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政治穩定要排第一位

專訪:全國人大常委會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廼強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劉廼強參與了這次人大常委會的釋法工作。他對《超訊》表示,釋法不得已,很倉促的但是必要的,因為保證香港政治穩定是第一位的;中央也借此發出一個信息,即港獨是底線,不能踩線,因為港獨破壞香港穩定,沒有穩定就沒有發展。他指出建制以前的對手是泛民,現在則是泛本土派。

 

香港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廼強

儘管曾經是香港政治團體匯點創會會長,是當年「民主回歸派」的旗手,但劉廼強與一些反對彭定康政改的會員脫離匯點、匯點其餘成員隨後與港同盟合併為今天的民主黨後,他從此不屬於香港任何政治團體。活躍在香港的政治舞台,劉廼強堅守著自己的立場和價值觀,是以手中那支筆為利器,犀利地評述香港時政而出名,成為「政治」人物的。

較早走在香港民主政治之路,更因為他辛辣的政治評述戳痛時弊,又是香港政治評論的獨行俠,有人憤憤地稱劉廼強為「政治老鬼」,可見其政治上老到、成熟。他曾經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三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港區委員,現任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

 

向《成報》發出了律師信

年近七旬,劉廼強依然筆耕不止,每天寫稿是他的常態。也可能因此仍對某些人有殺傷力,以致近來香港的政治紛亂也將他拖入漩渦。連日高調出位發炮批評特首梁振英及中聯辦的《成報》,又搞點「新意思」,在頭版刊出「漢江泄」的評論文章,指青年新政個別成員來自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廼強任執委會主席的「香港社區網絡」,「香港社區網絡」發聲明指「胡扯」,劉廼強接受《超訊》訪問時也指出,完全是無中生有的政治謠言,他當晚就向《成報》發出了律師信。

新一屆香港立法會鬧出宣誓風波,面對辱華、分離國家的行徑,中央以主動釋法來回擊。作為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廼強參與了人大常委會通過的「釋法」過程。他對《超訊》表示,中央本意是香港的問題儘量由香港自己解決,「釋法不得已,但又是非常及時和必要。基本法委員會對釋法意見完全一致,人大常委會則全票贊同通過,零反對。說明大家都意識到緊迫性。」

劉廼強說,釋法是迫不得已,而且很倉促。當時恰巧人大常委會的會期,是因為六中全會往後挪了,趕上了。塞進去,臨時排到議程中的其它事項中,是很倉促的。他批評「毋須釋法,或者釋法過早」的觀點,認為「釋法拿捏還是適當的」,因為,「保證香港的政治穩定是第一位的」。

新一任特首選舉在即,訪問期間除了胡國興表明將參選特首之外,其他熱門人選,都未正面表態參選。劉廼強認為,這是前所未有的現象,名為要等選委會選舉結果才作決定,但誰都很清楚,大家都想摸透中央的取向。他指出,國家主席習近平2016年11月20日下午在秘魯首都利馬,會見了前來出席亞太經合組織會議的梁振英,一談就是45分鐘。新華社發的新聞稿中,有以下梁振英見記者時都沒有透露的一番話:「希望你帶領特區政府管治團隊繼續綜合施策……」,但都被媒體冷處理了。劉迺強的言下之意,梁振英那時已經得到中央「祝福」了。以下是劉廼強接受《超訊》訪問的主要內容。

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基本法》的釋法條文

超訊:《成報》事件火燒到你身上,是怎麼回事?

劉廼強:《成報》老板姓谷,在深圳被通緝了,跑到外面去,對國家當然有某種情緒,他的報紙攻擊中央、攻擊特區政府,他會說是受迫害所致,尋求政治庇護比較容易。他是為自己解套,發泄一下對國家的不滿情緒。

 

超訊:說你是青年新政的後台?

劉廼強:完全是沒有事實根據的,我當晚就發了律師信,他們不發聲音了。說我是香港社區網絡的負責人,吸收了梁頌恆。香港社區網絡是為少數族裔服務的NGO組織,不是搞政治活動的。我從來沒有見過梁頌恆。

 

超訊:可以看出香港目前政治混亂,有人就以虛假消息來製造混亂?

劉廼強:現在香港謠言滿天飛,三人成虎,不少人都來問我,有人的甚至說梁游是無間道。你想想,即使內地部門製造一些故事出來攪局,也不會讓人在外串連反過來針對國家,怎麼會有這樣的「無間道」呢?超乎常理的事情。可見香港社會現在焦躁、人心不安。

 

超訊:香港社會轉型中的無序。香港是商業社會,有健全的法治,營商都有規範,大家對自己有商業行為的約束,政治轉型中還沒有規則。你是否認同香港正在做這樣的轉型?

劉廼強:我認為,在港英年代,根本沒有大的空間做政治活動。我當時是滙點的會長,後來才知道,他們的狗仔隊是長期跟蹤我的。

 

超訊:是媒體的還是政府的狗仔隊?

