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反港獨勇士的家國情懷

文/趙銀嶠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港獨殺無赦」言論引起社會爭議,遭受不少抹黑, 但他並沒有後悔,指其用意是針對「港獨」分子。他對《超訊》詳述他的家國情懷, 表示他是一個中國人,未來會繼續跟「港獨」勢力戰鬥,也會投入更多精力服務香港人,希望香港能夠變得更好。

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接受《超訊》專訪

如果時間回到2017年9月17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大概不會想到,他的「港獨殺無赦」論會在後來引起那麼大的爭議,為他帶來許多的麻煩。但回憶起當天自己的所作所言,何君堯說,自己並不後悔,也並沒有想要渲染暴力,其用意是針對「港獨」分子,要「煞停」他們渲染「港獨」的違法言論。 

「反『港獨』一直是我的基本底線。」面對各種各樣抹黑的言論,何君堯說自己一點也不為之所動。他說,未來自己會繼續與「港獨」勢力戰鬥,也會投入更多的精力,來服務香港人民,目的就是希望香港能夠變得更好。 

日前,何君堯在接受《超訊》專訪時,談起了自己對於國家、對於香港的情感,談到了自己從政的經歷,也談起了他為什麼要和「港獨」勢力戰鬥,言談間,也為我們還原出了一個真實的何君堯。 

「因為我是一個中國人」 

當問及何君堯,是什麼原因促使他站在第一線,來與港獨勢力鬥爭時,他用了一句話回答:「因為我是一個中國人」。何君堯說,他在香港土生土長,同時也是一個客家人,根源是在內地,他對自己的身份有認同感,並有著強烈的家國情懷。 

「小時候我在皇仁書院念書,這是一間孫中山先生就讀過的學校,我從小就受到愛國情懷的影響。」何君堯說,在12歲的時候,家族中有一位叔叔因為學業優秀,最後當了律師,對他的影響很大。他說,自己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當一個有正義感的人,而律師這個職業要不斷追求公平正義,很符合他的想法。 

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1979年,何君堯遠去英國求學,在異國他鄉,他深深感受到國家認同的重要性。「很多英國人會誤以為我是日本人,我每次都回答說自己來自香港,是中國人,但是很多英國人卻表示不理解,認為香港只是英國的一個殖民地。」何君堯說,這讓他心裏很不是滋味。 

「1984年,我學成歸來,發現白人高人一等的情況在香港仍十分普遍。」何君堯說,當時的香港,白人佔據主導地位,不僅大學教師大部分都來自西方,法庭裏所有高官也都是老外,華人普遍受到排擠。何君堯當時心想,如果有一天,華人可以在香港當家做主,那應該是一件多好的事情啊。如今,香港已經回歸祖國20週年,在何君堯看來,這一成果來之不易,他會為此不斷奮鬥。 

從政是為了服務民眾 

打開香港立法會網站上的議員通訊錄,何君堯是僅有幾位提供自己手提電話的議員。他說,這是為了更好地與民眾溝通交流,因為自己從政的原因,就是為了更好地服務香港市民,讓香港變得更好。 

「剛成為律師不久,我就開始幫助民眾做維權工作了,也時常會挑戰政府的權威,跟政府打官司。」何君堯說,對一個律師來說,法律上的機會有很多,並不一定非要跟權威的作對,這樣對自己的影響也不好。但是他認為,只要是不公平的事,影響到群眾生活的,自己就應該站出來,義無反顧地去幫助他們。 

為了更好地實現自己的理想,何君堯走向從政道路,不過,他選擇的路並非一帆風順。2008年,何君堯首次參加立法會選舉(法律界功能組別),對手就是已經做了十二年議員之久的公民黨成員吳靄儀。作為一個獨立的參選人,沒有任何黨派背景,也缺乏一定的經驗,何君堯深知自己沒有可能會贏,但是他仍希望自己能夠站出來,告訴大家權威是可以被挑戰的。 

「之所以挑戰她就為了求變,我認為,一個人不可以做一個位置太久。而且對於泛民主派,我和他們有著兩種不同的思維,不同的價值觀,所以我就要站出來,代表另外一種價值觀去挑戰它,即使勢單力薄。」何君堯說。 

