸統一的第一線

上世紀八十年代是曹晨平一生最為振奮的時代,大陸的改革開放讓關閉了三十多年的兩岸交流大門受到撞擊。不顧國民黨政權的種種阻擾,他結合了一眾著名學者率先在台高舉「反獨促統」大旗,作為發起人之一,註冊登記了「中國統一聯盟」並當選首屆中央執委會委員。隨即又不顧台獨分子「要在我台北辦公室放炸彈」的電話恐嚇及生命威脅,仍應諾中國日報邀請,赴高雄參加《台灣是統一還是獨立》論辯,上台演講呼籲統一!

支持參與以謝正一為召集人的一眾台灣統派朋友的活動,註冊登記成立了「台北海峽兩岸文化交流協會」,任終身理事及名譽主席;曾任「中國民主團結聯盟」首屆秘書長;隨後參與組織推動民間兩岸交流,老兵探親、大陸尋根等一系列衝破國民黨當時兩岸楚界漢河「老死不相往來」政治格局。在中國改革開放的感召下,曹晨平才真正找回了那一份始終放不下的中國情懷。

1949年,年屆九歳,曹晨平隨家人離開上海,自此一直在海外漂泊。知道在台灣的中國人有愛國情懷,上世紀八十年代,「中國貿促會」邀請他組織「台灣法律代表團」,並任團長赴京參加了由北京擔任東道國的首屆「世界法學會議」。時任國家主席楊尚昆、及主持會議的政治局委員最高院院長任建新會見了曹晨平,讚揚他為推動兩岸法制建設作出的貢獻。入夜,喬石委員長還專門在人民大會堂設宴招待,兩岸法律界人士營造的兩岸其樂融融的熱烈氣氛至今令曹晨平難以忘懷。

大會特別安排了由領導接受「台灣法律代表團」獻送與會禮物的儀式,台灣著名詩人高准獻上創作的史詩《中國統一交響樂》,從小熱衷書法的曹晨平通宵硯墨、一氣呵成一幅六米多長的書法藏卷隆重呈獻。

走入大陸開放大門,這一方故土是有巨大誘惑的。在大陸有關部門的要求下,曹晨平多次往返海峽兩岸,組織了多場小型宗教交流,還率宗教訪問團拜訪杭州靈隱寺,蒙當時的住持高僧根道大和尚大開山門親臨迎訪交流,省政協副主席及北京佛協德高望重的趙朴初先生亦派秘書長陪同隨訪。歷歷在目的歷史記憶,至今在曹晨平的腦海難以退潮。

隨着民間交流的不斷升溫,兩岸經貿交流必順勢開展。大陸經濟起飛了,需修建一條高速公路,先行一步的台灣有經驗。1991年,由在大陸交通部二局任職的胞弟曹晨英牽線,曹晨平組織籌劃在釣魚台國賓館舉辦簽約儀式,中外合資的「中國東盟營造」公司成立,多位部長及人大副委員長出席。曹晨平擔任「中國東盟營造」執行董事,參與首建了中國第一條符合國際標準的滬寧高速公路。

三十多年來不忘初心地把「反獨促統」當作使命,這位「鐵杆統派」也成了台獨勢力的眼中刺,換一個地方活着成為曹晨平的唯一選擇。他決定葉落歸根,在上海贍養晚年。回到出生地上海註冊了「漢中皇國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漢中皇),又獲批租了江蘇路40號地塊,建造了漢中皇國際商務大廈,作為甲級辦公出租場地,吸引外資企業入駐,收取租金以此為生。

人生規劃都很圓滿。然而,就是這一幢大樓,成為他晚年最大的痛!

