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上台 中國須保持高度警覺

文/ 周東華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絕非偶然,並不是特朗普有多大能耐,而是美國需要變革。美國必需「破局」,破現有政治、經濟格局,以此修正日漸偏離正道的「全球化方向性」錯誤。中國崛起勢必引起美國關注而成爲其主要戰略目標,中國須冷靜認清特朗普潜藏的攻擊意圖,才不會進退失據。

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並不友好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將正式繼任美國第45届總統。曾經熱鬧非凡的「特朗普現象」,後來因成功當選而迅速轉爲充滿顛覆性懸念的「特朗普之謎」,就此也將逐漸揭開謎底。

「特朗普之謎」並不神秘,一是競選時的「奇葩承諾」是否會真正兌現?二是當選後的「候任行爲」究竟會産生怎樣的效果?譬如美墨邊境的「隔離墻」真的會建嗎?以减稅爲核心的一系列經濟政策是否實施?要求受美國保護的北約、日本、韓國等全額繳納保護費何時落實?組建「富豪雲集,將星閃耀」的內閣會對美國乃至世界發生怎樣的影響?「川蔡通話」是要顛覆中美關係40餘年基礎?選普京的鐵哥們蒂勒森出任國務卿是要「聯俄制華」?……

當全球政治家及國際戰略分析師們忙不迭地猜謎般研究著特朗普時,敏感的全球財經界卻已迅速做出了反應。最突出的現象,是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的當月(11月),道指、納指隨之同步創出了歷史新高。顯然特朗普「讓美國再度强大」的口號,刺激著財經界對美國未來形成了新的認識。

廿一世紀初的十餘年時間,對美國而言實在是衰落的年代。美國的債務依賴型經濟面臨的沉重負擔,直接動搖美元信譽以及由此建立的貨幣霸權體系。如果說過去卅年美國是以輸出美元霸權的方式推進著經濟全球化,那麽今天美元必須以收縮的方式,借助美元回流,防止美元根基的崩塌,重新鞏固美元霸權的基礎。正是債台高築的美國經濟與政府,以及戰後美國全球戰略導致的世界不平等與分裂狀况,造成了現今歐美爲主體的西方模式陷入重重危機,面臨巨大的挑戰和威脅。對此,11月16日奧巴馬在任內最後一次出訪時不得不承認:世界邁向全球化的方向必須修正。

作爲世界邁向全球化始作俑者的美國,因此必須首先變革,而且是從「方向修正」意義上徹底調整全球化戰略。「二戰」後七十餘年的美國全球戰略終於走到必須調整的十字路口,從此意義分析,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絕非偶然,並不是特朗普有多大能耐,而是美國需要變革。所以,特朗普是否能擔負起「讓美國再度强大」的使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美國必需「破局」,破現有政治、經濟格局,以此修正日漸偏離正道的「全球化方向性」錯誤。這一特徵可從特朗普執政內閣組成名單可以看出,他拒絕「政治正確」的傳統明星政治家入閣,便鮮明地展露其執政方式要破「政治正確」之局的趨勢。認識這一背景,是理解「特朗普之謎」的基本前提。

 

孤立主義:美國的回歸與重建

孤立主義政策曾經使美國在獨立戰爭後獲得了長期的穩定發展,尤其在廿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中獲利頗豐,最終造就它真正的世界强國地位。然而「二戰」期間隨著美國的崛起,其逐漸改變了長期奉行的孤立主義政策,開始了全球擴張的步履。這一擴張進程已持續了七十餘年,美國也從超級强盛步入了目前的困境。拿什麽拯救?重回美國的孤立主義傳統。由此「特朗普之謎」的思想基礎顯然源自美國立國時依托地緣特徵建立起的孤立主義傳統。

但是時代不同了,曾經的孤立主義傳統,除堅持其基本原則,即美國至上的國家主義意識之外,在特朗普執政理念中更賦予了不少具有當代特徵的內涵。其一,今天的孤立主義已再是單純的「獨善其身」的自我修復,而是以遏制或擊潰某一潜在對手爲目的的具有「敵對性」的孤立主義。自美國重返亞太戰略推行以來,美國全球戰略的遏制對象已明確轉爲中國。維護全球霸權,作爲美國的核心利益所在,特朗普不可能有任何動搖或改變。從其競選策略與候選行爲中,很容易發覺政策指向始終晃動著一個「影子對手」:正在崛起的中國。

特朗普的政策指向疑似針對中國

其二,傳統孤立主義側重政治、軍事和外交手段的策略,今天更會以經濟貿易保護主義爲基本保障。特朗普在闡述上任100天執政計劃時,表示將會在上任的第一天,發布總統行政令,退出「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在競選中還宣稱要撕裂NAFTA(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退出WTO(世界貿易組織),推行貿易保護政策,向中國徵收45%進口關稅,高築貿易壁壘等等。也可看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一定會全力運用其得心應手的經濟貿易手段推進「特朗普式孤立主義」。

其三,全球化條件下的孤立主義不可能回歸「自我孤立」的立場,即採取限制與外界的交往、結盟等策略,只能是通過國際關係的再平衡,尤其是大國間關係的再調整爭取獲得最便捷與最實際的利益。特朗普選定埃克森美孚公司首席執行官蒂勒森爲國務卿,隱約可見,將以全新能源戰略撬動「中、美、俄」三國關係重新組合的執政前景。

當發達國家採取孤立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的時刻,中國作爲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卻開始了積極推進全球治理的倡議,借助「一帶一路」、亞投行等與世界各國良性互動,爭取實現各國共贏。並在G20杭州峰會、APEC利馬峰會提出了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共同建設互信、包容、合作、共贏的國際關係,繼續努力推進開放型世界經濟,反對保護主義,促進全球貿易和投資。

 

新動力:中國參與「全球治理」

短短卅年,世界格局發生了180度大翻轉,曾經的全球化推動者,發達國家紛紛轉向保護主義、孤立主義;而當年被指責爲封閉的中國卻成了今天「逆全球化」中推進世界經濟開放的新倡導者。

「二戰」後的七十年間,美國憑藉金融、經濟、科技、軍事優勢在冷戰中終結了蘇聯政體,卻又在經濟全球化中促成了「中國崛起」。有研究者將此現象比喻爲歷史上曾經發生的「英美換崗」,即從英美兩國的貿易政策演化史,分析隨著國家實力由弱走强再盛極而衰,在貿易政策演化上體現爲貿易保護主義向貿易自由主義演化、再向貿易保護主義回潮的基本路徑,由此論證中美之間的實力轉換。可是,應該看到雖然崛起的中國正在迅速發展,但與美國及世界强國的真實實力相比,各方面仍有著巨大的落差。歷史上的「英美換崗」現象並不適用於今天的中美之間的戰略轉換。

雖然,中國的崛起和正在發生的變化,是中國的優勢和機遇,但也勢必引起「特朗普式孤立主義」的高度警覺而成爲其主要戰略目標。因爲,世界大國間的戰略格局變動,往往是美國戰略轉向的基本動因,特朗普也同樣如此。其在「競選」與「候任」中的言行,無論貿易經濟或是國際戰略, 多與中國的發展有關。如果不能冷靜地認清「特朗普之謎」潜藏的攻擊意圖,中國就有可能將眼前的主動化爲被動,優勢轉爲劣勢,從而喪失良好的歷史機遇。所以,一個需要高超政治智慧的時代正在中美兩國間開啓。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