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到豪華遊輪,我們會聯想到電影《泰坦尼克號》中露絲和傑克的相遇,《海上鋼琴師》中男主角1900在遊輪裏被撿獲,成長為了一名天才演奏家,也是在這艘輪船上,某天他透過舷窗瞥見了心儀姑娘的側影,短短幾十秒讓他終身難忘。在西方電影中,遊輪仿佛是浪漫、自由、財富的象徵,這個鋼鐵鑄造的龐然大物會將人們帶到海面,與陸地上的生活暫時隔離。我們可以穿梭在遊輪裏的各個空間,時而遠眺大海,時而回望陸地。

當豪華遊《海上鋼琴師》中男主透過遊輪上的舷窗瞥見了匆匆經過的女主

成長於巨輪艙底的1900成長為了一名天賦異稟的鋼琴演奏家,他與這艘船和演奏廳裏的那架钢琴已融为一体

“諾唯真喜悅號”在中國慘遭滑鐵盧

國外眾多遊輪公司熱衷於開發全新航線,將浪漫奢華的氛圍帶給世界各地的遊客,接下來我們要講的是一艘名為諾唯真喜悅號的遊輪。

正如它的名字和外形一樣,喜悅號遊輪是諾唯真公司專為中國消費者打造的豪華遊輪,潔白的船體被五顏六色的祥雲覆蓋,公司試圖將奢華閑逸的遊輪體驗裹上東方紅的外衣輸出給中國消費者。

1941元的低價船費裏囊括了吃喝玩樂全套服務。作為諾唯真全新的Breakaway Plus級別遊輪,總噸位167,725噸,最大載客量4,930人,設有1,925間奢華客房,於2017年6月28日自上海開啟首航。喜悅號率先推出的航程為四天、五天及六天,覆蓋亞洲多個令人神往的目的地,提供“海上頭等艙”遊輪體驗。

被極具中國特色的祥雲圖騰覆蓋的諾唯真喜悅號遊輪

诺唯真喜悦号内部

遊輪上的精美餐飲

 

诺唯真游轮上的双层卡丁车,体验蓝天碧海上的速度与激情

然而,喜悅號運行時間剛滿一年,諾唯真公司卻宣佈退出中國市場,其發佈的官方公告上宣稱此次調整是公司整體戰略所需事實難道真如其官方說辭嗎?內部人士透漏,是中國遊客,尤其是中國大媽吃垮了諾唯真!

請看一組數據:

喜悅號100%的塑膠製品都會被回收再利用。遊輪離岸12海裏且時速超過6節時,粉碎過的食物以及淨化過的廢水會被投入海中。

在5天的航程裏,消耗約60噸肉類及禽類,20.5噸魚類,7噸西瓜、1噸香蕉、11噸土豆、5萬2千個雞蛋以及750加侖牛奶……,其他諾唯真遊輪上的肉禽類消費僅為十幾噸。

爭相搶奪食物的中國大媽們,活生生吃倒了一艘美國遊輪

美國人忽視的中國忽悠文化 “了不起”的中國大媽

這一事件裏蘊含了兩個中國特色,首先是“中國忽悠文化”,其次是“中國大媽”群體。一提到中國文化,老外首先會想到關係,美國人在中國做生意首先要打通政府、民間各類關係,只有將任督二脈完全打通,“山姆大叔”才能賺走中國人錢包裏的錢。世界第六大迪士尼樂園登錄上海前,以羅伯特•艾格為首的迪士尼團隊與上海市政府交涉長達三年之久,最後成功圈地,在魔都搭建起了米奇樂園,為了討中國消費者關心,中國元素在上海迪士尼隨處可見。

上海迪士尼樂園裏身穿中國特色唐裝的米奇和米妮

這一次,諾唯真公司的美國高層認識到了在中國做生意打通關系的重要性,也巧妙運用了全球化與本土化結合的經營方式,成功吸引了中國遊客。

諾唯真喜悅號邀請中国人气明星王力宏做代言人

遊輪裏的棋牌室加入了中國特色“麻將”

然而,令美國人萬萬沒想到的是他們打通了關係,打造了這艘“中國風遊輪”,卻不理解中國的“忽悠文化”,以為以低價便宜上船就可以吸引高額消費。

“忽悠文化”最早出現在作家餘華的《十個辭彙裏的中國》,按餘華的說法,“忽悠”最初的意思是飄忽不定,比如漁船隨海浪起伏,樹葉在風中搖曳,之後成為了中國東北地區的俗語,被趙本山的喜劇小品《賣拐》帶紅。餘華說,在今日中國,“忽悠”一詞的江湖地位可與山寨相媲美,因為“忽悠已滲透到了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筆者十分贊同。大大小小的忽悠隨時會迎面撲來,一旦你貪小便宜或不掌握完整資訊,忽悠很容易就找上你。