(二)租客惡意拒收傳票曹晨平缺席庭審

上海江蘇路 40 號是上海的黃金地段,「漢中皇國際商務大樓」整幢五層樓房出租,成為支撐曹晨平晚年生活及安頓跟隨多年員工支出的重要資源。他合法經營,按時交稅,一直相安無事。

2013年9月,漢中皇公司與上海韓匠攝影有限公司(韓匠)簽訂租賃合同,漢中皇公司把江蘇路40號房屋出租給韓匠公司,為期十年。租金按年遞增,平均年收益近千萬人民幣。享受着中國改革開放的成果,曹晨平回到上海的晚年生活可謂其樂融融。

直到2018年10月,惡夢開始,曹晨平的寧靜生活被完全顛覆。先是租客韓匠公司拒絕支付租資,這讓曹晨平一頭霧水。數次追問下,韓匠才吐露真情,平安銀行上海分行(下稱平安上海)於9月致函韓匠公司,要求韓匠公司停止向曹晨平支付租金,改向平安上海支付。

那是涉及到2015年4月,漢中皇公司以名下上海江蘇路40號房產為寧夏盛世榮華公司與平安上海有七億元貸款抵押擔保。該擔保案有十家公司資產擔保涉案,漢中皇公司是案中排最後的擔保者。

2018年6月,上海高級人民法院受理平安上海訴盛世榮華、漢中皇等公司的貸款及抵押擔保合同糾紛案,2018年7月2日裁定查封漢中皇抵押擔保房屋。而且,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已經完成一審開庭,曹晨平卻蒙在鼓裡。

上海高院曾送出庭審通知書,租客韓匠公司拒收法院送達漢中皇訴訟材料及庭審通知,也不通知當事人,至曹晨平及漢中皇公司因未收到起訴書,缺席了上海高院開庭審理。值得關注的是該案知情及擔保人阜興集團朱一棟因涉其它案件被上海公安機關羈押,上海高院亦沒有將庭審傳票送達朱一棟。
直到韓匠公司通知漢中皇公司,停止應於每月25日支付的租金。 這時,曹晨平才得知大樓被訴訟保全,趕緊聘請律師赴上海高院查詢,獲悉該案已缺席審理。而奇怪的是,向法院拒收漢中皇庭審通知的租客韓匠公司,卻在上海高院法庭審理中坐在平安上海訴訟貸款及擔保案的旁聽席上。

2018年11月12日,平安上海再向上海高院提出補充查封租金訴訟保全申請書,11月23日上海高院召集平安上海及漢中皇公司聽取意見,漢中皇公司以超標查封為由提出異議。抵押擔保房產江蘇路40號已被查封,平安上海再申請補充保全租金,屬超標查封。最終上海高級法院沒有採納平安上海的要求。

一年以後,在上海長寧區法院為漢中皇訴租客韓匠公司拖欠租金一案開庭審理,上海高院卻向長寧法院下達暫緩發還租金給業主漢中皇的協助執行通知書(見:逾二千萬租金無法收取的背後一文),導致長寧法院判決駁回漢中皇收取租金訴訟請求,剝奪了曹晨平作為業主的權力。

至今二年了,作為大樓的持有人,曹晨平未收租金,還要承擔業主的責任。法院將他2019年的租金收入判入法院賬號保管,卻沒有說明以後的租金如何處置。直到2020年的12月,租客韓匠公司整一年占用房子,卻沒有付過一分錢的租金。韓匠公司還希望疫情期間可以減免租金,這該由業主決定還是和法院商議呢?

一個法院判決,將原本清晰的租客和業主關係判的不清不楚。曹晨平搞不明白,上級高院,怎麼會直接介入下級法院的審判,不是應該不服判決再上訴到高一級法院的嗎?數十年前來到北京致力推動兩岸法制建設,數十年後法治中國下的上海,法院的判決竟然可以如此不明不白。
曹晨平感嘆,人生八十看透百態。這個社會有正義也有邪惡,有人堅持善良,有人傳遞溫暖,也有人改不了的惡。但作為公平公正的象徵,法官應該是善惡分明,是正義的呀!

