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飄搖中的歐洲如何自救?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從英國脫歐到難民危機,直至危及歐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都給聯盟帶來巨大的衝擊。而特朗普勝選美國總統更使歐洲雪上加霜。歐盟自感必須加强自身防衛能力,相關工作亦開始進入議程。

歐洲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崛起

歐洲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從尚未過去的歐債危機,到英國脫歐,難民危機,直至危及歐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都給這個曾被世界寄予厚望的聯盟以巨大的衝擊。而美國共和黨人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勝選更使危機四伏的歐洲雪上加霜。歐盟自感必須加强自身防衛能力。但北約的架構不會輕易改變。當然,各成員國爲此必須將各自國民生産總值的2%用作國防開支。這是這個軍事聯盟存在下去的先决條件。

 

右翼民粹政黨崛起威脅歐洲

2017年,人們將看到這個曾被世界寄予厚望的聯盟正處於它成立以來最嚴重的危機之中。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曾在2016年度盟情咨文中坦陳:「歐盟在某些方面正處在生存危機之中。」

就德國而言,2017年將是大選之年,也將是該國解决難民問題的關鍵之年。在這一年中,將會有數十萬難民進入德國勞動力市場。同時,許多無居留權移民又必須離開這個國家。如果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達不到這一預定目標,且未能有效地阻止像2016年12月19日柏林聖誕市場慘案那樣的惡性恐襲,則德國民衆對她政策的支持率就會下降,並會危及她的連任。而默克爾的去留將影響歐盟的整體大局。

在法國, 2017年4月23 日將舉行第一輪總統選舉,如各黨派總統候選人均未過半數的話,5月7日將舉行第二輪選舉。一旦極右翼政黨「國民陣綫」總統候選人瑪麗娜·勒龐(Marine Le Pen)當選的話,法國將面臨退出歐盟的危險。

而英國的特雷莎·梅(Theresa May)政府在何時啓動脫歐問題上已被搞得焦頭爛額。英國政府原先宣布2017年3月底正式啓動脫歐程序。但2016年11月,英國高等法院裁决,政府無權啓動脫歐,只有議會才有權做此事。最後官司打到英國最高法院,法院要到今年1月才會公布裁决結果。

意大利2016年12月4日就憲法改革法案舉行了全民公投。意總理馬泰奧·倫齊(Matteo Renzi)的修憲計劃遭公投否决。在意議會通過政府2017年財政預算案後,倫齊已辭職下台。在目前的民調中,由著名喜劇演員畢普·格里洛(Beppe Grillo)領導的、對歐盟持懷疑態度的意大利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與倫齊的民主黨已幾乎不分上下。「五星運動」把黨魁格里洛反對歐元的方針作爲該黨外交政策的基本立場之一。這將會對歐元區帶來相當大的負面影響。

在西班牙,保守的人民黨黨主席馬里亞諾·拉霍伊(Mariano Rajoy) 所領導的只是一個少數派政府,難以開展有效的運作,並隨時都有可能倒台。而在荷蘭,右翼民粹主義者基爾特·威爾德斯(Geert Wilders)及其領導的疑歐派政黨自由黨極有可能在 2017年3月15日的荷蘭議會選舉中獲勝。

在奧地利,雖然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奧地利自由党推出的總統候選人諾貝特·霍費爾(Norbert Hofer)在2016年12月舉行的第二輪選舉中敗北,但他仍然獲得了46.2%的選票。

環顧歐洲,從尚未過去的歐債危機,到英國脫歐,難民危機,直至危及歐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整個大陸正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

特朗普質疑北約的存在價值

特朗普的勝選使危機四伏的歐洲雪上加霜,使其進入了一個不確定時期。奠定跨大西洋夥伴關係基礎的價值觀對特朗普究竟意味著什麽? 他是否會把其對北約的蔑視帶進白宮? 這位美國新任總統還會把援助遭受攻擊的聯盟夥伴這一職責視爲跨大西洋軍事聯盟的基本原則嗎? 他會贊同俄國總統普京在國際舞台上的所作所爲嗎?說實話,可能連特朗普本人也回答不了這些問題。

