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開放邊境三年接納難民逾150萬,已有30萬人就業,專家認為,德國出生率低,勞力不足,難民或可作為德勞動力短缺工種的補充,也改善了當地的人口年齡結構。

歐洲難民潮是個令人頭痛的問題。讓人聯想的大多是暴力事件、恐襲等種種負面新聞和社會問題。甚至有人認為,大量難民的湧入和流動,使整個歐洲社會佈滿了不穩定因數,就像一顆顆藏著潛在危險的定時炸彈,不知何時會爆發!

但今年8月底,德國聯邦就業中心的一組資料卻帶來了關於難民的好消息,使人看到美麗的希望。該機構5月統計的資料顯示,八個主要難民來源國的在德難民中,已有30萬人成功就業,就業人數比去年同期多出了88000人。這不僅使人看到難民融入德國勞工市場的積極一面,也顯示著德國長期以來促使移民融入當地社會的努力也終於有了回報和進展。

年輕難民就業更看好

據聯邦就業中心統計,在已順利找到工作的30萬難民中,有23.8萬人找到了是有社會保險的工作。德國之聲在報導時曾援引該中心負責人舍勒的話稱:「這一數據非常之好,雖然難民來德國是出於人道原因,而並不是來就業的。」舍勒向德新社表示,目前「情況非常看好」,沒有任何理由對難民就業問題持悲觀態度。數據還顯示,在7月共有18.7萬難民申報失業,而在過去幾個月中,這一數字基本保持平穩,並沒有上升趨勢。

2015年9月4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宣佈,開放德邊境接納難民,德國已在三年間共計接納了150多萬難民,其中大多數難民均來自敘利亞、伊拉克、阿富汗、伊朗、巴基斯坦、索馬里等戰爭或危機國家。由於難民在語言文化、宗教信仰等各方面與德國人存在巨大差異,想要融入德國社會,順利參加職業培訓和進入勞工市場,對德語的掌握程度一直是十分關鍵的因素。

聯邦就業中心向媒體反饋,目前難民接受職業和語言培訓的情況也比較樂觀,目前在德接受職業培訓的難民人數共有二萬八千人,而自2017年10月以來,已經約有三萬五千難民在當地成功找到了學徒崗位。説明難民學習德語的項目進展情況也令人滿意。今年7月,登記尋找工作的難民人數是48萬2千人,其中也包括那些正在上德語班或社會融入班的難民。就業中心強調,尤其是一些未成年和青年難民,由於可塑性強,職業技能獲取和提升的空間較大,他們未來在德國就業市場的前景會非常好。

一旦越來越多的難民成功就業,生活變得穩定,德國境內因失業帶來的犯罪數量可能會下降。而那些積極參與職業與語言培訓的年輕難民,能夠做到融入社會,為經濟發展做貢獻,或許也可以起到積極的引導作用,一改人們對於難民的刻板印象。

難民可作德國勞動力的補充

就德國難民的就業議題,曾留學德國的鳳凰衛視時事評論員李煒接受《超訊》採訪時表示,「難民的成功就業與德國社會人口結構的特點密不可分」。

眾所周知,德國正面臨著嚴重的人口老齡化,而育齡女性的生育率只有1.5%,德國的人口問題遲早會影響到經濟增長,已經不是秘密。據加拿大一家數據機構測算,2019年德國60歲以上老年人數量將超過30歲以下年輕人,2020年德國可能就要進入人口負增長模式。

李煒認為,德國是一個典型的工業效率高且生活水準高的國家,不同於北歐斯堪達納維亞半島國家的高社會福利、低工業效率,也不像美國屬於低社會福利,但有著較高工業效率國家的代表,德國恰恰介於這兩種類型之間,無論是工資水準、生活質量、醫療體系、養老制度等各方面,德國都處於歐洲最領先的水準。「實際上,生活在德國,不工作也可以過得很好。」

德國的失業率長年保持在5%以內,是失業率最低的歐盟國家之一。因此,很少有德國人願意從事當地一些人們普遍認為比較低端的行業,這也導致了德國勞工市場出現勞動力短缺的狀況。這使德國從上世紀60年代開始便大量引進至少200萬土耳其人做勞工。

土耳其裔成為德國今天最大的少數族裔。據德國外交部提供的資料,德國境內有近300萬土耳其裔人(其中有130萬人為德國籍)。整個德國生活著1640萬擁有移民背景的人,約佔總人口的20.3%。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今日在德成功就業的難民,仍然像過去的土耳其勞工一樣,大多從事著低端行業。李煒說:「很多湧入德國境內的難民是完全沒有接受過任何教育的,很多人基本什麼技能都不會。會理髮、開車可能已算得上是他們中最有技術含量的。」他回憶,多年前自己在德生活期間就曾發現,當地的鑄造行業以及垃圾工人基本上都被中東面孔的移民壟斷。

李煒提到,德國近年來人口出生率從負增長到正向增加,也可能與新移民中青壯年人口的補充密切相關。在這點上,對德國可能並不算壞消息,難民或許可以作為德國內部勞動力短缺工種和行業的補充,也會一定程度上改善當地的人口年齡結構。

難民問題仍是挑戰

雖然聯邦就業中心的數據呈現出難民融入德國社會的積極態勢,但是難民為德國帶來的社會問題一樣不可忽視。三年前,默克爾敞開國門,準備接納難民時的那句名言「我們能做到(Wir schaffen das)」一度變得飽受爭議。

近年來,部分地區不斷惡化的治安以及頻頻發生的犯罪事件,也讓默克爾政府不得不 重新審視難民政策,加強設限。難民問題給德國社會帶來複雜矛盾還引發了當地民眾規模浩大的示威遊行,甚至不斷影響著民眾的政治觀念和國家的政治選舉。9月9日,德國內政部長澤霍費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仍表示,移民問題是「德國所有政治問題之母」。

對此,李煒認為來自不同民族、帶著不同宗教信仰的難民進入德國,在當地形成自己獨特的社區集群,必然會導致社會的割裂。但是這種社會矛盾是否會被激化,完全取決於社會經濟的發展狀況。如果保持經濟繁榮,難民就業機會增加,則會暫時較為穩定;反之,如果經濟衰退,失業率上升,處於社會底層的難民便會感知敏銳,造成矛盾激化,進而導致更加嚴重的社會動蕩。■

(Visited 45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