(三)源起擔保 背後則是騙貸騙保

話說2014年12月30日,富建集團姜懷標為籌款平息非法集資糾紛,串通勾結阜興集團朱一棟,以富建集團併購寧夏盛世榮華公司、認購新增股權等虛假材料及名義,由富建集團與平安銀行上海分行簽署貸款合同,貸款4億元人民幣,貸款期限2015年1月30日至2020年1月30日。

富建集團以名下上海七莘路市值約10億元(作價4.59億元)富建大酒店房產抵押擔保。還有另外幾家公司的擔保,本來已經足夠了。但不知為什麼,朱一棟還看上了曹晨平的「漢中皇國際商務大樓」。

因為平時來往甚密,互有幫忙,曹晨平輕信朱一棟,以名下市值近3億(作價1.6億元)的上海江蘇路40號房產參與了抵押擔保。

2015年1月,平安銀行上海分行向富建集團發放4億元貸款,根據上海銀保監局2020年7月17日調查結論,該貸款轉入盛世榮華公司後,既沒有用於併購盛世榮華公司,也沒有用於平息非法集資糾紛,而是轉回富建集團朱一棟與姜懷標實際控制的上海昊銘建材有限公司、寧夏唐韻裝飾工程有限公司、上海帝逸貿易有限公司、上海帝逸融資擔保有限公司。貸款被朱一棟、姜懷標瓜分侵占了。

曹晨平怎麼也沒有想到,朋友之間的友情擔保,實際上是一場深陷騙保騙貸的套路騙局。

接着,平安上海、富建集團、深圳平安大華匯通財富管理有限公司三方簽訂委託貸款合同,平安大華公司委託平安上海向富建集團發放貸款1.5億元,用途石嘴山國際建材城工程款及材料款,貸款期限2015年2月12日至2020年2月12日。

2015年2月平安銀行上海分行向富建集團發放1.5億元貸款,發放貸款賬戶為寧夏盛世榮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後轉入寧夏二建集團第三建築有限公司,根據朱一棟在看守所檢舉交代,該款是被寧夏盛世榮華公司何邦建侵占挪用。

2015年3月,富建集團無力支付4億元貸款首期利息,為掩飾朱一棟、姜懷標等挪用侵占該貸款事實,朱一棟等與平安銀行上海分行負責人冉旭、刁雨、姜來等串通,安排阜興集團陳仕森、王源、何邦建等具體實施,再虛增貸款盛世榮華公司7億元在建工程款,欲回流結清平安銀行上海分行5.5億元貸款。

2015年4月17日,平安銀行上海分行與盛世榮華公司簽訂7億元固定資產貸款合同。此時,曹晨平大病之後剛剛走出鬼門關,在家中休養。平安上海及朱一棟合謀隱瞞前述事實,以原來擔保還需要蓋章為由,致漢中皇公司再次輕信,將漢中皇公司印章被朱一棟派遣的辦事人員在盛世榮華公司7億元貸款抵押擔保合同蓋章。

這一段,在曹晨平的記憶中是模糊的。朱一棟在他的交代中則稱,「曹晨平不明知也沒有同意為盛世榮華公司7億貨款抵押擔保。平安銀行上海分行撒消富建集團名下七莘路富建大酒店抵押擔保,沒有告知漢中皇。」因為平安銀行上海分行的「冉旭他們與何邦建、陳仕森等人有利益關係,收過好處」。

那時,曹晨平剛剛從死亡在線逃出生天。因為突如其來的高燒住在華東醫院一個多月,在大劑量的抗生素下處於半昏厥狀態。醫院甚至懷疑他肺癌晚期,為時不多,下了病亡通知。然而,意志力極堅強的曹晨平,朦朧中感覺到生命的呼喚,腦子猛然清醒。得知病情後,堅決要求放棄使用抗生素。

奇蹟發生了,燒退了、甦醒了,他要求出院,很長一段時間在家中養病。

那份七億人民幣的擔保合同,文本拼拼湊湊,用了公司及曹晨平的私人印章,沒有曹晨平的簽字。

得手後,2015年4月24日平安銀行上海分行向盛世榮華公司發放5.5億元貸款。根據2019年11月2日朱一棟在看守所致檢察機關重大案件事實交代與情況說明,上海銀保監局的調查結論,該筆貸款被用於回流結清富建集團貸款。分別全部轉回平安上海,用於結清歸還富建集團4億元及1.5億元貸款。

