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發起美中貿易戰後,支持率不斷升高, 可見對華貿易戰有一定的民意基礎的。而直到目前為止,普通的美國大眾還沒有受到貿易戰的損害。

美國大豆協會不支持貿易戰

特朗普最近挑起了美中貿易戰,是否得到了民眾的支持?眾所周知,大量物美價廉的「中國製造」是中低收入的美國民眾維持生活水準之必需。因此,特朗普政府在起草對華500億美元商品加徵關稅清單時,有意避開日用品,以避免加徵關稅給民眾日常生活帶來重大的負面影響。

因此,從民調看,最近美中貿易戰,特朗普支持率卻步步走高。 根據每天追蹤總統支持率拉斯穆森民調顯示,4月初,在特朗普宣佈對中國商品徵收500億美元關稅,特朗普的支持率已經達到了51%。這一表現已經是特朗普上任一年多來的最好成績,也超越了其前任奧巴馬同一時期的支持率。

農民首當其衝

特朗普對華貿易戰,不能說沒有一定的民意基礎的。美國作為一個多元化的社會,不同的利益團體,對同一問題的看法和態度截然不同,而且民意如流水,會因情況的變化而變化。在對華貿易戰方面也是如此。

美國三大行業與貿易戰直接有關:農業、製造業、金融業。反對貿易戰的團體,當然首先是農民。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參議員本·薩斯5日說:「總統對中國的關稅威脅,有如向美國農業點火,我們要對付中國的壞行為,但受到懲罰的不是他們,而是我們。這是最愚蠢的行為。」

美國農產品對華出口額每年約200億美元,其中大豆約佔140億美元,出口中國的美國大豆佔美國大豆出口總量的61%,佔美國大豆總產量的30%以上,由此可見大豆在美中貿易中的重要性。因此,中國的反制措施,首先是對準大豆。

美國大豆協會向特朗普致信,呼籲政府理性應對美中之間的貿易逆差,但白宮方面並未對此作出回應。中方將大豆列入徵稅名單後,美國大豆協會主席、愛荷華州大豆種植主約翰·海斯多夫(John Heisdorffer)警告稱,「中國對美國大豆加徵關稅將給全美豆農帶來毀滅性的影響。」

除了大豆,中國還是美國棉花的第二大買主。在中國關稅反制措施出台後,大豆、玉米、燕麥等的期貨價格的跌幅應聲下跌3%以上。同時肉豬的期貨價格也受到影響,而且下跌更猛烈,超過2.5%。

因此,白宮不敢忽視農民的反彈。當特朗普發起貿易戰後,美國財長努欣在接受CNBC訪問時,發誓要保護我們的農民不受不公正的中國關稅打擊,但他並沒有說出當局將如何保護農民。

有趣的是,很多農業州都是特朗普的地盤。如北卡州在大選時,特朗普以不到3%的微弱優勢擊敗希拉里。在2017年,北卡向中國出口了1.56億美元的煙草,中國是其煙草的最大的買主。此外,中國和日本同為北卡農產品出口的最大買主,分別買走了其16%的農產品。因此,憤怒的農場主是否會在中期選舉中反水,投民主黨的票,有待觀察。

但是,如果誇大貿易戰對美國農業和農民的實際衝擊,也是言過其實。以大豆為例,由於中國對大豆的需求量實在太大,美國大豆的成本遠低於巴西等國,而且有季節性差異,完全替代美國大豆是不可能的。

製造業各自為營

從製造業來看,它分兩大陣營。許多製造業企業與中國存在著競爭關係。他們是美中貿易戰的受益者。如已經提到過鋼鐵、鋁業,他們飽受來自中國的廉價產品的衝擊。因此,他們巴不得特朗普打貿易戰。當特朗普宣佈鋼鋁加稅後,美國鋼鐵等企業,正在抓緊時間啟動閒置產能。

另外一大陣營是以波音為代表的高端製造業。波音是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之一,雙方合作已有40多年的歷史。波音公司平均每生產四架飛機,就有一架銷往中國。波音前副董事長雷·康納(Ray Conner)此前曾表示,來自中國的訂單支持了15萬個美國就業崗位。去年波音交付中國202架新飛機 佔全球交付近1/3。正因為如此,手持大筆中國訂單的波音,也就成為中國反制的頭號目標。波音公司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我們將繼續努力主動與兩國政府接觸,並堅信美中兩國領導人近期有關將繼續推進建設性對話的保證。一個強大而充滿活力的航空航太業對兩國的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至關重要。」字裏行間,流露出不願打貿易戰的意思。

華爾街左右為難

華爾街是美國金融帝國的象徵。而在貿易戰中比較曖昧的是華爾街。首先,華爾街與中國關係密切,高盛等華爾街大佬,長期以來就與中國政府部門和企業有密切聯繫,如協助中國企業來美國上市等。所以,前特朗普軍師班農在發聲支持「貿易戰」同時,毫不客氣抨擊華爾街。班農說:「問一問俄亥俄、賓夕法尼亞和密歇根州的勞動人民怎麼看待華爾街吧。華爾街把他們的就業機會都出口到國外了。如果華爾街不喜歡,那就讓華爾街見鬼去吧。」

另一方面,金融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方面,也受到中國的各種限制。如果中國金融更加開放,他們當然樂見其成。因此,華爾街也想借貿易戰之機,迫使中國開放保險、銀行等行業。因此,當習近平在博鼇論壇上宣佈中國將放寬外國金融資本進入中國的限制時,華爾街是歡呼雀躍的。

此外,假如貿易戰使得股市暴跌,華爾街也會直接感到肉痛。《金融時報》一篇文章的標題就是:「美中貿易戰陰影籠罩資產管理行業」。如4月6日,股市一天暴跌,投資者就損失5000多億美元,遠遠超過對500億商品加徵關稅帶來損失。

中期選舉將至  

到目前為止,美國的普羅大眾,並沒有感受到貿易戰的傷害,他們支持特朗普挑起貿易戰。因為他們相信,中國在貿易和知識產權方面,佔了美國的便宜,但是,一旦感覺到傷痛,他們的態度就會不一樣。昆尼皮亞克大學一項最新民調顯示,當受訪選民被問及他們是否支持對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增加關稅的時候,44%的人支持,45%的人反對,兩種力量不相伯仲。

同樣一個民調,當被問及如果徵收這些關稅會導致北京對美國產品徵收報復性關稅的情況下,他們是否還支持關稅措施的時候,只有40%的人表示他們支持對中國產品徵收關稅,同時51%的人表示反對。昆尼皮亞克大學民調機構副主任蒂姆·馬洛伊表示,「從任何角度看,與中國的一場貿易戰都是可怕的想法,這毫無疑問。美國人,不分老幼、共和黨和民主黨,都表示趕緊打住,否則將損害我們的經濟。」

所以,當貿易戰開打之後,特朗普和高官的戰術是「又剿又撫」。4月4日,美國商務部長羅斯(Wilbur Ross)與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Larry Kudlow)相繼出面安撫人心,對媒體稱「懲罰關稅不會引發中美貿易戰,最終會談判收場」。庫德洛則稱:「關稅政策可能不會付諸實施,它主要是向中國傳遞一個信號。兩國間的關稅提議只是第一步,在採取任何行動以前至少還要兩個月。我們不應反應過度,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而特朗普更是不斷強調:「習近平主席和我將永遠是朋友,無論我們的貿易爭端如何。」

今年美國中期選舉即將到來,特朗普和共和黨要想勝選,對美國民意的動向一定不敢掉以輕心,會三思而後行。

(Visited 7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