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恐襲 北約歐洲反恐常態化?

文/吳非(廣州暨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這次布魯塞爾爆發恐怖襲擊事件基本上是歐盟、北約與俄羅斯之間的根本性矛盾所致。歐洲沒有一個整體的反恐機制!而美國在等待以反恐問題重回歐洲當老大!當敘利亞問題發生後,面對來自中東的移民,歐盟在德國的帶領下選擇接受移民,但歐洲的反恐安全到底誰在負責呢?首先歐盟是一個經濟組織,儘管德國可以在面對歐洲經濟危機時表現出領導國家的角色,但如何面對反恐的需求呢!而另外北約則是一個軍事組織,儘管北約有恐怖分子的資訊,但美國國會與歐洲國家也並沒有希望北約能夠在反恐問題上扮演角色。現在的歐洲國家,基本是經濟德法領導、政治各自為政。歐洲的經濟問題由德國來解決,政治問題多元化聲音,沒有任何最終的解決方案。這樣,歐洲在反恐的硬性問題上,基本上沒有一個國家或組織牽頭。而美國基本上是由國土安全部全權負責,另外中情局、國安局與五角大樓都是配合的角色,美國反恐雖不完美,但卻有統一的指揮,而歐洲則基本上沒有,因此歐洲爆發第三次恐怖襲擊的可能性還是非常大的!

北約的旗幟
北約的旗幟

北約東擴折戟烏克蘭

美國五角大樓的高官私下認為,由於北約東擴已經到了俄羅斯的核心利益地區,比如到達烏克蘭後引起俄羅斯的強烈反彈,北約不但沒有得到烏克蘭,而且還失去了克里米亞,烏克蘭也分裂了。此時俄羅斯內部已經建立起屬於自身特色的核心民族主義,這樣即使是普京未來下台,俄羅斯的民族主義還會進一步凝聚。這對於西方國家來講,是地緣政治的災難。之前,格魯吉亞由於國家比較小,並且沒有太多的自然資源,在經過戰爭後,俄羅斯促使格魯吉亞兩個邊緣共和國獨立,格魯吉亞便獲得進入西方國家。但格魯吉亞模式並沒有成為烏克蘭模式的範本。這樣北約東擴基本上已經到達極限,那麼停止北約東擴成為五角大樓的首選,本來歐盟作壁上觀,看北約的消亡,但歐洲的反恐問題使得北約擴大反恐功能勢在必行。

比利時警方在搜索恐怖分子
比利時警方在搜索恐怖分子

五角大樓內部有幾筆龐大的機密預算不需要國會進行審核,北約東擴是其中最大一筆,主要用於北約軍隊與北約相關的情報收集、人才培訓等相關活動。如果內部共識是停止北約東擴,那麼這筆龐大的秘密預算將如何處理?之前由於911事件的原因,五角大樓的預算大幅消減,但由於五角大樓內部強調北約東擴的必要性,使得這筆預算得以保存,但遭到國土安全部與國家安全局的蠶食,最近幾年由於美國民眾的質疑,使得國土安全部的預算也開始大幅消減,國家安全局也因斯諾登案件,預算大幅減少。反倒是五角大樓因為北約東擴的原因,這筆龐大的預算得以保存,如果五角大樓要想保留這筆預算,就需要找到新的理由。這次恐襲就是在某種程度上促發最終的解決方案。

上次當巴黎發生恐襲的時候,法國總統首先到美國國務院與白宮尋求幫助,美國反恐主要是控制在國土安全部手中。如果可以的話,國會需要通過相關預算,將北約在歐洲的反恐常態化。對此歐盟與俄羅斯都不希望美國的五角大樓在歐洲擴大權力。在巴黎發生恐襲的時候,法國希望在行政系統內建立反恐的共同體,比如法國的反恐單位與俄羅斯、美國的反恐單位進行合作。但此時俄羅斯因為北約東擴的原因,並不願意與北約進行合作,反倒是俄羅斯反恐部門願意與美國的國土安全部進行合作,俄羅斯將高加索國家的反恐名單與國土安全部進行合作、溝通,這樣法國基本上在巴黎恐襲之後長期找不到最終的製造者。這次發生的恐襲事件基本上也是歐盟不掌握IS恐怖組織的人員具體情況而導致。

美俄合作監控IS情報

當巴黎發生恐襲的時候,所有跡象顯示IS非常瞭解美國,IS從不把美國列為重點攻擊的對象。而且,美國國土安全在某些資訊上與俄羅斯進行密切合作,因為IS內部作戰分為三個部分:技術、歐洲情報與恐襲實施,最掌握恐襲技術的人員來自高加索國家,對於這一部分美國的國土安全與俄羅斯的合作非常密切。而且,這一部分內容美國的猶太商人並不掌握。美國猶太商人基本上掌握美國的經濟、國務院與涉及五角大樓軍事設備購買的企業,但對於五角大樓內部的情報系統,猶太商人並不完全掌握。而美國與伊朗的和解,令猶太系統的中東政策遊說全面受損。

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這次的參選在美國媒體掀起一陣旋風,其實特朗普的旋風主要還是由於2008年美國經濟危機的後遺症所導致。2008年美國經濟危機之後,來自華盛頓的美聯儲大力干預華爾街的金融,並且開始以國家資本挽救一些瀕臨倒閉的金融企業。當時,令華爾街感到不舒適的是,華爾街與華盛頓在金融危機問題沒有任何疏通管道。比如華爾街與國會,在國會中親華爾街的共和黨由於當時的少數,對於華爾街並沒有太多的幫助;而國務院由於自身的官僚系統文化,使得華爾街完全無法在危機狀態下,與官僚體統達成任何的協議。這樣白宮成為華爾街唯一可以打交道的高效平台,但由於奧巴馬的國家管理思維模式,使得華爾街與白宮的溝通效果更加糟糕。

現在,特朗普在很多問題上不斷迎合華爾街的口味,作為美國大選的資本主要來源地紐約,對於特朗普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反感,現在只是共和黨的大佬認為特朗普如果成為共和黨總統提名人會導致美國社會民意的分裂。

北約歐洲擴權需獲國會許可

這樣如果歐盟希望全面展開反恐首先必須要與北約進行合作,而北約並沒有在歐洲進行反恐的許可權,這樣就必須要進行美國國會的遊說,問題在於美國猶太商人並不希望五角大樓擴大在歐洲的權力。而且俄羅斯也不希望北約加強在歐洲的存在,弱化北約是俄羅斯的國家利益,而歐盟中的德國也不希望這個部門在歐洲借助反恐而擴大!■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