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052309489

去年三月發生在洛杉磯東區羅蘭崗中國小留學生凌辱案中,最後一個嫌疑人魯錚於去年12月9日被抓,今年5月,他簽署了認罪協議,7月12日法庭將正式宣判。中間給了他一個多月的自由時間。如果他7月12日不到法庭接受審判,他將被判終身監禁,這一個月是誠信磨難的考驗。他的護照被法庭沒收,保釋金100萬是由保釋公司擔保的,他目前屬自由人,若要逃走並不是件難事。

記得幾年前,在美國有個中國學生無照駕駛撞死兩人,保釋金200萬,他的家長從北京來美國,當場遞交200萬保釋金,然後用假護照帶兒子逃回中國去了。那個出主意的律師被吊銷執照,引上官司。今天魯錚是否會到庭,大家十分關注。如果他逃走,那個「終身監禁」就變成一紙空文是無法執行的。

當我走進法庭時,一眼就看到了個子高高瘦瘦的帶着眼鏡的魯錚和三個同學,他們坐在第二排的聽證席上。心裡產生了好感,他沒有逃走,他明明知道今天將被戴上手銬正式送到監獄去服刑,還能準時到庭,這是好事! 如果他逃走,中國人的形象又將大大打折扣。

當法官叫到魯錚的名字,他那個壯實的黑黝黝臉頰的白人律師馬修(matthew horeczko)走到庭上和法官說了幾句,法官問:「人來了嗎?」律師向台下指指,法官望一眼魯錚,點點頭。律師和魯錚一起到外面去了,一定有新情況。我們只能靜靜地坐在法庭等待。

今天法庭有些恐怖,一個年輕的囚犯穿着藍色囚服被銬着走上法庭,他眼睛對台下一個女人微笑一下,他殺了兩個人,今天的辯論很激烈,對方說是不耐煩了,希望趕緊判不想來回跑法庭。 法官還是改期了,要給雙方充分的辯駁機會。這種長期審理的方法,讓一些人放棄了爭辯,淡漠了仇恨,也許就會多一些理智。

過了半個小時,魯錚和同學回到法庭,我站起來,把一排位子讓給他們坐,魯錚就坐在了我的旁邊。馬修律師又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好像自己的孩子。我忍不住對魯錚說:「你來了,就是好的!你的律師對你很好。」

他點點頭,神情還是有些緊張,誰在這樣場合都會緊張的。我問律師費多少錢,他說還不確定,我問:是不是華人大律師介紹的?他搖搖頭說是朋友介紹的。律師費幾萬塊而已。(大約7萬)

我看他心神不寧,就說:「不要怕,事情過去就好了,以後會好的。」

他低着頭回答:「是的,總是要面對的,磨難也不一定是壞事。」

我說:「對!人生經歷一些磨難,幫助成長,你能面對就很不錯!」

他又低聲說:「其實我挺冤的,我就是個駕駛員,開車的。」

我問他:「那麼你動手打人了嗎?」

他說:「我沒有打人,那些人我也不認識的。朋友要我帶去的,到那裡已經快結束了。」

「外面傳說你是動手打人的,你可以給媒體解釋啊。」我說。

魯錚抬起頭來,望一眼那一排記者說:「我知道記者也不容易,他們總要寫一點東西的,讓他去吧。我沒有逃走,一直住在駕照上這個地址,就在家裡。律師和法官都知道就好。」

「那麼後來怎麼會被抓了呢?」我好奇。

他笑笑說不知道。我想也許有人舉報吧,他悄悄告訴我:「律師還再去爭取減掉一些,可能還會減到一半,就只剩一年半了。因為我準時到庭。」我為他高興!他是完全可以逃走的,那幾個逃回中國的已經沒事,但他沒有逃,遵守美國法律主動回到法庭接受法律懲罰,這不僅是尊重美國法律,也讓人看看一個中國男生敢於面對處罰,敢於擔當的形象。如果法官給與減刑這是件好事。

幾次開庭都沒有見到他的父母,魯錚說這又不是好事,還是不要來了。看來這是一個敢於擔當的孩子。可那麼高額的律師費用和他這些年的刑期,還是會給父母很大壓力和負擔的。以後不要隨便給男孩們買車,當司機的機會很多,誰知道什麼時候不小心就開到監獄去了。