劉廼強:港英政府的狗仔隊。當時的政治部解散,給一大部分人有居英權。狗仔隊的人沒給居英權,所以他們自己表露很危險的。稱被跟蹤過的人,回歸以後會報復的。記者問,你跟蹤過誰?提到了我的名字。我才知道被跟蹤。當時是很黑暗的。我的一位朋友,搞些政治活動。政治部的人就找他的僱主,警告僱主,你的僱員不安份。這樣一來,一份工作就沒有了。

 

超訊:社會轉型過程中,需要新的規則?

劉廼強:以前很多法律法規上很完善的,明的暗的都有,在回歸前後都給廢掉了。香港有人權法的時候,英國還沒有人權法,而且以人權法去解釋所有香港的法律法規,有些宣佈無效等。對媒體管制放鬆,警權削弱了,以前很多所謂的專政工具,主權的機器都沒有了,在這樣的狀況下過渡到回歸。

 

超訊:香港是在規則不全的情況下回歸的?

劉廼強:以前很多的法律都沒有了。如政治部完全解散,加上沒有去殖民地化。在全新的環境下搞民主化,當然會脫序。不能簡單說過去是經濟城市,現在是政治城市。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純經濟和政治。香港是氣氛框架都不一樣了的情況下民主化,這樣是很危險的。

 

超訊:基本法有規定,包括23條立法、民主化進程,可能本來有一個制度化的循序漸進,由於23條立法沒有通過,可能為後來的政改、包括最終有人走上港獨之路,都顯示了無秩性。明顯港獨是與基本法相抵觸的,但沒有相關法律可以制裁,問題出在哪裏?

劉廼強:本來有法律的,港英時期慢慢把它廢掉了。在缺少法制或者說法制不健全的情況下走民主化之路,是危險的。如面對煽動,很難引用哪一條法律去處理、起訴。沒有現有的法規可以使用,你用舊法規,法官不會採納,這不符國際上主流價值。所謂的《約翰內斯堡關於國家安全、言論自由和獲取信息自由原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煽動要起訴入罪很難。最基礎的條例都沒有,這要認真對待的。

 

超訊:如果當初能通過23條立法的話,現在的亂況會否好些?

劉廼強:首先,如果要分二個部分。回頭看,要是在臨時立法會的第一年期間,馬上通過,現在一點問題都沒有;還有一個如果是2002年時通過了,也沒有什麼用。因為,所有的牙齒都拔掉了。基本上也沒有什麼效用的。現在有的條例能用的話,還是可以用的。如社團條例、刑事檢控條例、公安條例等,都可用了。當年梁愛詩頭上三把刀,舊的法例還是有的,但這些法例很長時間不用,內容已經過時,也不好用。

 

超訊:最近也有人提出23條碎片化處理,會更針對性?

劉廼強:有人提出,是否還有必要用原有的思路?可以把條例分開,廣東話說是「斬件」實施。如煽動就以此內容立法,不會涉及爭議性很大的問題。

北京不能容忍港獨行為

超訊:23條再重提,包括要斬件實施,原因是港獨勢力抬頭,原來的主要矛盾是香港民主化的路怎麼走,可能比較多的是與香港有關。港獨勢力出現,不僅與香港有關,直接衝擊了一國的主權問題,這是否成為現時的主要矛盾?

劉廼強:範式的轉移。以前爭取的是民主,要求一人一票。現在年輕人爭取的已經遠超出這個範圍。他們把泛民爭取的標籤為民主回歸派。你承認有一個中國,在中國底下爭取民主。認為這樣爭取的民主沒有意義的。他們直接要把中國去掉,不做中國人。以前是民主不民主的問題,現在變為做不做中國人的問題。根本不談什麼民主的問題。現在有些人還反應不過來,還用原來那一套來應對,牛頭不對馬嘴了。也有人提大和解,但你不做中國人了,還有什麼和解可說?!

 

超訊:主要矛盾在發生變化,引起了中央也要做一個重新思考了?

劉廼強:基本的變化是在今年兩會以後。兩會期間還吹著大和解風,這些小孩子,只是鬧鬧。認為溝通一下就沒事了。我們很早就提出,現在面對的已經不是泛民,而是「泛本土」,變為另外一個不同的矛盾。春節的旺角暴亂及一系列的發展,才認識到,泛民不管怎麼樣,基本上還是承認一個中國,有一個中央政府,只是一國下香港民主往哪裏去。是可以包容的。

 

超訊:立法會新議員宣誓風波,使得港獨走到登峰造極的地步,不得不令中央加快出手?

劉廼強:我感覺,中央是不想出手的。中央歷來的想法是,香港的事情最好是香港自己去解決。什麼事情都要中央出面,還搞不搞一國兩制?所以最初由特區政府推出不支持港獨的確認書。

 

超訊:確認書也沒有起到阻止的作用?

