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斯維加斯大屠殺 無助推動美國控槍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美國民眾擁有憲法第二修正案所賦予的擁槍權利。民眾擁槍不僅是民權的象徵,更是防止政府濫權的保證。在美國,擁槍派勢力強大,而且修憲門檻極高,禁槍基本上免談的。因此,歷來爭議焦點,是是否要限制,和如何限制槍支的殺傷力。

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槍擊案現場

可以想像,假如史蒂芬·帕多克(Stephen Paddock)擁有的只是手槍,或者是半自動步槍,而不是可以連發的自動步槍,死於非命的人就會少得多。

控槍引發全民大討論 禁槍免談

在美國,擁槍和控槍基本上以黨派劃線。賭城槍擊案發生後,共和黨大談「哀悼」、「團結」。眾議院議長瑞恩(Paul Ryan)表示拉斯維加斯槍擊案「令我們所有人感到恐懼」,呼籲整個國家在震驚中「團結在一起」,但對控槍閉口不談。

即使是6月在國會棒球訓練中遭受了槍擊而受傷的共和黨黨鞭斯卡萊斯(Steve Scalise),也是泛泛譴責「純粹的惡行」,呼籲美國人民「以無盡的善良、溫暖和大度行為」來回應。

民主黨則更傾向於催促國會採取行動加強槍支管控。眾議院少數黨領袖佩洛西(Nancy Pelosi)致信瑞恩,要求成立特別委員會審查美國的強制法律,並提出改進報告;同時為擴大購買槍支背景審查的立法進行投票。佩洛西表示,強制暴力的氾濫一直在挑戰美國的良心。

此時此刻,白宮的態度引人矚目。作為共和黨總統的特朗普,當然是支持擁槍自由的,而且擁槍團體以及背後的利益集團是他的基本盤之一。10月3日,特朗普重申這起案件是「純粹的邪惡」,是「悲劇」。而對於槍支管控問題,特朗普含糊其辭,只是表示「隨著時間推移會談到槍支問題」。但與他以前的態度相比,已經是有改變了。

一開始,由於從視頻上聽到,槍聲如炒豆一樣密集,許多媒體都稱槍手使用的武器為「機關槍」(Machine gun)。後來發現,槍手使用的只是半自動步槍,包括AR15、AK47半自動步槍等。但警方發現,帕多克在其使用的多支半自動步槍上安裝了「撞火槍托」(bump stock),這種廉價裝置可以將槍支的射擊速度提高到每分鐘400到800發。

撞火槍托威力大 限制改裝槍成共識

這種槍托開始是為了便利殘疾人射擊而設計的,已經出現了近10年。2010年,美國政府認為它們沒有違反聯邦法律,批准銷售。製造商則聲稱,這種售價不到200美元的槍托能夠繞開嚴格的背景審查和其他限制,提供一種替代自動武器的簡單且廉價的辦法。

賭城槍擊案第一次讓外界注意到了這種裝置。批評者指出,該裝置無視聯邦政府對自動槍支的限制條例。由於賭城慘劇,限制改裝槍,即使在擁槍陣營,也得到了罕見的正面回應。

5日,美國最大擁槍組織和政治遊說集團——NRA(美國步槍協會)發聲明稱,支持更嚴格地管理「撞火槍托」等改槍零配件。聲明中說,NRA呼籲聯邦煙酒槍炮及爆炸物管理局(ATF)立刻審視這些零件(撞火槍托)是否合法。「NRA相信這些儀器為了將半自動步槍改造為類似全自動步槍的槍械,全自動步槍是受到額外管控的。」但NRA不忘記再次強調:「禁槍不能防止悲劇發生」
老資格的民主黨參議員範士丹(Donald Feinstein)4日表示,他將在國會提案禁止使用「撞火槍托」。範士丹稱,美國法律禁止全自動武器,但有人利用「撞火槍托」鑽了現有法律的漏洞,不應當讓人們可以輕而易舉地,花很少的錢就能把合法武器改裝成機關槍。

眾院議長萊恩和眾院司法委員會主席古德拉特(Bob Goodlatte)也稱,將考慮就「撞火槍托」的銷售提出新的規定。古德拉特對《華盛頓郵報》說,眾院將會就「撞火槍托」的合法性問題進行調查。眾院少數派領袖佩洛西樂觀表示說,相信兩黨在限制「撞火槍托」問題上能達成一致。

因此,這一次,限制「撞火槍托」也許是59條人命所能換來的在控槍問題上的最大進展。

英國廣播公司(BBC)指出,實際上,美國每一次發生讓人觸目驚心的槍擊案,控槍的呼聲都會高起,但很快就歸於平淡,直到槍聲再次響起暴力又成為頭條新聞。本次槍擊案死傷如此嚴重,要求改變美國槍支管制的呼聲壓力高漲之時,情況會有不同嗎?

事實上,多數美國人支持控槍。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和諮詢公司Morning Consult在拉斯維加斯槍擊慘案後進行的聯合調查結果顯示,約64%的美國人贊成落實嚴格控槍法律。與槍案前的6月舉行的調查相比,支持者略有上升,那時候61%的受訪者表示支持嚴格控槍法律。

儘管控槍呼聲此起彼伏,但事實上進展極其緩慢,有時甚至倒退。自2011年開始美國眾議院中共和黨佔多數以來,所有力爭聯邦立法規管槍支的努力還沒有開始就已經結束。如目前,眾議院的共和黨議員正在力推兩份和擁槍有關的法案;一份是為了減少消音器的購買限制,還有一份是主張獲得某個州「隱形持槍許可」(concealed carry permit)的合法持槍者在別州也可以隱形持槍。這些法案擴大了合法持槍者的權利。前國務卿、前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就在推特上點名批評共和黨力推的「消音器」相關法案。

控槍最大的障礙恐怕莫過於反對立法禁槍的人非常堅決,而支持控槍的人,每次出現槍擊案反對情緒高漲,卻不能持久。政客們就利用這一點,每當槍案發生,擁槍派政客表達他們的哀思和祈禱。然後,無人注意之時,法案卻被延期討論,甚至被擱置。

全國長槍協會擁500萬會員 影響力大

前面提到的美國全國長槍協會(NRA)就是主要反對力量。擁有500萬會員的NRA是美國政治中最有影響力的利益團體之一。據報導,2016年,全國長槍協會用於遊說和直接捐給政客的資金為400萬美元,另外還花了5000萬美元用於政治宣傳,其中包括幫助特朗普當選總統,這一費用估計有3000萬美元。

即使按人口比例,支持控槍佔多數,但美國政治是由選民,尤其是實際投票的選民控制的。擁槍者,或者槍主的比例在鄉村地區要高出城市地區。大城市選民佔多數的那些州,如紐約州、馬塞諸塞州或者加州,數量遠遠低於鄉村選民佔多數或者南部支持擁槍呼聲高的那些州。

最後,還有一個冷酷的問題:即使通過了最嚴格的控槍法,結果又如何?在10月2日的白宮例行記者會上,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舉了芝加哥的例子。去年芝加哥有4000多人成為涉槍犯罪受害者;他們有著全美國最嚴格槍支法律卻沒有起到作用。桑德斯稱,「我們最不想做的就是制定不能阻止這類事件發生的法律」。這也許是控槍要面對的最大悲哀。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