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問題移民比恐襲更可怕

文/孔帆(歐洲時報記者)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布魯塞爾遭受恐怖襲擊之後,各方「磚家」紛紛登場,分析恐襲原因,老調重彈如文明衝突、種族融合等問題。然而,這些對解決當下矛盾並沒有什麼「卵用」。

其實,歐洲各國領導人最應該擔心的,也許不僅僅是恐怖襲擊。歐洲各國的移民問題才是更可怕。如果說恐襲是把歐洲這艘木船打斷了船舷,造成了重創,而移民問題,則像木船內的蛀蟲,悄悄對其吞噬,製造漏洞,直至大船沉沒。

眾多的北非裔移民在等待轉換身份
眾多的北非裔移民在等待轉換身份

歐洲各國的移民問題,其實就是「問題移民」的大量存在。「問題移民」對歐洲國家造成的影響到了什麼程度,各國領導人心中應該清楚,但是沒有一個國家能夠拿出有效的措施改變這個現狀,更不要談還有政客把「問題移民」當做政治籌碼,每逢選舉還要利用一把。

讓我們先來看看法國的情況。「問題移民」聚居的巴黎北郊歐拜赫維利耶市(Aubervilliers,簡稱歐市,塞納-聖德尼省)就是一個典型。這裏「廉租房」林立,樓下奔跑著很多不再上學的北非裔兒童;而這裏又緊靠歐洲最大華人商圈,聚集著1500多家華人批發商。雖然商圈內的「老闆」們很少在這個城市居住,但是在這裏就業的華人,出於工作方便只能選擇住在這裏。

巴黎北郊「廉租房」林立,北非裔移民眾多
巴黎北郊「廉租房」林立,北非裔移民眾多

於是,兩種移民之間的衝突就產生了。不是我心存偏見,華人在法國工作生活,雖然也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總體勤勞守法,有固定收入,為當地社會做出了貢獻,這也是得到法國政府部門認可的;但是,這裏的北非裔移民由於歷史、社會等原因,很多人生活在貧困線上,他們的孩子也大多「失學」,成為不穩定因素。不少孩子加入搶劫團夥,而搶劫的對象,首先就是他們眼中「有錢」的華人。

被北非裔移民搶劫的華人

歐拜赫維利耶市四路街(Quatre Chemins)的華人居民被搶劫,已經成為一種常態,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以前搶劫只是搶個包,現在是先把人打一頓,再搶錢。有的華人當天被搶完,第二天胳膊打著石膏上街還會被搶,劫匪甚至把石膏打開「關心」一下傷勢。搶劫已經變得瘋狂,連華人小孩子的零用錢都搶,不給就挨打。

警察不管麼?警力不足,根本管不過來;被搶的華人由於怕麻煩也很少報警;關鍵是參與搶劫的大多在18歲以下,警察抓了也要放出來。我就親眼看到一個作案的孩子,走出警察局,就向警察做了一個下流手勢,警察裝作沒有看到。
當華人問當地警察,受到侵害怎麼辦時,員警居然回答:搬家!

「重災區」華人成立了93省居民委員會,團結抗擊暴力
「重災區」華人成立了93省居民委員會,團結抗擊暴力

當地華人在飽受身心折磨之後,終於忍無可忍。他們通過微信群組織起來,建立了「治安緊急救援群」,成立了93省華人居民委員會,開始自救。被傷害華人也開始陸續到警察局報案,提供有力證據,指認犯罪嫌疑人。中國駐法使館也在居委會同警方高層進行了座談,法國華助中心也給予了支持。

經過努力,治安好轉了一些。但是,大家都清楚,這只是權宜之計。徹底消除治安問題,幾乎是不可能的。「問題移民」已成了這個國家的無解難題。這裏「問題移民」聚居,二代、三代移民受教育情況越來越差,形成了與主流社會隔離、備受歧視的「貧民窟」。這些孩子現在明明是法國人,卻對這個國家充滿憎恨。他們沒有從父母那裏傳承到文化和價值觀,而法國也沒有給與他們這些東西。

正如法國作家塔哈爾·本·傑倫(Tahar Ben Jelloun)所言,「問題移民」家長在陌生的國度,默默忍受著不公正和屈辱對待。這樣的父輩在孩子們眼中不是英雄,他們是失敗的、無能的。這樣成長起來的一些孩子,有意識或無意識的,他們希望給父親「報仇」、離開家庭。他們製造混亂和不幸,殺害無辜。他們中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這些孩子沒有歸屬感,他們空虛的精神世界很容易便被所謂的「宗教狂熱」填充。傑倫出生在摩洛哥,他的體會更加透徹。

「伊斯蘭國」的宣傳對象就是這些孩子。這些宣傳充斥著復仇和死亡,他們向這些被歐洲拋棄的孩子承諾光明的前途;他們對這些孩子說,你在現在的人生沒有價值,而「伊斯蘭國」都能給你價值。

有專家說,伊斯蘭國在歐洲各國安插了數百名恐怖分子。還用安插麼?歐洲各國的「問題移民」隨時可以「揭竿而起」。

像法國歐市這樣城鎮,在歐盟各國都存在,比如比利時東部小鎮韋爾維耶(Verviers)也是由一個「問題移民」城市轉化成了「恐怖之城」。

法國福利制度是「禍首」

造成「問題移民」的原因,除了文化,法國的福利制度也是「禍首」。法國和實行自由經濟的英國、美國等國家不一樣,它實行的是福利社會主義制度,工人最低工資和福利也比英、美等國家要高,醫療、住房、家庭、失業保險非常健全。這就導致工作不理想的「問題移民」少工作或者乾脆不工作。

我以前供職的公司,有一個北非裔的同事,有次去她家做客,她說自己住在廉租房,我腦補了一下髒亂差的非洲場景。但是,進入她的家門,我驚呆了,是一個兩層的小別墅,樓下還有花園!他丈夫正在花園裏喝咖啡,聊天問他做什麼工作,他說失業呢。然後告訴我,他工作一段時間,夠資格拿失業金之後,就開始休息。而他這種情況,已經算是「良民」。正是這種優越的福利社會,讓這些移民感覺「人傻錢多快來」,更多移民開始以家庭團聚的方式進入法國,當然,生活方式當然要去向前輩「取經」,惡性循環就可開始了。

當然,我一直在強調「問題移民」,好的移民為這個國家做的貢獻非常巨大,甚至改變了這個國家的歷史和進程。但是,「問題移民」對這個國家的蠶食,也會改變這個國家的進程。

然而,對於「問題移民」,法國和歐洲各國政府都不敢「妄議」,因為這些移民有問題,但是也有選票,還是大量的選票。你想啊,近十幾年來,在法國的兒童醫院,一個法國本土兒童降生,同時就有三個穆斯林兒童降生,你能比麼?

因此,主張排外的極右政治勢力在歐洲乃至美國復興,也不值得奇怪了。然而,極右勢力上台後,有可能進一步惡化當地外來族裔的境遇,使恐怖主義的滲透更為容易,由此會形成惡性循環。但是,在「問題移民」無解的情況下,歐洲人民必須尋找一條出路,而極右派說,只有我們能提供出路。歐洲人民會冒險麼?還好,美國人民會先替他們「試水」。■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