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法國汽車製造商在美國重新對伊朗施加制裁前停止了和伊朗的貿易後,中國似乎有意填補這一空缺。中國的動作可能會在美中不斷升級的貿易爭端的基礎上火上澆油。

遼寧省大連市一個港口排滿了剛剛製造出的汽車。

法國汽車製造公司雷諾(Renault)在伊朗的汽車市場佔有8%的份額,是世界第12大汽車製造商。上個月,雷諾宣佈將與其他100多家國際公司一起遵守美國將在星期二重新施加的制裁,退出伊朗。

標誌汽車(Peugeot)在六月時宣佈退出伊朗,標誌在伊朗佔有34%的市場份額,每年銷售約50萬臺汽車。

德國汽車製造商戴姆勒(Daimler)也宣佈已經「暫停在伊朗本來就很少的活動,等待制裁的下一步通知。」

特朗普總統在5月時宣佈美國將退出2015年的核協議。這份由奧巴馬總統簽署的協議讓伊朗限制自己的核專案以換取制裁的停止。川普這次單方面退出協議使美國在星期二可以對伊朗重新實施制裁。

美國的制裁將分兩個階段到來。下一階段將於11月4日開始。除了給伊朗帶來壓力外,制裁也讓美國與歐洲盟國和其他大國的摩擦加劇。

美國制裁的第一階段禁止一切和伊朗有關的交易,包括美元、黃金、貴金屬、鋁、鋼、民航客機、海運以及伊朗海港。川普當局指責伊朗煽動中東不穩定局面,支持恐怖主義。

星期一,在一份聲明中,特朗普不斷重複他對2015年核協議的形容:一份「糟糕的,單方面的」協議。他說伊朗政府「面臨一個選擇:改變其帶有威脅的、不利於穩定的行為,重新回到世界經濟中來,否則會繼續受到經濟孤立。」

聯合反對伊朗擁核組織的大衛·伊蔔森(David Ibsen)表示:「雷諾明確表示會遵守美國法律,儘管他們在美國沒有業務,說明美國市場的未來比他們在伊朗現有的市場更有吸引力。」聯合反對伊朗擁核組織的主席是前美國參議員利伯曼(Joe Lieberman)。

雷諾表示會把精力轉移至非洲,以彌補退出伊朗的損失。

目前組裝或進口中國汽車的國有和私有公司在伊朗佔有10%的市場份額。分析人士表示,在法國公司離開後,這些公司有可能會填補其空缺。在進口至伊朗的汽車部件裏,有50%來自中國企業。

中國還沒有正式宣佈會擴展與伊朗的汽車貿易。但觀察者新聞網(al-Monitor)報導說伊朗最大的外國汽車製造和組裝公司科德羅(Khodro)最近告訴他們的銷售員推銷中國的東風風神H30 Cross,來代替雷諾的Tondar 90。在伊朗的其他中國汽車製造商還包括奇瑞和華晨。其中,由伊朗汽車公司Saipa組裝的華晨H330在伊朗的年銷量名列全國前十。

中國駐伊朗大使龐森在星期一和有巨大影響力的議員阿拉丁·博羅傑(Alaeddin Boroujerd)見了面,重申北京反對美國制裁伊朗。據德黑蘭時報報導,中國大使表示中國和伊朗進一步的合作可以抵消制裁帶來的影響。

星期一,在華盛頓的一場記者會上,高級美國行政官員們並沒有直接提到中國與伊朗汽車貿易一事。當被問到中國的時候,他們表示,鑒於在美國宣佈重新制裁後伊朗目前窘迫的經濟情況,他們確信美國在外交和經濟上給中國的壓力會產生影響,並且已經產生影響。

(Visited 4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