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報導】三月下旬,美國總統特朗普曾在演說中表示,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已敗走敘利亞,美軍或會在短時間內宣布任務完成。可是,以此組織之名所發動的恐襲,近月仍可見於阿富汗、伊拉克、俄羅斯(車臣地區)、巴基斯坦和菲律賓等地,續以化整為零的方式,宣揚極端思想。相較2015年,儘管現時ISIS所控制的領土已大減將98%,但此並不意味着這個曾經橫掃中東的恐怖組織,已復興無望。相反,穩建的資金鏈和多元化的「商業模式」,或令組織可像塔利班一樣,待美軍撤出後再度活躍。即使現時ISIS已在新聞中消聲匿跡,但亦難言是徹底敗亡。

全盛時期富可敵國 偷呃拐騙樣樣齊

作為史上最大規模的恐怖組織,ISIS的累積財富曾高達逾60億美元。若將此數字轉化成GDP來表述,其經濟實力大概相等於歐洲小國列支敦士登和摩納哥,或是非洲國家馬拉維。2015年,ISIS坐擁伊拉克和敘利亞半壁江山時,其「融資策略」主要是建基於領土控制,做到財務自給自足和「產業多元化」,而非像早年由拉登所領導的阿爾蓋達般,須依賴個人和團體的捐款。

總體來說,ISIS主要依靠兩大財政收益:一、出售(偷運)石油;二、「地方稅收」(保護費)及充公財產(掠奪)。2015年,組織在敘利亞(主要位於Deir ez-Zor、Raqqa和Hasakah地區)和伊拉克分別擁有15和10塊油田,估計總產量約為每天40,000桶。不過,由於ISIS無法從正當渠道出口石油,故組織當時把售價定於每桶15至45美元不等,以刺激黑市需求。可是,自2015年俄羅斯出手介入敘國內戰,ISIS的石油收益已從2014年底的估算超過10億美元,下降至2015年的6億美元。

不過,誠如一家多元化的企業,ISIS還「開闢」了其他不受地理限制的收入來源,當中包括敲詐、勒索、綁架、搶劫、盜竊、走私毒品及販賣古董。有報告指出,敲詐、勒索是2015年ISIS融資的主要來源,並為該組織帶來約8億美元的收入(佔全年收入約33%);在「稅收」方面,除了宗教稅(zakat)外,基本上任何生活在ISIS領土的居民(約800萬人)都受新稅項所影響,當中有對兩國公務員所徵的「工資稅」、貨車進入領土的「入境稅」、農業稅、「經濟活動和入息稅」、「保護稅」等等,種類繁多;另外,伊斯蘭國近年亦有從事「文物買賣」業務,2015年的「營業額」更高達3,000萬美元。雖然在新聞上偶見ISIS摧毀文物遺址,又宣稱要拆除雕像和壁畫,但事實上,該組織卻私下將具價值的文物收藏,再經土耳其、約旦等鄰國偷運出境,在黑市轉售圖利。

恐怖組織「社團化」 恐襲風險仍存在

美國聯軍特使麥格古克(Brett McGurk)曾在Twitter上揚言,該恐怖組織的「假哈里發」即將滅亡。儘管現時大部分領土已被收復,使ISIS難以再靠開採石油和天然氣籌集營運資金,但據一名伊拉克議員的資料顯示,自伊斯蘭國敗走摩蘇爾後,組織同時從伊拉克和敘利亞撤走約4億美金,並透過不同的部落領袖或商人,投資到當地「正當業務」,如開設汽車經銷商、電器店、藥房和貨幣兌換店等,令組織有足夠的資金繼續營運,吸納更多「合作夥伴」。

軍事上,伊斯蘭國仍未停止攻佔領土。在敘利亞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暫停軍事行動,攻佔敘利亞城鎮Deir Ezzor之際,ISIS正積極重組軍力。按聯合國安理會本年七月的報告,該組織已重新掌控敘利亞東北部的部分油田,並續開採石油供給其戰鬥機補給,並出售到當地黑市;另外,報告又指現時在兩國境內,仍有約二至三萬名伊斯蘭國的成員留守(另外還有三至四千士兵在利比亞),當中更有不少是「活躍的恐怖主義將領」。因此,即使ISIS在軍力上已沒有聞風喪膽的攻城力量,亦難言是「威脅已消除」。

早前由美國財政部牽頭的工作會議中,亦有討議如何防止ISIS藉戰後重建工程獲利。伊斯蘭國的前身——阿爾蓋達伊拉克分支,在2006年至2009年間已有前科,勒索了不少當地的建築公司和企業。隨着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重建工程陸續開展,可預期伊斯蘭國亦會有意走回舊路,嘗試於當地官員建立聯繫,在供應鏈上安插心腹,掏空重建費用,確保穩定的資金流。

到底,ISIS會否東山再起?從美軍攻打阿富汗一例可見,美國的反恐戰不但無法達成最初的戰略目標,消滅阿爾蓋達,更反而泥牛入海,變成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結果更要與當初的意欲推翻的塔利班政權舉行和談,商討戰後安排。畢竟,除了國內反戰聲音高漲外,美軍在技術上也難以打一場沒有完結的戰爭。

現時,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兩條戰線上,美軍不但無法在伊拉克建立穩定的政權,在敘利亞戰場上更全部處於下風,難以翻盤。不過,即使外國勢力從兩國撤離,戰爭所留下權力真空,使兩國的中央政府在群雄割據局面下,難在短期內實施有效管治。這變相或為伊斯蘭國提供契機,逐步藉現有的業務重新立足,鞏固地方勢力範圍。雖然現時難以判斷ISIS能否東山再起,但至少其豐厚的財政儲備能成「寒冬」的燃料,從正當業務上掌控當地居民的生活,繼續傳播極端思想。

(Visited 3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