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城靖江市,改革開放40年,市場經濟引領下,民營經濟成為主力,超千億的GDP規模,都由民營企業創造。民營企業家稱,一靠政策引領,二靠市場經濟,三為法治法規。

江蘇張氏紡織有限公司女工

位於中國華東,江蘇省長江下游北岸的靖江市,改革開放以來,經濟發展如滾滾長江源源流長。這個60多萬人口的小城,2009年進入中國最發達100縣(市)行列,列第34位;2012年全國縣域經濟基本競爭力百強縣,靖江排名第29位;2018年,靖江GDP超千億,成為長江下游江北地區一流強市,領跑江蘇省長江以北各縣市。這樣的成就,如此天下,就是由靖江的民營企業打下的。

在市場經濟的旋律下,創造靖江財富的,除了水廠、污水處理以及長江輪渡等少數幾家企業屬公有,其它的都是民營企業。民營經濟一直都是靖江經濟的支柱,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發展壯大,佔到全市稅收總量的85%左右,從業人數佔到66%左右。近三年來,靖江民營企業戶數每年增長1500戶,保持12%左右增幅。目前,民營企業已達18565戶,是靖江經濟發展的核心競爭力。另外,靖江個體工商戶超過45000戶,也是靖江經濟發展的主要力量。

中國走向市場經濟,靖江發展,只有民營經濟這一家。

2018年1至6月,靖江新時代造船、揚子江船業、南洋船舶三大船企造船完工量實現49艘共計532.9萬載重噸,接近上年全年,同比上升44.4%,佔全國總量的28.3%;新接訂單61艘共計889.4萬載重噸,同比上升384.9%,佔全國39.2%;手持訂單共174艘計1953.5萬載重噸,同比上升67%,分別佔全國21.5%。民營造船,靖江在全國絕對有發言權!

靖江造船全國領先

根據全球領先的綜合航運服務供應商克拉克森公佈的截至2018年6月底的資料,排出了全球手持訂單排名前20的船廠、中國手持訂單量排名前20船廠、新簽訂單量排名前20船廠等名單,揚子江船業集團和新時代造船有限公司在排名中都處於領先地位。在全球手持訂單排名前20船廠、中國手持訂單量排名前20船廠的名單中,揚子江船業以131艘總計1185.8萬載重噸的業績名列全球第四、中國第一;新時代造船則以54艘總計795.5萬載重噸的業績名列全球第九、中國第三。在新簽訂單量排名前20船廠的名單中,揚子江船業上半年新接訂單24艘,位列全球第四位;新時代造船上半年新接訂單14艘,位列全球第六。兩大龍頭船企手持訂單和新承接訂單的高速增長,奠定了靖江造船產業未來可持續發展的良好基礎。走出的是一條獨具特色的民營船企轉型發展之路。

行業排名走在國際前列的民營企業,靖江有不少。江蘇亞星錨鏈股份有限公司創建於1981年,從一家小作坊發展成為年產近20萬噸錨鏈和海洋系泊鏈的企業。在生產、銷售和出口方面,連續多年名列國內同行第一。產品80%出口到世界50多個國家和地區,是中國船用錨鏈和海洋系泊鏈生產和出口基地,在世界行業內最大,最具有綜合實力的現代化企業。董事長陶安祥向《超訊》介紹,亞星錨鏈的產品被廣泛使用在國內外各類船舶、海洋系泊工程及軍事裝備上和著名公司,如丹麥「馬士基航運」,韓國「現代」和日本「三菱」等,被選用於代表當今世界船舶最高品質、超級豪華巨型遊輪「瑪麗王后2號」和「海洋自由號」,是國際著名品牌之一。由亞星錨鏈主導編製的國際標準ISO20438《船舶與海洋技術——系泊鏈》正式出版發佈,被國際接納成為行業制定標準的領軍者。

這家行業領先的靖江民企,甚至還把同行業的國有企業併購了。做大做強是企業的目標,靖江也不例外。靖江市委書記趙葉接受《超訊》訪問時表示,靖江這些企業的發展是為共和國國有經濟做了大量優質的補充,也是為全球經濟做了中國的貢獻。對靖江政府來說,履行政府的基本職能。像沿江產業集聚度比較高的城市,我們不去探討重大理論問題,政府政策引導,履行好效率、公平、穩定,就是最大的提升。趙葉強調,「政府的功能,就是公共服務,要不斷完善提升政府所必須具備的公共服務功能。」

靖江民營經濟立足以製造業為核心,以裝備製造、汽車零部件、造船及電機電器為主體形成的四大重要產業。事實上,改革開放40年來,靖江經濟結構轉型,民營經濟崛起一統天下,無非就是三大重點:政府政策扶持、服務;市場引導;法治法規。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靖江開始從農業、農村走出來,大量的以村辦或鎮辦的集體企業崛起,到九十年代,順應國家也是市場的要求企業改制,國有、集體經濟開始向民營轉變。靖江經信委高劍平副主任估計,靖江60%的企業都脫胎於集體企業,加上後來創業的,形成靖江民營經濟格局。「靖江的百優企業,大部分脫胎國有或集體企業這一塊。如果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市場機制的引入。」

改制是企業活力的源泉

改制不僅讓企業增添活力,也讓企業面貎一新。國有、集體的最後一任廠長、掌舵人成為企業老闆,企業活力由此而來。高劍平稱,靖江工業企業大概有6000多家,每年都有增有減,大量小企業關停。「規模以上企業,也就是應稅銷售超過2000萬以上的企業,靖江估計今年約有506家。其中銷售過億元的大概100家左右。」