可以看到,平安上海與貸款人之間的貸款往來,全部違反協議,被移花結木暗度陳倉私自挪用了。而這一切,平安上海全部知情,有人直接參與。

為犒賞朱一棟隱瞞前述事實,欺騙漢中皇公司在盛世榮華公司七億貸款抵押擔保合同蓋章,平安銀行上海分行放款1.5億元給朱一棟。2015年6月16日放款1億元,2015年8月10日再放款0.5億元,收取貸款賬戶為盛世榮華公司賬戶,該筆1.5億元貸款均被朱一棟侵占挪用。

更為詭異的是,2017年10月,平安上海以富建集團提前結清4億元貸款為由,解除富建集團名下上海七莘路富建大酒店房產抵押擔保。富建集團為逃避抵押擔保責任,2018年初低價轉讓富建大酒店至關聯企業綠瘦健康產業集團有限公司,並將富建大酒店名稱改為綠瘦大酒店。

平安上海的神操作,將貸款人富建集團提供的房產抵押擔保套了出去,曹晨平的「漢中皇國際商務大樓」被頂到了前面。這些,沒有人告訴曹晨平,不知不覺中,他被平安銀行及朱一棟等人坑了。

2015年11月江蘇鹽城公安以涉嫌集資詐騙罪拘捕姜懷標,江蘇鹽城法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決姜懷標有期徒刑八年;2018年6月朱一棟被上海市公安局以集資詐騙犯罪為由羈押,案件正在審理之中。

(四)平安上海謊報瞞報銀保監局不處罰

案件浮出水面,平安銀行上海分行則在銀保監局調查初期,謊報瞞報了前述事實,致上海銀保監局在接到投訴後,於2019年8月作出了被掩蓋了真相的第一次「不存在財務造假」的調查結論。

這對曹晨平是個打擊,但他仍契而不舍尋找真相,終於等到雲開日出時。2019年11月2日,出於良心的發現,朱一棟在「阜興系私募基金案」等待審查的看守所中寫下了「重大案件事實交代及情況說明」,和盤托出「2015年3月,富建集團虛假還貸4億平安銀行貸款、2015年4月平安銀行上海分行向盛世榮華公司虛假支付貸款7億元案件事實」,完全是欲蓋彌彰的金融違法。

有貓膩違法放貸這在意料之中,但沒有想到來的這麼徹底,讓曹晨平大為欣喜。2019年12月,漢中皇公司根據朱一棟交代材料向上海銀保監局作出第二次舉報。

2020年2月上海銀保監局再作第二次調查,並向平安銀行發出「責令限期改正通知書」,結論是:(平安銀行上海分行)你總行原現代物流金融事業部落賬你分行的相應業務存在以下貸前調查不盡職、貸後管理不到位等問題。清晰表明違規違法了:一是授信企業富建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富建集團)涉及民間借貸等負面信息,貸前調查未揭示。二是富建集團的併購貸款發放後,實際併購未成功。三是寧夏盛世榮華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盛世榮華)項目貸款授信資金實際被挪用,項目貸款授信額度批准後,部分貸款受託支付至寧夏唐韻裝飾工程有限公司,用於支付項目工程款,後貸款資金回流,用於結清原來富建集團的併購貸款等業務。四是盛世榮華項目貸款發放後,對發現的融資人財務預警等風險事項,未及時發起風險預警信號。

上海銀保監局說是四大問題,但結合朱一棟致檢察機關書面交代,認定盛世榮華公司7億元貸款被用於回流結清富建集團5.5億元貸款,證明平安銀行上海分行應知及明知富建集團貸款被挪用侵占,用虛增盛世榮華公司7億貸款方式回流結清富建集團貸款,屬虛假放貸明顯違法違規;平安銀行上海分行在上海銀保監局初次調查期間謊報瞞報虛增貸款,是破壞金融秩序的違法違規行為!

