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01】香港擁有一大片石屎森林,但港人要在廣袤之間尋方寸立身之所,難度堪比登天。房屋置業階梯已朽,幾百萬人在「樓海」中艱苦尋覓安身之所,劏房戶等公屋、租戶等買樓、業主等供完樓,「樓奴」都在等一個改變命運的機會。

在畸型的樓市形態,香港人就算努力儲蓄,亦未必能夠「上車」。

阿俊(化名) 大學精算系畢業,現職保險分析師,與任職公務員的太太每月收入合共逾6萬,未到30歲,他們的儲蓄已過百萬,躋身中產一族。但他卻說「上車」之路遙遙,眼見心儀屋苑樓價升幅超越負擔水平,一個兩房單位首期已要200多萬,慨嘆中產是社會被忽略的一群,公屋、居屋與自己無緣,「大家都係等樓價跌嘅一日。」

大學就讀精算系、現從事保險分析,28歲的阿俊每月收入約4萬元,比起香港打工仔每月收入中位數只得1.68萬元,可謂遙遙領先,不少人會形容他是「人生勝利組」。不過,他說自己和普通香港人無分別,不會出入高級餐廳、也會搶平價機票淡季去旅行,平日只穿便宜的T恤、牛仔褲。

今年初他與相識多年、任職公務員的女友共諧連理,婚禮一切從簡,只是去鄰近的台灣拍攝婚照。

港人為「住」要去到幾盡?

倆口子的月薪加上來已超過6萬元,現時租住大角咀私人屋苑的兩房單位,月租約兩萬元,佔總收入約三成。阿俊笑稱,自己未做「樓奴」前已做「租奴」,「如果搬出嚟,都預咗人工大部分去咗『住』。」

他指,剩餘的七成薪酬,當中一半給予雙方父母作家用,倆夫婦每月儲大約萬多元作「上車基金」,幾年間已累積約100萬元,成為市民口中的「百萬富翁」。

生活水平不俗,理應過著更理想的生活,阿俊卻說,香港樓價高,人人都是受害者。

阿俊批評香港樓市瘋狂,要「上車」絕不容易,「香港樓價水平,就係一個接受唔到嘅水平囉!」他指,現時樓齡較新的一個400呎二手單位,動輒索價800萬至900萬,「係好離地嘅價錢。」他形容,自己是「窮富翁」,有一份高薪職業、坐擁百萬資產,卻連最基本的置業夢都滿足不了。

兩房單位 首期要「兩球」  

他與太太心儀大角咀私樓單位,但近年呎價徘徊1.4萬至2萬元,於是放眼較遠的新市鎮如沙田第一城,樓價水平卻直逼九龍,「無論單位幾舊都好,售價都係不斷破頂。」在承造最多6成按揭的限制下,他估算首期最少需要200多萬,遠離負擔水平,「仲要未計裝修,係一個好誇張嘅支出。」

阿俊不諱言將上車目標放在樓齡10年或以上的私樓單位,除了因為價格問題,亦因為擔心新盤入伙後,出現裝修紕漏、建築質量欠佳等問題,他指買樓是人生中最大的一項投資,承受不起更多的風險。

樓價一年升一成 打工仔追得上樓價?

他認為中產是社會中較被忽略的一群,公屋、居屋與他們無緣,只能每年交稅和指望政府退稅,即使政府日後推出首置上車盤,他亦坦言難抱太大期望,「都會想申請,但要睇單位供應,如果只有千幾個,成效都係杯水車薪。」

阿俊指未畢業時已定下買樓目標,並且開始儲蓄,原以為只需幾年便可支付首期做業主,但近年樓價升勢不止,「一年升咗一成,即係又要儲多啲。」人生只剩下與樓市競賽,他笑稱,「大家話儲錢等首期,可能都唔相信儲完可以上車,而係等緊樓價跌嘅一日。」

若以一至十分形容置業的重要性,阿俊不消片刻就說九分,「結咗婚,都係想以後生活安定。」坐擁百萬資產、高薪職業,但他只想滿足平凡心願:有安居容身的地方,與太太育有小朋友,不用每隔數年就因加租而搬屋。

要實踐置業夢想,新一代靠「父幹」成家立室,阿俊對此不置可否,「我唔希望係咁,始終我嘅家庭唔係好富裕,父母都要生活,我諗唔到原因點解佢地要去支持我,去買幾百呎嘅磚頭。」方塊磚頭堆積成一個家,但香港人窮盡畢生,又是否能買來安逸?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