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美國繼續對鋼鋁製品後再對汽車徵收懲罰性關稅,則將會威脅到德國經濟的核心行業: 汽車工業。而推行綏靖政策則無助於解決爭端。特朗普挑起貿易爭端,最終很可能會搬石砸腳,自食惡果。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已正式指令美國商業部對汽車、卡車及汽車零部件的進口關稅展開調查。如同在對鋼鋁製品實施懲罰性關稅時那樣,美國總統這次援引的也是美國《1962年貿易擴展法》第232條款。特朗普強調:「汽車和汽車零部這些關鍵產業對我們國家的強盛至關重要。」

提高汽車關稅擊中核心行業

根據美國商務部的統計,在過去二十年中,汽車的進口佔比已從32%上升至48%。美國商務部還聲稱,在1990至2017年間,雖然美國人比以前購置了更多汽車,但美國汽車製造商的就業人員卻減少了22%。按照美國商務部的看法,這可能會對美國的創新力和技術發展能力造成負面影響。

一旦美國繼對鋼鋁製品後再對汽車徵收懲罰性關稅,則將威脅到德國經濟的核心行業: 汽車工業。

德國汽車管理中心主任斯特凡•布拉策爾表示:「25%的進口關稅雖不至於將德國汽車工業置於死地,但對此間的製造商將是一個巨大負擔。」由於費用增加,銷售額可能會下降。德國經濟研究所所長馬塞爾·弗拉切爾也聲稱:「對德國而言,對汽車徵收懲罰性關稅是一場災難。這些關稅將會嚴重打擊德國國民經濟,並危及許多工作崗位。」

據慕尼克大學萊布尼茨伊福經濟研究所估計, 美國的懲罰性汽車關稅將會使德國增加50億歐元的開支,相比較其他國家損失最為慘重。按照該研究所對外經濟中心負責人加布里爾·費爾伯邁爾的判斷, 對鋼鋁製品加徵懲罰性關稅「約為40,000,000歐元, 相比而言, 可以忽略不計」。這位經濟專家還預計,歐盟28個成員國總共需要增加支出85億歐元,日本為43億歐元,韓國為23億歐元,中國則為17億歐元。

德國財政部的一份文件指出:「對於德國經濟而言,美國近期關稅政策的演變以及可能的反制措施最終提高了對外經濟的風險。」而一旦特朗普對進口汽車也課以懲罰性關稅的話,則將會對德國經濟帶來極大傷害。按照德國經濟機構IFO經濟專家的預則,這將會導致德國國內經濟生產總值增長率降低0.6個百分點。經濟「五賢人」委員會主席克里斯托弗·施密特聲稱,這是「以出口為導向的德國國民經濟不得不認真對待的風險」。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也擔心貿易爭執日益增加會對世界經濟發展帶來消極後果。其最新的半年經濟展望聲稱,一旦爭執升級, 則將會明顯地抑制經濟增長。由此看來,歐美貿易爭執的日益激化也將會損害全球經濟。

推行綏靖政策無助解決爭端

為了阻止歐美貿易戰,德國經濟部長彼得·阿爾特邁爾曾專程出訪美國,並與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等人會了面。歐盟內一些人指責這位德國經濟部長擬與美國單獨媾和。雖則阿爾特邁爾對此作了斷然否認,但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仍強調正在與美國「尋找同一條路線」。

而在特朗普最初只是將歐盟成員國暫時免繳鋼鋁高關稅的寬限期從5月1日延長至6月1日時,歐洲人既感到惱火又感到擔憂。 但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還是發出了和解信號。他主張對美國作出讓步。

阿爾特邁爾要盡一切力量不讓歐美這場圍繞鋼鋁製品關稅發生的爭執升級成一場真正的貿易戰, 並蔓延至德國經濟的核心行業: 汽車工業。但美國仍不為所動,依然從6月1日起對歐盟鋼鋁製品分別開徵25%和10%的懲罰性關稅。

在面對特朗普挑起的貿易爭端時,一味採取綏靖政策是否明智,確實令人深思。

基民盟外交專家羅德里希·克裏澤韋特爾就表示:「我們不應該過分致力於迎合或綏靖,而應該保持一種自信的歐洲態度。」「只有在明確的立場和堅定性的基礎上,我們才能繼續與美國展開為我們利益服務的對話。」

作為歐盟內第一大經濟體的德國因國防開支長期不到位、貿易順差居高不下等原因深為美國總統特朗普所記恨。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更是被特朗普鎖定為他本人在國際舞台上的主要對手之一。現今,在歐美貿易爭端面臨升級危險、美國即將使出殺手鐧之時,德國迫切需要獲得其他歐洲國家的支持。 但因許多國家對德國在歐元危機中曾扮演過力推緊縮政策「教師爺」角色一事還記憶猶新,因而德國很可能會遭到報復。

在歐洲政壇上,現有一種幸災樂禍的情緒在蔓延。許多歐洲夥伴相當高興地注意到,特朗普對德國外貿順差所作的鬥爭正是自己所想做的事。

在美國從6月1日起對歐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鋼鋁製品分別徵收25%和10%的懲罰性關稅後,歐盟委員會隨即從6月22日起對來自美國的威士忌、牛仔褲、摩托車等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 價值高達28億歐元。同日,特朗普發推文,威脅要對從歐盟進口的汽車徵收20%的關稅。歐盟委員會也毫不示弱,聲稱一旦美國對汽車徵收重稅,世界範圍內的報復措施將會涉及價值高達2,500億歐元的美國出口產品。歐美間的貿易衝突正越演越烈。

據媒體分析,這次歐美之所以至今未能就貿易爭端達成妥協,並有可能逐步升級、蔓延至汽車等領域,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這位美國總統竭力想要保全自己的面子。畢竟特朗普曾向美國鋼鐵工人許了願,他將會減少美國貿易逆差,並會遵守選戰諾言。但現在的問題是, 其一, 由於美國提高了鋼鋁製品的進口關稅,該國鋼鐵等行業將會承擔更高的成本,這些行業能夠忍耐多久? 其二, 美國消費者也要為許多商品支付更高的價格,這些普通民眾會否長期默不作聲?

克林頓政府時期的美國財長、奧巴馬總統的經濟顧問拉里·薩默斯在接受德國《明鏡》週刊採訪時曾尖銳地指出:「特別是特朗普的選民將會受到他政策的傷害。這是因為美國企業的競爭力將會由於進口價格的升高而下降,貿易逆差甚至會進一步擴大。許多企業將會因鋼價升高而遇到困難,並不得不裁員。此外,購買力也會降低。」

根據美國著名的信用評級公司穆迪的計算結果,特別是2016年超比例投票支持特朗普的鄉鎮將會受到貿易戰最沉重的打擊。在今年11月的美國國會中期選舉中,這可能會對共和黨的選情產生直接的消極影響。

前不久,美國已經對中國發起迄今為止世界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7月8日至10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對德國進行了正式訪問。作為世界第二大和第四大經濟體的中國和德國均表示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並重申維護以多邊規則為基礎的自由貿易體系。此前,歐盟、加拿大、墨西哥、印度、土耳其等國已開始對美國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稅。特朗普在全球範圍內挑起貿易爭端,最終很可能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落得個得不償失的下場。

(Visited 3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