《北大西洋公約》第5條所規定的援助保障,亦即確保各成員國在遭到攻擊時相互援助,是「北約的基本支柱」。但特朗普在選戰中曾對這一援助職責提出過質疑,甚至把退出北約作爲選項之一 , 因而他的當選使歐洲倍感憂慮。

人們擔心美俄雙方會通過一個新的《雅爾塔協定》來劃分各自的勢力範圍,從而危及東歐諸國的獨立自主。立陶宛外長利納斯·林克維丘斯(Linas Linkevicius) 告誡道:「極爲重要的是,我們不要重複過去的錯誤。」他認爲與莫斯科達成的協議必須建立在價值觀、原則和國際法的基礎上,而不是基於利益或勢力範圍

《明鏡》周刊指出:「在歷史上,歐洲第一次對華盛頓和莫斯科之間達成諒解感到擔憂。」「歐洲擔心這一接近會有損於自己,它擔心特朗普和普京會做交易把世界分成勢力範圍,從而使波羅的海東岸三國、中東歐國家、芬蘭等受到損害。」正是基於這樣的考量,歐盟深感必須加强自身防衛能力。

早在2016年9月,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在盟情咨文中就提議設立一個歐洲司令部,並由它來指揮歐盟的軍事行動。他還提到,歐盟應獲得更多的「集體軍事能力」,而這正是邁向建立一支歐洲軍隊的第一步。

此外,歐盟委員會還提議設立一個歐洲防衛基金,以給軍事研發「一個强有力的推動」。當然, 歐盟各成員國首腦都很清楚, 正是英國脫歐促使容克提出了上述建議。這是因爲英國至今一直對歐盟層面上的共同軍事行動持反對態度。英脫歐將爲歐盟各成員國的防衛合作提供新的機遇。

而法國總統奧朗德也敦促歐洲人進行共同防禦。他聲稱:「法國正在爲歐洲防衛作出最大的努力,但它孤掌難鳴。它不願單獨行事。」 奧朗德並表示,人們願和歐洲一起在與北約和美國結成的現存聯盟內共同確保這一大洲的安全。但他同時間接地呼籲歐洲人也要對更趨向於孤立主義的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這種情况作好準備。奧朗德指出: 「每一個人都應該知道: 一旦美國决定保持距離的話,歐洲必須有能力保衛自己。」

在特朗普勝選後,2016年11月22日歐盟議會通過决議,要求各成員國在安全和防衛方面擴大合作,並爲建立「歐洲防衛聯盟」創造條件。歐盟議會支持設立歐盟司令部來規劃和指揮共同的軍事行動。此外,該立法機構還認爲,歐盟應該在北約不願插手之處具有行動能力。雖則這只是一個非立法性的决議,但它必將推動歐盟在防衛方面的合作進程。

2016年12月中旬,歐洲理事會已對歐盟委員會就歐洲防衛行動計劃提出的建議表示贊同,並要求歐盟委員會在2017年上半年度遞交設立歐洲防衛基金的具體方案。

從目前來看,由橫跨大西洋28個國家組成的北約是美國實現其全球戰略的主要依托。正是由於北約服務於美國的國家利益,因而美國不會輕易改變其北約政策。即使是特朗普當政,他也不會輕易使美國退出北約。而對歐盟來說,雖則它想要建立「歐洲防衛聯盟」,但也並非要另起爐灶,與北約對著幹。從總體上來看,北約的架構將保持不變。但各成員國必須爲此將各自國民生産總值的2%用作國防開支。這將是這個軍事聯盟存在下去的先决條件。

展望未來,歐洲不必過於悲觀。在新的一年中,只要人們能够未雨綢繆,採取措施,積極應對,令人擔憂的危機並不一定會發生。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