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會重新加入TPP談判嗎?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特朗普上臺之後,幹得第壹件事就是簽署行政命令、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談判。這是他競選階段的承諾,也是他壹系列政綱實行的開始。當時,特朗普也表示,同樣會退出「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系協定」(TTIP)談判。

特朗普在美國退出TPP總統命令文本上簽字

現在,特朗普執政剛滿壹百天。情況似乎有了些新的變化。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當地時間4月24日,在華盛頓與歐盟貿易專員塞西莉亞•馬姆斯特羅姆(Cecilia Malmström)舉行會晤。兩人商討重啟TTIP談判的進程。論者認為,此舉意味著,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可能又有轉向。

本來,考慮在退出TPP和TTIP談判後,特朗普政府將推動與個別成員國達成雙邊協定。比如在歐洲,首先會考慮與德國達成雙邊協定。現在看起來,經過壹百天執政的嘗試之後,特朗普政府不再願意與奧巴馬時代政策壹刀切割,而開始考慮有選擇地繼續。

既然TTIP談判可以重啟,那麽TPP談判呢?對於亞太地區影響深遠的TPP,被視為直接針對中國,是奧巴馬最核心的政策遺產之壹。雖然特朗普甫壹上臺就宣布退出,但是TPP剩下的幾個國家,還在繼續談判。其中最為積極的是日本。

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作為世界第三大貿易國的日本,考慮在美國缺席的情況下,讓TPP談判起死回生。從經濟層面和地緣政治層面,日本都意識到,TPP對日本來說非常重要。TPP可以鞏固日本與亞太其他國家的關系,而這是日本在面對中國壓力的時候重要的戰略回旋。

TPP

除了美國、日本之外,還有另外十個亞太國家參與TPP談判。他們包括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馬來西亞、墨西哥、新西蘭、秘魯、新加坡和越南。美國在TTIP談判上的姿態轉變,也許會給亞太TPP其他成員國帶來新的信心。他們有可能會把美國拉回來。

執政壹百天裏,特朗普作為壹個政壇“局外人”,向舊有的建制勢力開炮,給美國帶來了巨大的震動與混亂。如今,隨著壹些鷹派人物離開他的身邊,比如違法保密協定的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可·T·佛林(Michael T. Flynn),比如被踢出國家安全委員會的顧問史蒂芬·巴農(Steve Bannon)。來自極右翼意識形態對於特朗普政府的影響開始受到控制。

特朗普變得不再那麽反建制。不止通過重啟TTIP談判可以看到,特朗普與習近平會談繼續延續舊有對華政策也是壹個典型例子。如此,更進壹步,重新加入TPP談判,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那時候對於中國來說,戰略上未必是好事。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