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應用攻克警方懸案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通過DNA數據庫,這一海量大數據的應用,中國大陸近年偵破了數個大懸案,其成就令人眩目;未來,更多懸案也許能依賴大數據偵破。如何確保國人的DNA數據不被濫用,是一個迫切需要考慮的課題。

 

在中文互聯網上,有一個話題,長盛不衰。那就是針對20世紀90年代以來幾大懸案的討論。南大碎屍案、清華「鉈」中毒案、白銀市連環殺人案等等。天涯社區、百度貼吧以及知乎等網站,每隔幾年,總有不少網友嘗試做一回「福爾摩斯」,希望利用推理找到兇手或者找到偵破方向。不過,多年以來,懸案一直是懸案。

直到去年年底,其中一起案件,總算水落石出,白銀市連環殺人案的兇手高承勇落網。但是,真實遠比虛構更離奇。高承勇之所以能够落網,並非有「福爾摩斯」靈光一閃,發現了新的偵破方向;亦非高承勇露出新的破綻,被警察追踪而至。而是源於他一個遠方堂叔的行賄。

公安部刑偵局在開展疑難命案積案攻堅行動中,通過DNA-Y染色體數據庫比對,在2016年8月23日,發現甘肅民勤縣一名因涉嫌行賄而落網的嫌疑人,與當年白銀連環殺人案兇手現場留下的DNA類似。進一步覆核檢驗確認,行賄嫌疑人與當年的兇手應該屬同一家族。在對該家族男性進行詳細篩排分析後,2016年8月26日,警察將藏身於白銀市一間小賣部的高承勇抓獲。高對1988至2002年間自己强姦、殘殺九名女性的連環殺人事實供認不諱。至此,一大懸案偵破。

同樣,另外一起發生在杭州的懸案,也因爲Y-STR檢測技術的應用而在2016年告破。這一次,也是由於其他不相關案件中DNA的檢測,令潜逃多年的兇手曝光。2003年淩晨,杭州濱江區之江花園一個別墅內,入室搶劫者殺死三人後逃走,杭州警方追查13年而無結果。但在DNA-Y染色體數據庫比對中,意外發現了2015年一起打架鬥毆事件中,出現了與當年兇殺案兇手類似的DNA信息。於是順藤摸瓜,在2016年6月9日,將犯罪嫌疑人俞海民抓獲。

每個男性的DAN中,都携帶有Y染色體,對Y染色體信息進行比對,被稱之爲Y-STR檢測技術。這一技術在法醫學鑒定領域的大規模應用,到現在至少已有15年歷史。無數警匪類影視節目中,早已看到這一技術的應用,但在現實中,因爲DNA-Y染色體數據庫缺少廣泛涵蓋,事實上所發揮的作用有限。目前在中國,最早可查的案件是2006年「湖北馬口鎮强姦殺人案」,當時警方便是利用了姓氏基因Y-DNA檢驗技術,在案發一個月內便將犯罪嫌疑人抓獲。

 

鄭州最早建DNA-Y染色體數據庫

中國最開始是在鄭州建DNA-Y染色體數據庫,大約到2013、2014年才建成覆蓋全市的數據庫。據《新京報》引述一位公安系統DNA檢測技術中心的警察稱,「前期要做大量的人口普查、人口排查工作。我們需要把每個家庭的族譜比對完,才能建設Y數據庫」。直到最近幾年,鄭州之外的其他地區,才開始啓動建立Y-STR數據庫的工作。

白銀市連環殺人案的凶手高承勇落網

《超訊》記者看到一份內蒙古錫林郭勒盟公安局的公示,該盟從2015年開始,「14個旗縣、市(區)共排查家系約6萬個,採集血樣約12萬人(份)」。到2016年10月份,這一工作還在進行。建立數據庫的困難之處,除了要做大量普查和採集工作之外,還需要配備相關設備。在過去,中國的DNA檢測試劑和設備,多依靠於進口。近年來,逐步將其實現國産化,令成本大幅降低。這也推動了DNA-Y染色體數據庫在中國的大規模覆蓋。白銀連環殺人案、杭州別墅滅門案等案件,爲何在2016年會突然告破?顯然,應該與這些地方最近才納入進了統一的DNA-Y染色體數據庫有關。

由於DNA-Y染色體只在男性父子以及父系之間單向傳承,即同一父系的所有男性中,都具有同源的Y染色體。也就是說,不止父子、叔侄等近親關係如此,追溯到祖宗,所有男性之間Y染色體也應該是接近的。所以這也成爲重新建構族譜的科學武器。2013年,復旦大學歷史學和人類學聯合課題組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對曹操家族做了「親子鑒定」,證明中國目前有九個曹氏家族是曹操的後裔。

 

中國Y染色體數據應用  領先國際

也正是如此,所以通過高承勇遠方堂叔的DNA,追索到了這位潜藏多年的連環殺人兇手。從曹操後裔的鑒定,到白銀案偵破,DNA-Y染色體數據庫名聲大振。這或許有助於進一步推動該數據庫在中國的建設。復旦大學「現代人類學教育部重點實驗室」負責人李輝認爲,中國在對Y染色體數據的應用,目前處於國際領先水平。

對於DNA-Y染色體數據庫在案件的偵破作用,李輝說:「如果調查工作做得好,把譜系構建好的話,就可以把Y染色體分得非常非常細,就可以搞清楚每一個地區、每一個縣、每一個姓氏的類型。如果全國的相關系統都配合去做這個工作的話,這個數據就可以做得非常細緻,那樣的話像人員走失、拐賣等案件也非常容易解决了。」

DNA數據鑒定曹操後裔

多年來,人們一直在憧憬或懷疑的心態下,討論著大數據時代。不聲不響之間,大數據時代已經來臨。通過DNA數據庫,這一海量大數據的應用,刑偵領域的成就令人眩目。這是大數據時代目前所結出的令人欣慰的一個果實。未來,更多的未偵破懸案,能否依賴於大數據獲得解决?中國網絡上熱心當「福爾摩斯」的很多網友,對此表示有信心。

不過,大數據所潜藏的一些風險,也令人憂慮。DNA-Y染色體數據庫建立起來以後,如何確保其信息不被濫用,或不被泄露呢?更麻煩的是,DNA-Y染色體數據庫也可能會帶來倫理的困境。復旦大學的工作,證明了九大曹氏家族與曹操有遺傳關係。但這九大家族之外的其他曹氏家族該怎麽辦?中國衆多族譜,都喜歡將自己的祖先追溯到某個歷史名人。自稱是曹操後人的宗族不在少數。如果DNA證明其與曹操沒有遺傳關係,他們該如何面對自己的倫理困境?這或許又將成爲新的麻煩。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