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地處馬六甲海峽,佔非常關鍵的戰略位置

新加坡地處馬六甲海峽,佔非常關鍵的戰略位置

亞洲安全峰會,由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以及新加坡國防部亞洲安全峰會辦公室攜手組織的年度論壇,2002年首辦,至今已經是第15屆了。由於每年都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舉辦,大家習慣稱之為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一個國際峰會成為了新加坡的品牌。據悉,亞洲安全峰會應因美國911恐怖事件而設定,新加坡領袖李光耀爭取而來,並給予峰會以支持。15年後,峰會的品牌讓新加坡在國際上名聲大振。

雖然新加坡只是一個500多萬人口的小國,但她卻被國際社會重視,得到認同。新加坡的可取之處在於,很多會議並非新加坡主導,但主辦機構都願意將會議設立在新加坡舉行。包括如海峽兩岸早年的汪辜會談,去年的習馬會,明年的國際護士大會等。相關資料顯示,有關國際評級機構將新加坡連續八年評選為世界會議首選地,連續13年評為亞洲會議首選地。

南洋理工大學公共管理研究生院院長劉宏教授

南洋理工大學公共管理研究生院院長劉宏教授

新加坡是小國,沒有強大的硬實力,選擇新加坡,選擇這樣一個國際會議平台,代表着一種信任,或者說是軟實力的魅力。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公共管理研究生院院長劉宏教授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按照最新統計,新加坡現在大概有超過140多個非政府性的國際組織,包括聯合國的、世界銀行的、歐盟等等,都在新加坡設有機構。他認為,類似常設性的論壇,像香格里拉論壇等在新加坡舉行,而且引起國際關注。「是硬體和軟體的結合。硬體就是說新加坡的交通、通訊、科技這些非常的發達,也非常的方便。那麼同時它也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城市國家。它在一些國際性的指標排名,比如說全球化的程度、或者說對於跨國機構的僱員的生活品質等等。這一系列在世界上都是名列前茅。這些都是硬體。」

另外,新加坡以英文作為語言的環境,還有它總體的生活品質,人均GDP名列世界頭十名,讓國際性組織願意在新加坡展開他們活動的一個原因。除了這些硬體之外,劉宏認為,軟體主要從政策角度看,李光耀執政以來,有意在推行的政策。「新加坡政府積極地吸引國際性的組織到新加坡來,設辦事處或者區域性的總部。因為對於這些機構來講,他們來新加坡面對的並不是新加坡的國內市場,而是整個亞太地區或者東亞、東南亞。這些對於新加坡是很有利的。」

設有國際組織項目辦公室

在新加坡一個很重要的機構叫做經濟發展局。它們下面還設立了一個叫做國際組織項目辦公室,專門為了吸引國際性的組織,來新加坡設立國際性的機構。也在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專門開闢了一個國際組織中心。為國際組織提供便利。還有一點值得強調的是,新加坡國際性人才的資源也很多。國際組織需要的僱員是包括語言、知識和各種制度的了解。新加坡是一個非常國際化的城市。550萬人口裏面,有三分之一是外國人,可以為這些國際組織找到合格的、高素質的僱員提供了一個重要的條件。

南洋理工大學吳偉教授

南洋理工大學吳偉教授

南洋理工大學吳偉教授對《超訊》說,新加坡最大的特點就是正面的「無中生有」。一個國家要發展,要靠幾個因素:一個是要有豐富的資源,所以中東的那些國家坐在那裏就有源源不斷的財富進來。這一點新加坡是一無所有的,它沒有一點點自然資源,連水都要靠其他國家供給。以前我們說陽光空氣不需要進口,現在空氣也要看其他國家的臉色,它們不高興,把污染的空氣放過來了,你也沒辦法。所以新加坡在這一點上是沒有辦法的,在這點是絕對缺乏的。新加坡只能靠其他因素。第二點是要有良好的地理因素。

在這一點上,新加坡是得天獨厚的。新加坡地處馬六甲海峽,是一個非常關鍵的戰略位置。然後它可以覆蓋周邊七個小時之內的40億人口。所以它有非常獨特的自然地理環境。第三個要素就是要一個非常有效的政府,良治政府,新加坡這幾十年一直在盡力打造。第四個要素就是在沒有自然資源的情況下,需要有人才資源。新加坡的人才資源是非常棒的。「新加坡本身的成功是從無到有的。」

從無到有,新加坡吸引了7000多家跨國企業的總部,從另一個角度讓新加坡國際化。它有世界級的場所,大大小小1700多個會議場所,可以承辦各種會議,可以容納幾百人到上萬人不等。同時,100多個航空公司在這裡,可以飛往全世界300多個城市,交通非常發達。

吳偉一連串列舉了新加坡的多項優勢包括,去年新加坡被《lonely planet》評為全球最佳旅遊之地。「所以新加坡就是公務旅遊可以一體。它完美的結合了這兩點。

同時,新加坡也號稱是美食天堂,多元化的社會可以讓大家品嘗各地的美食。各種文化,馬來村、華人的、小印度。新加坡的乾淨清潔,空氣,環境的品質,除了印尼的環境污染會一年偶爾出現一兩次霧霾。

新加坡也有非常優質的公共交通系統,還有電信。新加坡是全球電信化排名第二的國家。公務人員離不開這些電信。還有一個就是新加坡沒有自然災害,沒有颱風和地震。這些都算是它硬體方面的優勢。」

新加坡不結盟

在吸引到如此眾多的國際會議中,新加坡擴大了國際影響,取得了經濟效應,同時也表達了新加坡的國際中立形象。吳偉說,新加坡不和任何國家結盟。雖然和美國、中國關係都好,但是不結盟。這是它的國策規定下來的。能站在第三者的角度看,就能夠有信服力。「新加坡能把香格里拉承辦下來,李光耀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他在國際上是一個非常受尊重的政治家和外交家、他能讓各個國家的領袖都對他非常欽佩。我個人覺得他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

英國國際戰略研究所在全世界有四個中心,一個在倫敦,一個在華盛頓,一個中東,一個在新加坡。一開始只是國防部對於安全問題的討論,現在甚至變成了國家領導人亮相之地,日本首相安倍來過,本屆對話會泰國的首相也來了,變成一個非常高層的對話。

新加坡還有一個吸引力是自身做得好,社會管理、政治管理、國家管理有很好,有說服力。比如如果辦一個世界環境保護大會,參會者可以親眼看到新加坡的環境和水資源的治理和保護,以及新加坡的社會和環境治理。新加坡現在打造「智慧國」,本身就是成功的樣本。參會者可以直接在新加坡從政治、環境、多元化文化和教育等方面體會、學到東西。■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