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第三勢力劍指立法會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香港政治光譜向來呈二元化格局,一邊為建制派,另一邊為泛民主派。2月底的新界東立法會議席補選,卻令原有的政治光譜出現裂變,獨立於建制與泛民之外的第三勢力隱約成形。

這次補選,多個候選人競逐一個議席,最後由屬泛民主派的大律師楊岳橋取得160,880票,以10,551票擊敗建制派民建聯的周浩鼎,贏得補選席位。

香港立法會議事大廳,九月將迎來本土派?
香港立法會議事大廳,九月將迎來本土派?

新界東選區是泛民的大票倉,席位落到泛民手上很正常;令不少人大跌眼鏡的是今年大年初一借「旺角暴亂」崛起的極端本土派組織「本土民主前線」的代表梁天琦雖落敗,卻奪得6.6萬票,佔總投票人數約15%,投票的很多都是來自基層的年輕人。

6萬多張票在正常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可以獲兩個議席有餘。如依此次得票比例,放諸香港五大立法會選區,則可能獲五六個席位。極端本土派支持者為此雀躍,對9月立法會選舉充滿期待。立法會地區直選採用比例代表制,單一選區中有多個議席,按出選名單的得票率分配議席。以上一屆立會選舉為例,獲一席只需約28000張選票(每個區情況稍有不同),大概佔該區總票數7%左右,對於形象鮮明行為激進的小黨來說,要贏得區內不足一成的選民的支持並非太困難。

五大本土派政團參選立法會
2月29日、新界東補選翌日,立法會議員黃毓民的「普羅政治學苑」、黃洋達的「熱血公民」、「香港城邦論」倡議者陳雲創立的「復興會」聯合舉辦了一個名為「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的記者會,為應對9月立法會選舉做初步的統合。
「普羅政治學苑」、「熱血公民」這兩個組織原本位於泛民政治光譜的極右端,近年卻跟泛民主流越走越遠,逐漸呈跟提倡分離主義的極端本土派滙流的態勢。

極端本土派在補選斬獲不少票數,給他們帶來巨大鼓舞,於是迅速聯繫,召開聯合記者會。在記者會上,「熱血公民」領袖黃洋達交代三個組織9月份立會選舉的部署,表示會由陳雲出戰新界東選區、鄭錦滿港島區、鄭松泰會新界西、黃毓民九龍東、黃洋達九龍西,當選後將發動更激烈議會抗爭,並會再一次發動「五區總辭,變相公投」運動。

除了這三個組織,由大學生為組織核心的極端本土派政黨「本土民主前線」揚言會再度出選立法會。而2012年在反國民教育科中崛起的學生組織「學民思潮」(已於3月20日宣佈解散)亦有意派人出選立法會,其召集人黃之鋒和周庭以及前成員黎汶洛等人將在四月公佈成立一個新的黨;但由誰人出選卻是「學民思潮」的一個大問題,論聲望與影響力,當然非黃之鋒莫屬,但選舉法規定須21歲才能參選立法會議員,而黃今年只有19歲。目前階段,上述五個極端本土派政團表達了出選立法會的意向。

香港經濟前景變差,以及現屆政府民望持續不振,都助長了極端組織的壯大。
3月17日,香港首富李嘉誠在長和系公布全年業績記者會上,直言目前香港各行業均有壓力,是1996年以來,即20年來最差,不論是賣樓或零售,都比沙士時更差,而且差的時間較沙士時更漫長。年青人對現實不滿,希望通過介入現實政治運作,亦都促使年輕首投族增加。如果極端本土派在9月立會選舉奪得三至五個席位,並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而北京對此,處之泰然。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馮巍3月中旬接受《南華早報》專訪,預料9月立法會後會見到不少新臉孔,並稱「有幾個激進的青年人進入立法會也屬正常」。他強調,分離主義、港獨絕非香港社會主流,相信年輕激進從政者會逐步成熟,中央對港有「足夠的耐心」。從馮的看法,可見北京並不擔心鼓吹港獨的年青激進派勢力發展壯大。因為,無論在物質層面或社會心理層面,香港獨立都没有可操作性;更多的只是一個政治口號,招徠對建制與泛民俱感不滿的年輕人。

事實上,最擔心極端本土派的是傳統泛民中的激進派政黨,如社會民主連線、人民力量、新民主同盟等。
極端本土派與傳統泛民激進派的政治主張多有類似之處,票源亦有不少重疊,因此屆時相信新崛起的極端派會搶走後者不少的選票。兩者最大的分野是港獨的主張,傳統泛民支持一國兩制,也接受香港是中國一部份,但香港必須享有高度自治,特首和全體立法會議員須經普及與平等的普選產生。極端本土派則由強調本土利益優先,發展至主張港獨,黃之鋒近日更提出「二次前途安排」,要致力於令香港於「2047年成為獨立國家」。

經過旺角騷亂一役,泛民激進派跟極端本土派相比,變成了溫和派;其激進行為置於赤裸裸的街頭暴力前,只算是小巫見大巫。把票投給極端派組織的首投族或年輕人,從來都不會是建制派的支持者,因此如果極端派在9月立法會選舉獲數席,形成建制、泛民以外第三勢力,對泛民的衝擊遠大於對建制的損害。

傳統泛民的票源無可避免會被極端派組織吸走部分,所獲直選議席可能會減少。

極端本土派會分化泛民票源
以2012年立法會地區直選為例,有183萬人投票,泛民獲103萬票、建制派獲77萬票,泛民比建制多逾26萬票,得票為五成六對四成二。泛民在直選中優勢明顯,但只能獲18席、較建制只多1席,僅過半數,勉強守住直選組別的否決權。主因是泛民內部山頭林立,激進泛民政黨相爭,同時導致泛民主流政黨選票流失,令得票無法做到適當的分配;而建制則能發揮出強大的組織能力,以高明的配票技術確保多人當選。如上屆在九龍東選區,激進民主派路線支持者數目增加近倍,卻因政黨性質相近的人民力量與社民連惡鬥,結果令建制派支持的律師謝偉俊漁翁得利。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同樣的情形相信會再度上演;不過,搶泛民票的主力換成了極端本土派。泛民是否能守住直選組別的否決權,有一定難度。

但原有的立法會政治版圖,相信不會有太大的版塊轉移,以致影響香港的安定。極端派組織也許會在新一屆立會提出分離主義提案,但最多只是搞局者,不可能有真正的成果。香港立法會由直選組別與功能組別議員構成,建制在功能組別具壓倒性優勢,泛民在直選組別稍具優勢。按目前議席產生的程序與選民結構,新一屆立法會,建制依然會佔多數議席,控制立法會;但要達到能通過重大議案的三分之二多數則極為渺茫,雖然這是建制派向來所爭取的。

隨著極端本土派的崛起,泛民要贏得至少三分之一的議席、保住重大法案的否決權,反而存在著一定的風險。■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