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政權惡化 賈敬龍們該如何自救?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e4%b8%ad%e5%9b%bd%e5%bc%ba%e6%8b%86%e9%81%8d%e5%9c%b0%e6%a8%aa%e6%89%ab
在強調「依法治國」的中國,強拆現象遍地橫生

河北石家莊郊區農民賈敬龍,因為家族遭受打壓、婚房被強拆,導致女友嫁人、生活發生巨變,最後怒而殺死帶領強拆的村長何建華。法院一審二審均判賈敬龍死刑。中國法學界最近群起呼籲為賈敬龍免死。

近年來,隨著共產黨在基層的資源投入越來越少。縣級以下政權,逐漸轉移地方豪強家族手中。河北石家莊市長安區北高營村,在村長何建華被殺死後,他的兒子何志輝,很快便接任村長之職。何家在當地勢力龐大,據刑事司法學者劉紅博士調查,“高家營的陳、邢、鄭、黃、楊、何等姓氏,是明代初期隨軍屯墾定居於此的山西移民。其中的何家人從第十代起開始出任縣官,很快成為南、北高家營村的第一大姓。”當地顯然也呈現出了豪強把持的局面。

在基層農村,家族勢單力薄的人家,如何與豪強家族抗衡? “何志輝上任後,依然不肯汲取血的教訓,在花甲老人賈同慶夫婦和家里八十多歲的老奶奶的米麵油和養老金一直被停發的情況下,還把賈同慶名下的1套拆遷置換的房屋、原有房屋2層以上評估款和2畝多口糧地賠償款全部扣留,等同於明目張膽地通過公權私用、公報私仇的方式,斷絕了賈敬龍一家人的生計和出路。”(刑事司法學者劉紅:關於石家莊北高營村賈敬龍射釘槍案的實地調研)按理說,賈家唯有依靠法律了。

但是,當前中國,法律的公正性明顯受到底層人民的質疑。賈敬龍在庭審自述中說:“我從一個正常人生軌跡上拋離出來,我無心於理想、事業,我本以為結了婚就會像所有人那樣過上一種平實、溫馨的生活。然而一切背道而馳……,我一度跑到村北綠化帶裡嚎嚎大哭,身旁石太高速上汽車飛馳而過,我切身體會到什麼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我無力回天啊!……我都要逼瘋了,我一度患上精神強迫症,走路幹活時我不由自己咬牙叫出何建華的名字,每天都要多少回。”法律並沒有給賈敬龍討回公道的機會。所以,最後賈敬龍選了類似水滸人物式的複仇。

基層政權的惡化,令人憂慮中國社會未來的穩定。如果沒有法律的中立救助,很有可能會導致更多的賈敬龍站出來。清華大學法學教授何海波說:“私力復仇固然是對法治的挑戰,但它更是法治不彰的結果。如果權利能夠得到有效救濟,人們不會鋌而走險;但凡法治崩壞,必定復仇多有。 ”

本次事件中,很多人呼籲為賈敬龍免死,其中主要理由在於賈敬龍的自首意向並沒有受到法庭的認定。人們紛紛將賈敬龍與十四年前山西榆次的胡文海進行對比。同樣遭受村幹部的不公對待,胡文海怒而殺死村幹部及其家人十四人。賈敬龍並沒有走到胡文海的極端。是否應該區分對待賈敬龍與胡文海?這成了民意沸騰的重要原因。

法官判案,有自由裁決的空間,這個空間裡,究竟是向弱勢傾斜還是向當官的傾斜,在兩方都有一定司法支持的情況下,完全看他個人意志傾向於喜歡支持哪一方了。本次審判,法官完全站在了何建華一方,也完全沒有認定何建華所存在的責任。這在社會的弱勢輿論眼裡,有損法律公正性。

在一定意義上,賈敬龍案已經成為一個政治事件,而不單純是法律事件。此案的結果,必然對社會產生引導作用。當法官失去中立裁決的地位。是不是以後大家都只願做胡文海,而不做賈敬龍?因為同樣都是死刑。未來同樣採取私力救濟的人,該如何考慮付出與回報?賈敬龍“有仇必報”,只殺一人,便覺得報了仇。胡文海則覺得把當官的以及親人都殺了才算報仇。

一旦這個案子,對輿論產生偏差影響,很可能會加速基層出現惡性事件。最近中國剛剛經歷了對律師群體的整肅,失去律師抗衡的法官,未來裁決可以更加朝向當權者傾斜?很多人將賈敬龍的行動朝“造反”聯繫起來,大規模的造反未必會出現,但類似胡文海一類的血案卻很有可能出現。根本原因,就在於賈敬龍們,缺少了自救的機會。■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