雖然最終無功而返,但何君堯並不氣餒,他意識到,自己應該多為民眾服務,回到基層是一個好的選擇。從此之後,他回到屯門,開始專注於社區工作,為鄉親們做了很多實事。 

何君堯執着、公平正義的形象很快就得到了民眾的認可。2011年,他獲選成為良田村村代表,並於同年4月獲選為屯門鄉事委員會主席,取代出任該位置40多年的劉皇發,晉身為區議會和鄉議局成員。 

2012年,何君堯再次參選立法會委員,雖然又一次遭受失敗,但是他認為自己從中積累了寶貴的經驗。在何君堯看來,只要自己從基層做起,從小事做起,專心為民眾服務,按照這個步驟慢慢走,最終一定會取得成功。 

對港獨勢力零容忍 

2016年,他第三次參加立法會選舉,並以「撥亂反正,破格求變」為競選口號,期盼加入立法會彰顯法治精神,糾正亂局,改善民生和經濟。最終,何君堯無政黨、無背景、實事求是為港人服務的精神得到了民眾的認可,以35,657票成功當選新界西議員。 

何君堯成為立法會議員沒多久,反「港獨」就逐漸成為香港政治生活中無法繞開的命題。 

日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基本法研討會上作主題演講。他指出,香港近年「港獨」歪風彌漫,更有人將校園研習之地變成宣揚「港獨」思潮的場所,荼毒莘莘學子,港人應正確把握「香港特別行政區」這個詞的真正含義。 

李飛批評,有人近年排斥「一國」及對抗中央,提出所謂「本土自主」、「香港獨立」,以各種歪理學說否定、詆毀中央政府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各界均應毫不猶豫予以抵制和反對此等歪風。 

在何君堯看來,反「港獨」也一直是他的基本底線。2017年,何君堯發動「革走戴耀廷」連署行動及公開大會,會中在回應一位出席嘉賓發言時講的一句話:「殺無赦」,被親民主派媒體及民主派人士包括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群起攻之。隨後,反對派進而發起一連串的攻擊何君堯行動,包括誣衊他法律專業的真假。 

對於接踵而至的抹黑,何君堯說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影響,未來他會更加堅定的反對「港獨」,以行動讓香港變得更好。那麼,在何君堯看來,「港獨」勢力為什麼會發展起來?未來又該如何看待香港的發展?帶著這些問題,《超訊》採訪了何君堯,以下為訪談摘要: 

超訊: 您為什麼敢於單槍匹馬站出來,說出「港獨殺無赦」這樣的言論? 

何:舉行「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這樣的活動就是為了反港獨,「殺無赦」並非鼓吹他人暴力犯法,此「殺」非彼「殺」,而是表示「嫉惡如仇」和「予以拒絕」的意思,用意是針對「港獨」分子,要「煞停」他們渲染「港獨」的違法言論,是對港獨零容忍。 

不過,在現場群眾情緒不斷高漲的推動下,當時我是有一點情緒化的,應該更冷靜一點。這對於自己來說,是一個很寶貴的經驗,讓我反思,如果下一次再出現類似的情況,我應該怎麼應對。 

超訊:您覺得為什麼反對派要抹黑你?這種事情發生,對你的信心有打擊嗎? 

何:在香港,年長的市民閱讀新聞,肯定會看報紙,年輕人就很少看報紙了,主要從社交媒體上獲取訊息。一些網絡平台如高登啊,大家在裏面講話可以不負責任,變成了傳播消息最好的環境。所以對於一些反對派來說,他們可以不管對錯,利用這樣的環境製造新聞,然後達到攻擊我的目的就行了。 

對於受眾來說,很多人先入為主,覺得我是為了某種利益才這麼做,所以不管是對是錯,就會跟風攻擊我,在香港抹黑的成本又很低,大家不需要負責任,於是對我的抹黑是「三天一個小新聞,七天一個大新聞」。 

但是這對我的信心並沒有什麼打擊,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位置在哪裏。就是會有一點煩惱,不過這對我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鍛煉,而且周邊的人,誰是朋友,誰不是朋友,能有一個機會看得清楚,可以說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超訊:經過這件的事情以後,你會不會覺得需要政黨支持,組織一個政黨或加入一個政黨?還是今後仍然堅持單槍匹馬? 