劉廼強:比較倉促,搞得不明不白。有的通過了,有的不簽確認書也能過去,有的簽了也不讓過。沒有一致性的標準,沒有達到把港獨排除在候選人之外的效果。所以第二步宣誓那一關必須守住。事先也告訴大家,這是很嚴肅的事情,要真誠、莊嚴的宣誓。但沒有效果,港獨亂象在立法會出現,特區內的機制不能解決,立法會秘書長不願負這個責任。是否完成都不肯定,只是說,我不能為你作宣誓,無奈地逃避責任。選出的立法會主席,態度也不明確。政府不得已申請司法覆核。當時的主流社會的意見是慢慢來,可以上訴直到終審庭,到迫不得已才釋法,終審庭可以要求釋法的。

 

超訊:完全按部就班地走?

劉廼強:從中央看,如果到了終審庭,他不主動提出釋法的話,你自行釋法,那時不光是被動,而且否定了初審、高院的二次判決來釋法,對香港的司法衝擊不是更大嗎?我就是不明白,這麼淺白的邏輯,主流社會當時都看不到。

 

超訊:釋法適用的範圍有多大呢?

劉廼強:包含的內容實際上是很廣泛的。現在的劉小麗、姚松炎就是根據釋法內容包括在其中的。還有其它的人其實都包含在內,政府已經根據釋法提出四個議員的司法覆核了。

 

超訊:有可能會有一批宣誓時不尊重、不嚴肅者會受到波及?

劉廼強:你的宣誓不真誠、不莊嚴的都有可能被排除出去。釋法是非常廣泛的,也不是只針對立法會議員的宣誓。法官的宣誓、官員的宣誓都會涉及。涵蓋的範圍還是非常廣的。

匯點與港同盟合併成民主黨

超訊:以前大家可能認為無所謂,過去議員也有不嚴肅,再來一次就通過了。這次就告訴你不行?

劉廼強:這不光是宣誓的問題,先發出一個信息,港獨是中央不能容忍的底線,你不能踩線。我經常跟朋友說,這是北京領導亮出底線,這是不能碰的底線。你觸動,我一定遏止。港獨是不能讓其有空間的,這個信息很清晰。香港教育界也要釋放出這樣的信息,你不能讓學生在校內討論港獨的問題,這不允許。我會用盡任何方法去阻止你。真正釋放的信息:港獨是不能容忍的。

 

超訊:習近平見梁振英,第一句話問的是,香港現在政治穩定嗎?以前講香港是要繁榮穩定,現在是把穩定放在第一位,雖然習近平還是告誡要發展經濟,但穩定變為頭等大事。香港發展,首先要政治穩定,對嗎?

劉廼強:香港的主要矛盾變了,以前繁榮是主要矛盾,現在變成穩定是第一位的。其中還是要反映,要告訴全世界,港獨破壞香港穩定,沒有穩定就沒有發展。中央是不能容忍的。

 

超訊:接下去的選委會的選舉,特首的選舉,可能維護一國的重要性是否會更為彰顯?

劉廼強:現在看到的反對勢力,他們在選委會選舉中非常踴躍,要爭取超過三百個席位。他們的目的很明確。首先是針對ABC,要反對梁振英呢,他們認為,梁振英是中央欽點的,是中央的代言,所以要把他踢走。現在的鬥爭不是梁振英做了什麼壞事,而是他是聽中央的話的,要踢走他。要一個不聽中央的話的,或者是比較遷就他們的人來當特首。現在的矛盾不是民主不民主的問題。說到底,還是香港要不要留在中國這個大家庭裏面的問題。

 

超訊:你是說,這只是只要香港、不要祖國或不要中央的一種不同方式的表達?

劉廼強:是。所以我說,以前我們的對手是泛民,現在的對手是泛本土。以前是一個民主的政治,現在流行的說法是一個身份的政治。

 

超訊:你定義了「泛本土」,其表現在哪裏?

劉廼強:包括一是一個身份政治,我是什麼人?現在很清楚,我是香港人,是變成不考慮中國因素的香港人。是排除了中國意義的香港人。二是整個香港的體制是一國兩制下的香港,都遭到泛本土的反對。這個體制不是我的體制,是你的體制。說是新殖民地的體制,我都不要。你說什麼我都反對。三是,以前我們的焦點集中在議會中,現在議會鬥爭變成不重要了,外面的社會運動來倒逼議會。很多議題是社會先鬧起來了,再拿到議會中討論,去應對。如橫洲土地問題,社會上先搞起來了,再拿到議會來爭論。最近機場新的系統,在外面鬧,議會再提出。以前議會基本上是說理,文鬥,現在動不動就包圍,佔領。

 

超訊:港獨議員被排除,未來這類政治化議題,是否還會繼續?

劉廼強:我覺得很多議事規則會修訂,另外一些法律法規在設立,他們在議會中的爭鬥會覺得吃虧。立法會議員中,建制佔過半,一旦補選後,分組投票也可能佔優。過半,你拉布拉不了很久,越來越多我看到會是在議會外的鬥爭。他的目的不是要讓你做什麼事情,而是希望不讓你做什麼事情。他提出的問題,希望挑起市民對政府的不滿。情況會越來越嚴重。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