如果倒過來。高票上船,船上便宜消費,免費自助餐廳,仍然可以吸引貪便宜的中國人。

另外,這一次諾唯真退出中國市場也再次將“中國大媽”推入大眾的視野。有些媒體報導中用到這樣的標題“中國大媽吃垮豪華遊輪”。

 2018年7月《華爾街日報》專門造了一個英文單詞“dama”來形容中國中老年女性群體,一說到“中國大媽”,很多人會想到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廣場舞、碰瓷兒、公交地鐵搶座…等負面新聞,近幾年,中國遊客的素質有所提高,不過依然時不時傳出一些不和諧的聲音和畫面,一些網友被少數不文明人群所代表感到憤慨。一些中國大媽在國外不文明行為事件更是屢屢引爆網路,成為大眾討論的話題。不管是她們在公共場合大聲喧嘩、跳廣場舞擾民、買東西的時候占小便宜、衛護熊孩子不講道理胡攪蠻纏等等,都能迅速引起很多不明群眾的集體聲討。

各類中國大媽

吃霸王餐咬人的大媽

2017年6月,一位大妈在澳洲餐厅想吃霸王餐!遭拒后反而把服务员抓的遍体鳞伤…

悉尼旅遊不僅采花還占道的大媽

2018年5月,每日郵報發佈了一篇關於中國遊客悉尼占道采花、嬉戲打鬧的報導。

在悉尼采花占道的中國大媽

在悉尼采花占道的中國大媽

在外國媒體眼中,中國大媽代表著驚人的購買了和中國遊客海外遊的不文明行為的縮影。有些時候,我們也不能以偏概全,比如這位名為Og Ma的中國大媽非常酷,其經營的潮牌店不僅受到紐約年輕人的追捧,她的出現也刷新了不少人對中國大媽的刻板印象。

這位中國大媽有點“潮” 譜寫紐約地下時尚圈傳奇

Og Ma本名姓謝,上世紀80年代的時候在深圳市工商局安安穩穩當國家幹部。如今她是紐約街頭潮牌圈中大名鼎鼎的Og Ma,以倒賣Supreme聞名。Og是Original一詞的縮寫,在街頭文化裏代表首次發行的的正版產品,Ma(媽)則是對50多歲的謝女士的親切稱呼。在紐約這個時尚聖地和文化熔爐裏,這個一直打零工、英文也不流利的中國移民,在兒子的幫助下成為世界各地Supreme粉絲心中貨最全的賣家之一。

Og Ma在她紐約唐人街店裏和顧客合影。她時髦的形象刷新了不少人對中國大媽的印象。 UNIQUE HYPE COLLECTION

時髦的Og Ma刷新了不少人對中國大媽的印象。獨特的形象定位營造出的反差感,讓她成了美國社交網路的網紅,在Instagram上,她穿著各式Supreme限量款的照片吸引了17萬粉絲。照片裏的她總是做著“yeah”的手勢或者招牌式的面無表情,有時候身旁還站著她從未聽說的明星客人。“唐人街有個中國大媽賣Supreme,她什麼都有,”一個Supreme常客盧夢雨告訴我。她在三藩市留學,趁來紐約玩的時候來Supreme官方店外排隊,說起Og Ma時,她的語氣像是在談論圈內的傳奇。

“我一直知道自己想做生意,但是從沒想過我會賣這個,”Og Ma說。

Og Ma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在深圳市工商局当国家干部。如今她是纽约街头潮牌圈名人,以倒卖Supreme闻名。 UNIQUE HYPE COLLECTION

從Og Ma身上我們感受到的不是一般上了年紀的美國移民對於這塊嶄新土地的恐懼,這位中國大媽會英語、能和五湖四海的年輕人達成一片,不畏年齡,勇敢融入新環境,為自己人生增添光彩的同時,也給紐約地下商城帶了一股中國傳奇風。

從一起外國遊輪退出中國事件,我們能夠管中窺豹地發現很多問題。外國商人苦於中國各種潛藏於深層、永遠琢磨不透的文化,但這塊土地和駐於其上的人民卻吸引著一波又一波的外國商人來到這塊東方土地尋找財富,願往後的中國能有更多的Og Ma式的中國大媽,外向型地傳播有態度的中國文化和中華精神。

 

 

(Visited 4 times, 4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