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系列文章說的「西方列強」、「西方國家」、「西方工業國家」等,其實都是同一概念,就是「歐洲中心文化」,推而廣之,就是現代資本主義文化。

現代資本主義文化,是猶太—希臘文化(Judeo-Helenistic culture)演變的一神基督教的延伸。

基督教是一個自以為是的排他性、擴張性文化。它認為唯有基督教徒才掌握真理,才有道德,並且有責任要向全球傳播,務求全人類都成為基督徒,正義戰勝邪惡,天國降臨於世上。

因為天主教和後來的新教成了歐洲的宗教,歐洲白種人因而自覺具有優越感,你不信上帝,我就打到你信,再不信,就乾脆殺滅算了;奸淫擄掠,都是正當的。

這種文化發展到了美國成了高峰,美國WASP主流自命為以色列民族之後的上帝選民,「美國例外主義」(American exceptionalism)更衍生了極端的對抗性文化(adversarial culture) 。

美國文化中,法律是對抗性的,不是你輸就是我贏、政治是對立的,勝者全取、就算醫學,也是對立的,病菌就要消滅,腫瘤就要切除。一言以蔽之:勢不兩立。

二戰之後,以美蘇為首的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大陣營對壘,勢不兩立。最後以蘇東崩塌為結果,美國好一部份人認為全球將都是資本主義,選舉民主,歷史已經走到盡頭。

還有褔山還未說出口的,下一步就是全球政府(world government) ,一統天下。

美國走到今天,說白了,就是歷年征戰的惡果。

韓戰和越戰,打到美國金庫空虛,只好毀約,美元靠霸權來支持。

再打兩伊戰爭、阿富汗、敘利亞,打到國庫空虛,美元只靠龐氏騙局,天天開動印刷機來死撐,終有一天,末日降臨,要受上帝的審判。   

 

(Visited 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