何:第一,如果我想加入政黨,一早就做了,我走到這一步也證明了,在香港不一定需要政黨才能有出路,民眾也需要多一種選擇。我覺得從政最重要不是政黨,而是讓民眾看清楚,你是他們正確的選擇。 

第二,未來要怎麼走,我沒有水晶球,不能看清楚前方的路,但是我有很強的信念。在我看來,如果真想為香港居民服務,沒有政黨背景反而是一件好事,我在這方面就沒有負擔,能夠更好地服務民眾。 

超訊:您覺得為什麼香港會出現港獨,問題出在哪裏? 

何:我覺得問題主要出在教育,一些教授學者如戴耀廷只是冰山的一角,水底下存在龐大的力量,在過去20年裏,令香港新一代受到荼毒。造成香港的許多年輕人,就算不支持「港獨」,對國家的情懷也是很薄的。 

我們可以看到,所謂支持「港獨」的香港八所大學的學生會。大家可能會覺得,每一個學生會背後只有幾十個人,不成氣候,但是他們所處的位置很重要,我認為,這背後存在一個勢力,培養和發展年輕人,並將他們安排在重要的位置中去,去影響更多的年輕人。 

此外,除了教育,某些社會上的人和外國勢力跟著的煽風點火,並且通過互聯網進行傳播。往往一個火種,再加上一個合適的環境,問題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超訊:在您看來,應該怎麼去改變這種情況?怎麼樣多給年輕人一些正面的影響? 

何:我覺得應該去調整他們的思維,不單只是傳授他們老舊的書本知識,更應讓他們多了解世界的局勢,看清楚外面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不要單純站在香港的角度談香港的問題,要站在中國的角度談中國的問題,並且在世界範圍內探討各種問題。 

例如,年輕人可以研究一下美國的歷史,為什麼在美國號稱是合眾國,我們卻不能討論把她分開呢?讓年輕人先討論美國的問題,討論歐洲的問題,當下的問題拿出來談,然後研究一個利與弊。並且不單只是談,還要做,研究西方的那套,尋找他們缺陷在哪裏,然後這個缺陷爆發出來有什麼後果,我覺得討論得多了,年輕人就會看得清楚。 

超訊:十九大後,你怎麼看待香港的未來,或者說在「一國兩制」中,怎麼看待香港今後的發展? 

何:總的來說,我們應該要繼續堅持「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力,從國家之所需,挖掘自身之所長,不斷提升自身的競爭力。 

那香港「所長」的是什麼呢?是法制精神。十九大報告中重申以法治國,國家需要法制精神,而香港最好的優勢就是法制。在回歸20年中,香港依靠法制,一切都井然有序。我們要繼續充分發揮法制精神,用法制提升自己,並且在國際社會裏,通過法制的思維,定下我們遊戲的規則,可以說,有法就有道,有道就有氣,有氣就有勢。 

超訊:你作為一個反港獨的勇士,是不是覺得自己的責任還很重? 

何:不,並不是我一個人在肩負這個責任,我並不孤單。我打出了第一槍,需要大家去想第二槍,第三槍該怎麼打。在反「港獨」的路上,每個人都不是旁觀者,應該是參與者。我的壓力也不大,我相信法制精神是香港的優勢,但是回歸20年了,老是在一個地方繞圈子肯定不好,浪費時間,我要走的路,不一定是對的,但是肯定要比現在有機會。 

超訊:現在看來,抹黑你的人很多,有沒有支持你的? 

何:有很多的支持我的聲音,很多人發短信發電郵,在facebook下留言,給我加油鼓氣。有人說香港不可以獨立,不可以和祖國分割在領土之外;有人說反港獨的方向是對的,希望能繼續;也有人說我是個很有正義的人。支持我的人中,不光是年紀大的人,也有很多年輕人。每個星期和居民交流的時候,也有人親自跟我說這個事情,表示支持,這給了我很大的力量。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