事實上,上海銀保監局查證的事實,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銀行業監督管理法》第46條第5項、《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業銀行法》第74條、《金融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第16條第3項等法律法規,平安銀行上海分行虛增貸款回流結清被挪用侵占貸款,違法違規,應予依法處罰。

(五)私刻公章竟然不算違法

上海漢中皇國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於2013 年 9 月與上海韓匠攝影有限公司簽訂房屋租賃合同,約定韓匠公司承租本市江蘇路 40 號房屋。2019年1月,漢中皇在調查取證中發現韓匠公司 自2014 年 6 月擅自將承租的房屋轉租給韓藝投資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上海韓攝攝影有限公司、上海韓羿婚紗有限公司、艾特姿攝影工作室等四家企業;韓藝等四家企業使用偽造申請人印章製作的虛假租賃合同與場地情況說明辦理騙取工商登記。

發現印章被偽造等事實後,向所屬江蘇路派出所報案,派出所民警以沒有證據證明印章被偽造為由,拒絕受理。曹晨平只得輾轉委託律師,由華東政法大學司法鑑定中心作出印章虛假偽造鑑定意見。

2019 年 3 月 6 日江蘇路派出所接受申請人報案,卻遲遲不作出受理決定,曹晨平先後四次致函江蘇路派出所請求立案查處。

2019 年 4 月 22 日江蘇路派出所通知曹晨平談話及重新鑑定印章。5 月 24 日司鑒所出具鑑定意見,確認印章虛假偽造。當天,江蘇路派出所以偽造印章的違法事實無法成立為由,作出不予行政處罰決定,並拒絕曹晨平委託的代理律師查閱在卷證據材料。更奇怪的是,有民警公然指,私刻一枚公章不違法,要私刻二枚以上才夠上違法。

2019年6月6日,曹晨平為法定代表人的上海漢中皇國際物業管理有限公司向上海市公安局發出申請行政複議申請書。因長寧公安對有人冒充漢中皇公司私刻公章偽造租賃合約及虛假許可轉租文件的行為不予行政處罰,向上海市公安局提出複議申請。

曹晨平感嘆,韓匠公司將承租的房屋擅自轉租給韓藝等四家企業、偽造漢中皇申請人印章作虛假文件,供韓藝公司等四家企業騙取工商註冊登記等,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江蘇路派出所以沒有搜查到偽造的印章、當事人否認偽造印章等理由,認為無法證明偽造印章,在不予處罰決定中對涉案印章是否偽造、是否被用於韓藝等四家企業騙取工商登記等事實隻字不提,不僅明顯違反證據規則,降低罪刑法定適用標準,適用法律錯誤,且放縱違法犯罪、姑息及放任韓藝等四家企業騙取工商登記違法事實。

上海市公安局在接到曹晨平的行政複議申請後,於2019年9月9月作出「行政複議決定書」,認為,本案中,被申請人在未對違法嫌疑人、關鍵證人調查取證的情況下即認定違法嫌疑人偽造印章的違法事實不成立,未盡到完全調查的義務,在此情況下,作出不行政處罰決定屬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依據錯誤。市公安局撤銷了不予行政處罰決定,要求長寧公安重新調查。

這份上海市公安局發出的行政複議決定書已經一年三個月過去了,至今,被人私刻公章,還有人冒用欺騙工商局作登記的事仍不了了之。面對違法違規行為,這裡的黎明靜悄悄。

從小離開家鄉,曹晨平以法制建設的名議重返大陸,致力參與建設推動兩岸和平統一,他堅信法治強則國家強,卻忽略了法治建設的艱苦歷程而墮入司法不公的漩渦。

騙貸套路涉案要角都一個個進入監獄,上海銀保監局也責令平安銀行上海分行限期改正。當然,改正的還不是未來,過去犯下的罪錯也應當勇敢的承擔起責任。如果不是平安銀行上海分行有人成為金融騙貸的共犯,7億資產怎麼會如此輕易的流失?善良第三者作為擔保方怎麼會陷入司法的漩渦中呢?

平安上海明知「阜興金融」以「富建」名義申請四億貸款根本沒有按照合約執行,貸款被瓜分佔用卻繼續積極幫助朱一棟等犯罪送錢,將遠在寧夏且在逃避當地司法追債的爛尾項目合謀泡製了以「寧夏盛世榮華」為主體的七億騙貸騙保案,明知不可為也不該為而偏要為之,隱瞞真相欺騙陷害善良第三人,平安銀行上海分行知法犯法難咎其責。

(Visited 12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