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十年間,35歲的張良英已經無數次往來香港和內地,香港遠郊的一個面積不到50呎(約5平方米)的小隔間,便是她和14歲兒子的家。

母子倆居住在一個50呎的小房間內。

要打開冰箱,她要先挪走餐桌來騰出空間。為了招待客人,她要站到洗手間裏讓他們先坐在牀上。而他們的房租,則全靠政府提供給兒子的補貼。

“我第一次來香港,感覺香港好繁榮,是一個可以落地生根的地方,都打算以後可以和小朋友一起在這裏落地生根,覺得香港真的很好,就是很希望能和小孩在這裏繼續發展下去,”張良英說。

然而,張良英不能工作,也不能一直居住在香港。她出生在內地,她的兒子出生在香港。兒子剛出生不久,香港丈夫便和她分手,撫養兒子的重任便全落在了她一個人身上。

張良英對BBC中文說,以前很多人說香港非常好,但過來了,才知道生活的艱難。”我覺得都是要靠自己的那一雙手,生活才叫好,才會知道香港有多好。但像我們,連雙手都沒法去做。我不覺得有多好,就是好艱難,好辛苦,”張良英說。

每隔90天,她就必須過關回到廣東惠州的家鄉以續簽她的港澳通行證。在兩個不同政治制度的龐大敘事之間穿梭切換,是她揮之不去的焦慮。

據估計,香港有1000多個陸港分隔單親家庭。過去20年間,內地居民與香港居民結婚的人數節節攀升。據2016政府人口普查,新登記的婚姻中有30%以上是內地和香港居民的結合,但婚姻破裂也讓一個個家庭分離兩地。根據香港法律,配偶可以讓他們的另一半獲許住在香港,但離婚之後內地一方會失去在香港的居留權。

張良英跟她的丈夫在老家相識時,她還在上學,不久後兩人結婚了。兒子艾倫出生前,她跟著丈夫搬到了香港,沒多久,他們便勞燕分飛。

這時,張良英才發現,自己要獨自照顧一個嬰兒,同時還沒有留在香港的權利。回到內地的話,她的兒子因為沒有戶口,無法就讀於廣東的公立學校。由於無力承擔私立學校昂貴的學費,她最終選擇帶著兒子回到香港,這樣艾倫可以進入免費的公立學校。

張良英說,她最想要的東西便是可以在兩地間自由出入的香港身份,並且能在香港工作。”它能讓我自由往返內地和香港,我的兒子也不會受到影響。”

“而現在,每次我回家續簽通行證時,我都覺得自己遭到了歧視。我只能向政府求助,說我的孩子需要去上學,他要有人來照顧,”她說。

今年七月酷熱的一天,一群為了撫養自己的香港孩子而臨時居住在港的單身母親們,聚集在灣仔的入境事務處門前抗議。家長和孩子手持麥克風和橫幅,要求香港政府提供幫助。

據統計,有約150萬名內地人住在香港,佔香港人口的20%。政府稱,1997年以來內地人士為了家庭團聚訪港的案例已超過90萬起。

香港是世界上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一些人認為,來自低收入背景的內地人會與當地人競爭住房、醫療保健和學校資源。

張良英說,她知道很多香港人覺得內地人很懶,不工作,只知道申請社會救助、搶奪社會資源。”但我還年輕,我不需要這些。我可以工作,我可以擺脫貧困,我可以逐步給我兒子更好的生活,至少我可以(通過工作)支付補習費,但除此之外我可能付不起別的了,因為我沒受過多少教育,”她說。

多次協助新移民爭取權益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組織者施麗珊對BBC中文說,香港政府表示單程證只有內地政府有資格批准。

“雖然香港有權給母親發放身份證,但這非常困難,除非有特殊的情況。家庭團聚是基本的人權,中國和香港政府都有義務幫助分隔兩地的家庭團聚,”施麗珊補充道。

香港入境處拒絶就單親跨境家庭的現狀發表評論。

據城市規劃政策諮詢公司 Demographia,香港長期以來一直是世界上最”昂貴”的城市。一套房的平均價格幾乎是一個家庭平均年收入的20倍。據香港政府統計,目前有近20萬人居住在面積狹小的劏房內。

市場調查公司 Walth-X 的一份報告則顯示,香港本月正式取代紐約,成為世界上超級富豪最集中的城市。張良英希望她的孩子能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卻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裏。孩子18歲時便無法申領補貼,她不想自己成為兒子的負擔。

“在香港,儘管我沒有大學學位,我還可以去餐廳工作,我依然可以謀生。但在內地,我不知道我能做什麼,”張良英說。

“說實話,我不知道如果我回到內地,我能做什麼,我已經10年多沒有工作了。我是內地人,所以我和我的兒子被一道海關隔開了。”

(Visited 8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