法官終於叫到了魯錚的名字,他站起來對他的朋友招招手示意再見,對我笑笑,就走上被告席。他個子很高,白色體恤衫里可見細細的脊骨,律師和翻譯在他身邊,法官宣判三年又減掉了兩個月,那是他保釋前關押一個月,兩倍抵消的刑期。一個胖胖的警察走到他身後,用手銬銬上了他的雙手。然後他就被警察帶到後面的小門裡去了。他將被警察送到加州監獄里去服刑。並沒有聽到當天宣布再減一半刑期。

庭外的記者雲集,還有來訪控訴華人律師的,忙着交流着……,我離開了法庭大樓,希望以後永遠不要再來。

大樓外面的草地上,有一群人聚集坐在那裡,但又不像流浪漢。我好奇走過去看看。一個黑人媽媽坐在摺疊椅里,向我打招呼:「你好!過來坐坐,我們是賣房子的!」

我又大吃一驚,法院門口擺攤賣房子?她告訴我這裡是法院判決后立刻要賣的房子,每天都有,太好奇了!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她當場拿出一張廣告,那是海邊的一棟3千尺的房子,要價一百二十萬,我轉身就走,她在後面喊我:

「對面那個人有便宜的房子!」。

其實我看是到魯錚的馬修律師從法院出來,就趕緊跑過去。他神彩飛揚,很熱情地和我交談。神秘兮兮地問我:「你知道那三個同學律師費多少嗎?」我說二十萬啊,他又問我:「你知道我收多少嗎?」
我說「不知道,你可以告訴我嗎?」

他欲言又止:「不告訴你!你可以猜。」我哈哈笑起來,這白人律師像個小孩。我說:「百分之三十?四十?」他說不到百分之三十,那就意味着7萬左右。剛想表揚他,又想到幫助罪犯減刑的人好像也不太好。難怪人們認為那個華人大律師收費二十萬實在太高,不知道為啥他自己不出庭,出庭的都是白人律師,是他雇傭白人律師,還是轉手賣案子就不得而知了。據說有個接手的白人律師的太太是個華人,看到報紙上寫了此案收取了20萬,氣得立馬辭職不做了。那天法庭外有人報料律師要求支付現金,還有人透露20萬律師費打到私人賬戶去,沒給發票的。真令人不安!

馬修律師嚴肅告訴我說,現在加州移民最瘋狂的第一名是墨西哥人,第二就是中國人,聖蓋博那裡的華人都不需要英語,也不懂美國法律,犯罪率不斷增加。他說這很不好!他們不懂美國,所以容易犯罪。小留學生犯罪后,以國內思路處理問題。此案中還有人威脅對方:「不要去報警,我們認識警察的。」;更不可思議的是還有家長拿錢去「私了」被吃上官司的。

馬修律師說如果有時間,他會和我去喝個咖啡聊多一些,但現在他要趕去另一個法庭,我就跟到他停車的地方,想多聊一些,他那輛普通的美國吉普車停在很遠的小路邊,法院的停車費是8塊錢,我也捨不得停在那裡的。我說:「你看起來很兇,記者們都很怕你。」

他很吃驚地望着我,摸摸自己臉說:「我很兇嗎?誰不想賺錢!但案子沒有結案,我不可以跟記者談案。那等於做免費廣告,這不好!」

我終於有機會問他:「那麼魯錚究竟判幾年啊?」

他大聲地說:「2018年,他就可以釋放了!我再申請給他減刑,他只需要坐不到18個月的牢。就可以開始自己的生活了!」

他認真地對我說:「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幫助他嗎?因為他誠實!他完全可以逃走,但他沒有逃,他回來了!誠實的人我願意幫他!他還年輕,服刑短一點,就早一點開始自己的生活,人生還很長呢!所以我願意幫他。」

魯錚由於誠實,準時到法庭接受服刑,他的刑期一再減下來,他只需要坐一年半的牢就回國.讓我想起中國有個政策「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有人把它改成「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而今天我看到「坦白從寬」卻在美國真正的落實了。■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