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時代下,誰在散播落寞的情緒?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唐納德·特朗普確定當選下一屆美國總統以來,時間嗖一下來到三個月後的今天。9天以後,這位保守、喜歡「大放厥詞」的新總統就要登台,那位尊崇自由主義,充滿精英做派,試圖消解種族偏見的巴拉克.奧巴馬總統就要卸任。

美國政治正如八年前那樣和平交替。

2008年,一個新時代開啟,進步思想的人總會帶有革命般理想,譬如為婚姻權利帶來更平等的可能,為2000萬人享受醫保(Obamacare),這統統都實現了,但餘留的殘酷現實投射出的黑暗似乎比奧巴馬本人皮膚的顏色來得要更深一點,奧巴馬在告別演說(farewell speech)中強調,如今美國的民主面臨四大威脅,是貧富差距、種族分化、極化政治和美國自身對民主現狀的自滿。

很久前,具有強烈民粹主義的美國人就企盼這一天的到來,如今這一批人卻猶如一股巨浪拍擊著另一撥人走向陰影。一位身處陰影中的人是這樣想的——「我想我有點傷心,」來自芝加哥美髮沙龍的理髮師安東尼奧.科伊在近日接受美國《紐約時報》的訪問時說道。

 

失落的城市:孕育奧巴馬的芝加哥

事實上,這種「傷心」在某種程度上卻是對奧巴馬的盛讚。《紐約時報》在一篇新近報導中指出,奧巴馬開創的時代贏得了芝加哥人的讚揚,在這個奧巴馬出生的地方,名為阿黛拉.賽佩德在受訪時這樣說,「我覺得不管怎樣,我們得到了好處。但我知道,所有好的事情總是要結束的。」

這個時代正式終結於2017年1月7日。這是一個週六的白晝,在接近零下18℃的芝加哥街頭,市民們冒著風雪紛紛走出家門,前往奧巴馬演講的場所麥考米克會展中心(McCormick Place),人們洶湧如潮來到會展中心門口,那盛大而莊嚴的場面一如八年前奧巴馬初出上任時。改變的是,那些過往被自豪情緒包裹的芝加哥人如今都在傳遞著一種失落,眼下,這個誕生美國總統的城市從未有一刻像現在這樣如此落寞。

2008年,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以「變革」和「夢想」為口號,邁著紳士的步伐入主白宮,這座由非裔、亞裔、白人等多個種族有機機構成的芝加哥被他個人的光芒照亮,此後光芒一直籠罩著這座城市。2012年,奧巴馬以「前進」為口號成功獲得連任,這兩個時刻都讓芝加哥這座歷史悠久的城市更為耀眼。如今,奧巴馬即將離去,聚焦在芝加哥的鎂光燈是否也要熄滅了?

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總統奧巴馬

是的。《紐約時報》指出,在特朗普上任後,由芝加哥往華盛頓白宮的升遷通道會被關閉。奧巴馬八年任期內,芝加哥誕生過兩位高級顧問,兩位內閣成員(商業部長和教育部長),一位經濟顧問,一位早期的白宮社交秘書,這種升遷將在特朗普時代不復存在,甚至,從這裏走出去的奧巴馬在卸任後也不會再回到格林伍德大道的房子,他們一家正等待幼女在華盛頓高中畢業,然後這一家才為「未來奔向何方」做出決定。

這座城市的人會怎樣理解這位不會回到家鄉的卸任總統?是失落、鄙夷抑或憤怒?統統都不是,在一位53歲的校車司機給出的答案中,潛藏得更多的是某種關切和祝福——「不,他不會回來了,他也不該回來。不管他去哪都會被人認出來,」她繼續說道,「就像你的孩子,他做完了他的事情。他做了他能夠做的,你現在要送他畢業,讓他到更好的地方得到更好的東西。」

這溫暖的說辭烘托了整個冰冷的芝加哥,但微弱的安撫對於另外一群正面臨險境的人來說卻是微不足道的。在特朗普政府完全承接美國之前,甚至之後,更多的恐懼還籠罩在無數人的身上——那些可能會被特朗普擊退的移民,那些以訪問學者身份走遍美國,試圖拿到綠卡的人以及那些少數族裔都在等待一個不確定的結果…….

 

川普萬歲標誌出現,驚恐的亞裔學生

還有更多的不確定。

最近,一位中國籍學生給《紐約時報》遞信,痛陳特朗普時代到來前夜,她周邊彌漫的那些仇恨情緒和暴力行為。有人將納粹標誌卐和Heil Trump(特朗普萬歲)並排在一起,以彰顯某種仇視和「反自由主義」。而美國南方貧困中心的統計數據顯示,僅在2016年11月9日至18日的十天時間裏,多達140起仇恨事件席捲了美國高校。

公開的仇恨事件正在來臨。在紐約街頭,一些本土主義擁護者面對中國學生,高喊「滾回中國」,這讓許多崇尚自由、包容、開放等西方核心價值的中國人愕然,也集體陷入迷思。當民粹、本土主義泛起的時候,與之對立的反抗情緒正具象為一次次行動,反民粹的人們走上街頭,通過示威遊行宣告自己對當下的不滿,這些人也嘗試寫聯名信,要求侯任總統特朗普譴責這種行為,但目前還未看到太多效果。

 

如何理解特朗普和他的時代?

去理解特朗普這樣一個反建制的政治人物是理解美國新時代的一把鑰匙,但在這個多變、富有挑釁性格、不遵循常理的人面前,很多人在通往這條理解的道路上卻還沒轍。譬如,特朗普在競選演說中曾嚴厲指責中國為貨幣操縱國,並指若獲得總統職位,將對中國產品徵收45%的關稅。但他近期又和中國阿里巴巴CEO馬雲商討貿易合作,在馬雲允諾將為美國創造100萬個就業機會時,中美兩國又打開了一個寬闊的合作空間。

特朗普和中國阿里巴巴CEO馬雲商討貿易合作

在特朗普當選不久後,美國哲學家康奈爾.韋斯特(Cornel West)曾在英國《衛報》上發表文章,認為川普時代的來臨宣告 「美國新自由主義時代即將終結」。在新自由主義主導世界的幾十年來,「市場決定一切」,市場塑造政治、文化等思路成為世界走向的主旋律。但在同一問題上,半島電視臺又發出了不同的聲音,認為川普時代則把美國新自由主義時代向前推進了一步,是「某種種族民族主義和新自由主義的結合」。

特朗普和他的時代給政客、學者等一眾人造就了迷惑,而特朗普本身卻也為我們提供了理解這個世界另一個階段的視角,但現在,我們似乎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靜待他的到來。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