江蘇張氏紡織有限公司創史人張志偉,是企業家的二代,他沒有從父輩手中接棒,而是自己新創建紡織企業,和父親一樣,主業做襪。這樣做,倒不是要與父輩試比高下,而是希望走出一條自己的路來。

江蘇張氏紡織有限公司總經理張志偉

書記支持民營經濟

接受《超訊》訪問的這一天,他剛走出市委書記趙葉的辦公室。張志偉的襪業越做越大,還有自己的物流和進出口公司,和趙葉書記約定商議靖江未來保稅、物流中心的發展規劃。本來約前一天晚上和書記見面,但書記出差途中,飛機晚點,書記打來電話稱晚上可能太晚回到靖江,所以又改約早上8點半。

面對《超訊》提問,張志偉沒有先要介紹自己襪業的慾望,而是深有感慨,作為市委書記,他規劃的專案,甚至考慮到十年以後的發展。「這就是靖江官員服務民營企業的態度。趙葉書記來自江陰,他不可能在這個位置上呆很長時間,但他必須為靖江企業發展的未來負責。這就是靖江民營企業生存的政府環境。」一個領導60多萬人口的市委書記和企業家之間零距離,這是一種新興的政企關係。

剛剛批准的靖江保稅區項目正緊鼓密鑼,今年9月要落成驗收。靖江需要營造獨特的區位優勢,利用保稅物流中心功能,來為靖江的經濟發展做更大釋放。張志偉合資了檢品中心,探討在海關關內檢驗直接出口的可能性。張志偉說,這種探索,目前在中國還沒有。作為地方官員,書記親自約談,張志偉認為,這就是一種關心民營企業發展的精神,而且還會給企業發展更多宏觀理念的思考:靖江用品質唱好這齣戲。

很難想像,就在傳統紡織業紛紛退出市場走下坡路,年僅31歲的張志偉開始了他的圓夢之路。襪子是他的單一產品,開始他的第一次創業之路。如今,不僅襪子等貼膚產品做得風生水起,還依托智能織襪繼續延伸產業鏈,不斷打造集物流、檢品、分撥、倉儲和大數據等為一體的一站式服務現代物流分撥中心。

在分撥中心,通過大數據,可以從原料進入一直監控到銷售端的銷售情況。生產方可以根據銷售情況預先下單生產,發現銷售不佳的產品或會全線停產,減少店家的庫存。在江蘇張氏紡織集團的三個生產廠的八百台設備,平均每天的產量達到24萬雙襪子,這兒,每天都有幾十款新品打樣提供給生產部門。張氏紡織的產品目前80%外銷歐美、日澳市場,年銷售額超過六千萬美元。一雙小襪子在民營企業家手中走出大世界。

就在這幾個月,張志偉的第四間生產廠將誕生。這將是一個智慧化企業,它的效率會是同樣規模的現代工廠的十至十五倍,投產後按產量計,需要工人3000,但現在用工不超過300人。張氏紡織的未來工廠是生活和工作的結合。張志偉介紹,他的未來工廠有六個中心組成,包括智慧中心、監管監測中心、倉儲中心、製造中心、訂製中心和包裝中心。

創新,永遠是靖江民營企業的發展動力。

好環境引來更多民營企業

江蘇艾邦機器人技術有限公司在靖江成立不久。這個智慧團隊來自北方,之所以選擇落戶靖江,其中一個重要的理由是因為靖江的民營經濟發達,這個年輕的團隊相信,民營企業集聚之處,一定是最自由最有活力之地。總經理武大偉告訴《超訊》,在北方接觸國企較多,整體感覺是,民營企業整個資金反覆運算非常高效;而項目目標導向性強,國有大型企業對專案的週期性都很長,民企不同,其活力強。他們相信,艾邦的機器人更容易被民企接受,為民企服務。這就是他們選擇落戶靖江的市場理由。

江蘇艾邦機器人總經理武大偉

艾邦機器人產品為靖江當地企業量身定製,瞄準了兩個產業,一個是造船行業;第二個是汽車零部件產業。艾邦觀察靖江民企,90%以上面臨轉型升級,減少人工、提升效率、智能化管理是未來的方向,正是這樣的氛圍和市場環境使艾邦從北方找到靖江落戶,以開拓新市場。從紡織行業、傳統的製造焊接、汽車的零部件加工等,「預測僅本地市場的機器人需求大概是一年50萬台左右,未來的三到五年中,會達到兩百萬台以上,還不包括專用行業裏的一些能夠形成產品化的專用機器人。」

日本王子公司總經理清水先生(左)

這些年,有不少日資企業撤離了中國。在靖江投資落戶已經26年的靖江王子橡膠有限公司沒有考慮過要搬師離去。王子橡膠是日本獨資企業,生產鐵管中的防腐產品,1992年投資,2000年從原來的合資到獨資。200多本地員工,除工藝和技術由日本進口,其它都本土化了。每年6000萬的產值,早就收回了投資成本。總經理清水幸政負責管理這家在靖江的日本公司。他對《超訊》說,來靖江12年,每年回日本四、五次,總計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幾乎完全可以聽懂中國話。「還有四年,公司就滿30年了。前不久趙書記來參加公司搬遷新廠址慶典,他答應我,王子橡膠在靖江滿30年,公司門口的路可以改名為清水路。」清水幸政滿心期待!

 

(Visited 1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