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特朗普到處無事生非,評論者都莫名其妙,特朗普雖然行為古怪,但大家公認,他不是瘋子,也不笨,他上跳下竄,自有他的道理。

我已經說了多遍,也越來越多人相信了:美國正進入總危機。總危機爆發有兩個觸發點:一是全國暴動。而除非有突發的重大事件,這不大可能。二是金融危機爆發,而這是十分可能的。

原因是特朗普所代表的實體經濟(軍工綜合體)利益,已經嚴重損害虛擬經濟利益,後者千方百計要清除他,而美國金融體系正汲汲可危,時機一到,猶太集團便會下手。

國人一直以來都不注意美國國債到頂的問題。美美國會已為政府舉債一再定了極限,最新的極限已於9月到期,再延期至12月8日。於最後一分鐘,國會通過兩周的政府撥款,使其能繼續運作,國會繼續爭論。

國會爭論的重點,是應否增加軍費和減福利支出。

全球形勢緊張,有利增加軍費,同時把內部矛盾轉移,一石二鳥。

把美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表上是特朗普討好以色列和猶太人,實際上是在以色列核心放一把大火,使猶太人越加要依靠美國,不敢對他和美國金融輕舉妄動。

債務封頂多半會放寬,政府和軍工綜合體可以繼續運作,但財政收入大部份只夠償還利息,金融風險大大增加。虛擬經濟利益不會放過特朗普並從此獲利的機會的。

要是債務封頂,政府馬上便關閉,只維持最基本的服務。這情況之前也發生過,但當年大家都相信最後一定通過,所以問題不大。今天有七分之一美國人口是等着食物券開飯的,他們可等不了黨爭的結束,社會和金融危機都有可能一起爆發。

特朗普最近一連串內外動作,都是為了生存,跳竄得越急,也顯示他非如此不可。但是「通俄門」調查已經到追查戶口往來的階段,他已命懸一線了。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