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特朗普多次強調,他並不怪中國,我也不怪他,各為其主而已。

問題是,特朗普能怎麼樣?他不能怎麼樣。

首先,他跟金正恩能不談嗎?不談,卻又不能打(因為再沒有藉口,人家連場地都炸了啊),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中俄朝韓日其它五國跟美國越走越遠,面子和裡子都輸了。

談的話,未必談得攏,但不會有損失,反而不時曝光,內部得分,對中期選舉有利。一旦五國弄出什麼突破,特朗普大可攬在自己身上領功,面子裡子都有好處。

形格勢禁,聰明的特朗普不會不談。

至於中國,經過幾番折騰,他已經摸通了,中國是願意賠錢送賊的,現在是火力測試,要知道我們的底線是願意付多少。

商場上,我見慣了,這叫做討價還價。

但是特朗普又能怎麼樣?同樣道理,他不能怎麼樣。天不時,地不利,人不和,他手上有什麼牌,我們一清二楚。

今天在國際上,美國除了以色列,基本上已經再沒有朋友。有一點我們應該很清楚,美國作為霸權,已經是強弩之末。

在國內,特朗普民意支持在上升,而且軍工綜合體和金融界兩大利益集團,也很給力,此外則是四面楚歌。

所以我們的回應是:賣就成交,不賣拉倒。

估計如無意外,我們大不了添多少,已經離成交不遠的了。

特朗普的商人心態,以為製造意外是他的優勢,但是我們已識破這是意料中的意外,優勢已經不再存在。而作為一個大國總統,反口覆舌,我早已說他拾了芝麻,丟了西瓜,輸大了!

這老頭也不容易。我主張我們不妨多支持他一下,就當看在他對習主席挺有禮貌的。  

 

(Visited 44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