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出賣中國 美國獲違禁企業名單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中國走出去的著名企業一直是美國重點「關注」對象,質疑中國企業違反禁令與被制裁國有業務往來。不斷被美方指控違反有關制裁規定輸送設備的中國知名企業,包括華為與中興,這些公司也一直提出反駁,反對指控。

美伊達成核武器協議,關係走向正常化
美伊達成核武器協議,關係走向正常化

《超訊》從不願透露姓名和機構的美方人士獲知,現在華為、中興違反美國禁運政策更多的證據被美國掌握,美國可能隨時發起新的懲罰。起因是美伊關係走向正常化,美國要求伊朗提供在禁運制裁期,中國違反禁運制裁的企業名單。伊朗出賣了中國,提供的名單上華為、中興歷歷在目,鐵證如山。美國甚至向歐盟通報,影響歐盟予華市場經濟地位決策。此事暴露了中國企業海外擴張中新的政治風險。

中興受美國制裁被迫改組董事會

中國企業的海外戰略屢屢受挫,面臨著各種各樣的挑戰。最新的例子是中興通訊因為與伊朗的業務往來而受到美國商務部制裁, 而中國中鐵承建委內瑞拉的高鐵近乎變成廢墟而損失慘重。中國資本要想走出去,並沒有那麼容易。

中興通訊
中興通訊

當地時間5月12日,歐盟議會通過一項決議,決定繼續拒絕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外界認為其背後有五大原因,第一個原因就是歐盟依然認為中國政府在影響著企業的運作決定,中國企業沒法只是根據市場信號來開展業務。

據《超訊》獲得的消息,在歐盟議會開會前,美國曾向歐盟公開了某項證據,影響了歐盟議會的決定,也影響了中國順利獲得市場經濟地位。這項證據來自伊朗。隨著2015年7月14日,「伊核問題」達成全面協議,美國與伊朗關係快速升溫,正在走向正常化。在美國要求之下,伊朗向美國公開了受制裁期間,中國企業與伊朗之間的各種貿易往來。這其中包括中興、華為等企業與伊朗的交易內容。但美國目前對這些證據引而不發,並沒有向媒體公開。

今年3月份,美國對中興通訊展開制裁,將該公司列入美國出口限制名單,其原因也是中興違反美國禁運政策,但美國利用的是另外的證據。3月7日,在中國的兩會期間,美國商務部在其網站公佈了兩份中興公司的內部機密檔案,以此決定對中興以及其他三家與中興有關的中國企業進行制裁。其中一份檔案名為《關於全面整頓和規範公司出口管制相關業務的報告》,該檔案證實了中興跟美國進行出口管制的五個國家都有業務來往,包括伊朗、蘇丹、朝鮮、敘利亞和古巴。

中興的機密文件,被美國公開
中興的機密文件,被美國公開

這項制裁決定對中興公司打擊沉重。在制裁決定出台半個月後,中興與美國商務部達成臨時協定,在6月30日之前,美國暫時解除對中興的出口限制措施。隨後的4月6日,中興改組董事會,創始人侯為貴、總裁史立榮退位。在《關於全面整頓和規範公司出口管制相關業務的報告》上簽名的幾個高管也通通下台。這份擬定於2011年8月25日的中興內部報告提及其競爭對手F7也在進行與伊朗的貿易來往,但F7在伊朗的項目比中興的「隔斷機制」更好。F7的身份引發外界猜想。據中國大陸知名IT評論員劉興亮介紹,中興內部多年來一直稱其競爭對手華為為「F7」,而華為則稱中興為「26」。中興認為華為內部員工多為夫妻關係,所以稱其為「F7」;而華為認為中興是二流企業,所以稱對手「26」。是否真的如此,中興和華為的員工都拒絕向《超訊》證實。但多項交叉證據顯示「F7」就是華為。

法律顧問向FBI舉報中興

值得關注的是,隨著美國與伊朗關係正常化,美國正在調整對伊朗的禁運產品名單,中興在2011年之前銷售往伊朗的一些產品,最近正在從美國的禁運名單中刪除。同時,美國商務部所公開的中興公司內部檔,也是在2012年獲得。為什麼在近四年之後突然拋出?其背後複雜的政治考量引發外界猜想。根據美國《連線》等媒體報導,中興公司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子公司的法律顧問Ashley Kyle Yablon,早在2012年5月份已經向FBI舉報了中興公司,並且允許執法人員從他的工作電腦中複製相關檔案。而Ashley Kyle Yablon還披露,中興在掩蓋與伊朗有關交易的細節之前,還曾請示過中國政府。Ashley Kyle Yablon表示,他因為拒絕參與掩蓋醜聞,被中興領導凍結業務活動,所以才向FBI舉報,並向法院起訴中興。

華為是世界第二大電信設備製造商、第三大智慧手機生產商。中興是華為的老對手,在電信設備和智慧手機兩個方面,都挑戰華為。這兩家企業,是中國企業走向國際化過程中最成功的典範,美國對中興的禁令剛一出台,中國商務部便表示「對中興公司採取限制出口措施,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美方此舉將嚴重影響中國企業的正常經營活動,中方將繼續與美方就此問題進行交涉」。一位來自美國的消息人士對《超訊》表示,美國已從伊朗獲得更多華為、中興違反美國禁運法案的證據,無論美國會不會利用以及如何利用這些證據,這都將成為華為、中興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另一邊廂,美國與古巴的關係正在正常化,美國與緬甸的關係已經獲得改善,美國與敘利亞、蘇丹乃至朝鮮的關係,也隨時可能發生180度的大轉彎。中國企業過去與他們的交易,有朝一日會不會也由這些政府向美國公開呢?這顯然構成了中國企業海外投資中所遇到的新的政治風險。

委內瑞拉中國高鐵工程爛尾

華為、中興大舉投資伊朗是在2009年,伊朗爆發綠色革命、西方企業從伊朗撤離之際,中資企業火中取栗快速擴張。這種擴張既符合企業利益,也符合中國的國家利益。但受限於電信設備的眾多原材料還需從美國進口,所以既要火中取栗,又要警惕美國的制裁。這幾乎成為中國企業在第三世界戰亂、集權國家投資的常態。

隨著「一帶一路」計劃的大規模展開,更多企業帶著資本出海,他們是否充分意識到各地的風險呢?2009年,中國中鐵與委內瑞拉國家鐵路局簽訂合同,承建迪阿鐵路,並於2014年4月10日動工,這被視為「中國高鐵全面走出去的第一案」。但現在隨著委內瑞拉國家經濟的崩潰,鐵路早已爛尾。中國工程人員也於2015年1月份離開工地。無論是中鐵這類大型國企,還是華為這種民營企業,儘管有多年的海外投資經驗,但依然可能因為當地政局變化而遭遇巨大損失。未來,更多參與「一帶一路」的企業,對此也不得不防。■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