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去簽署互信機制諒解備忘錄

中美去簽署互信機制諒解備忘錄

以亞洲安全為主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近年基本上就集中在中美之間的意見分歧。今年也不例外,中美兩個大國的軍方代表在主旨發言中你來我往,互不相讓,大家看到的是針峰相對且越演越烈的火藥味。不過,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李明江教授卻在中美香格里拉對話會的角力中看到了兩個大國合作的全新機遇。

接受《超訊》專訪時,李教授表示,「雖然美國國防部長卡特演講內容與他過去相比並沒有什麼新的內容,但有意思的是提出了一個『有原則的安全網絡』(principled security network)的概念,這讓中美合作有了新的空間。」

安全網絡概念 思路具創意

在新加坡召開的第15屆香格里拉對話會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的主題演講拉開序幕,卡特講到要建立「有原則的安全網絡」,李明江認為,這個提法是卡特演講的主題內容,「這是美國政治領導人或軍方領導人以前不太強調的一個概念,有點新意。總體來說是積極的,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好的事情。卡特好幾次強調中國能以積極的心態參與這個網絡。希望中國能夠加入、參與進來。」

雖然,卡特講的安全網絡,不完全是嶄新概念,但他在做一個系統的、對東亞、地區未來的走向,從區域安排來說,是有創意的思路。李明江對《超訊》表示,卡特講了這個安全網絡包括幾個成分。第一個是現存多邊的安全磋商機制,像東盟地區論壇,還有東盟國防部長擴大會議,當然還有像東亞峰會等。還有一些非正式的,像中國與東盟國防部長非正式會議。「只要是多邊的,安全磋商這種機制,他都把它包括在這個網絡裡面。」

南洋理工大學李明江副教授

南洋理工大學李明江副教授

李明江指出,第二個就是實際的安全合作。雙邊、小多邊、多邊的安全合作,卡特也將之當作網絡核心的一部分。舉了很多例子,過去這些年的合作,專門強調了東盟國防部長擴大會議,已有好幾次多邊的軍事演習了,當然現在層次比較低,主要是搜救、防災減災。但是還有一些空間進一步做多邊的飛行演習。這些高空飛行,還有實際的多邊安全合作,中國一直是參與的。「現在卡特提議說希望這種趨勢能繼續下去,希望中國能參與更多,尤其是在搜救、防災減災、航道安全,等等這些。他其實希望中國更多地參與。這點我覺得是積極的。所以這個概念,這種思路我覺得是這次美國防長在對話會裏面提了最有意義的內容,我覺得中國應該仔細去研究。」

從哪些方面值得仔細研究?李明江提出的理由是,卡特的講話裡面體現出,美國還是非常重視以他為核心的雙邊同盟、雙邊安全夥伴關係,這個不會削弱。一個是安全網絡,一個是傳統的安全架構。你要期望美國在傳統的安全架構方面作出讓步或者做出調整、改革,更多地適應中國,滿足中國的安全,這幾乎不可能。卡特講安全網絡,中國可以從外圍,從另外一些技術方面去增加你的影響力,增加你的決策,改善大國,尤其是周邊中小國家的安全防禦,這是一種機制。

多邊機制,尤其是安全合作方面,美國都講了,過去這麼多年也證明他不反對。實際上就是說至少給你開一點綠燈,給你開一個半個窗口,我讓你來參與。李明江說,如果中國抓住這個機會,而且做得非常好,它會導致最少兩個結果,第一個就是在這些已經現成的,還在開展的這些多邊的安全機制裏面,那麼中國也許可以有更大的聲音,而且在傳統的地區安全事務上,可以有更大的議題設置能力。還有一個就是在這種實際的安全合作裏面,中國有這麼一個機會,就是超過美國。比如海上搜救、應對人道主義危機災難,還有其他的,像航道安全、航海道,打擊海上的跨國犯罪啦,這些東西沒這麼敏感,而且周邊的國家有這種需要,需要周邊的大國能夠參與、提供資源,甚至起領導作用。

李明江認為,在美國現在沒這個財力,想做但是做不了的情況下,中國可以展示能量。「美國更希望中國參與進來形成良性互動,減少中美之間這種戰略上的競爭,為地區提供方便,形成更好的效果,當然可能也需要這些機制、這些合作機會,可以一定程度的影響軍方、防務部門的一些人,甚至官僚們的對外部世界的一些看法,或者對地區一些規則的看法,可能中國更願意遵守地區規則。」

這幾年國際間問題多了,安全矛盾、區域衝突,外界看到中國比較咄咄逼人,相信美國人意識到,只要不發生戰爭,中國在軍事領域推行一些維護自己主權權益、利益的力度比較大。李明江認為,「美國其實沒辦法,目前還不能對中國拿出一個很行之有效的應對措施,所以與其地區形勢繼續惡化,拿中國也沒有辦法,還不如開放一下,讓中國參與進來,包容中國,讓它納入安全網絡,這樣也許中國會覺得,參與比不參與好,合作比不合作好。」

廿多年來, 中美關係時起時伏

不過,在香格里拉對話會上,與會者還是感覺到中美兩國針鋒相對的意味濃厚。李明江認為,美國軍方和政治領導人在涉及亞太地區的安全問題上一直這樣,對中國的批評、打壓和威懾一直都沒有變。但另一方面美國一直想和中國能夠對話、溝通,不希望有矛盾就把交流和對話中斷了。「過去20多年中美關係是時起時伏,有時候因為台灣問題暫時終止交流。過去五六年以來,有一個新的趨勢就是,儘管美國對台灣和南海等地區有軍事活動,但是中美之間的軍事交流沒有中斷和暫停過,這個主要是因為中國比較積極,中國政府還是希望軍事交流和磋商能夠繼續延續下去。」

儘管現在南海等問題看起來很複雜,但是兩軍的軍事交流還是不斷的在往前走。李明江表示,甚至是說已經有了比較明顯的積極的進展,卡特講到中美簽署了「兩個互信機制」諒解備忘錄(分別是《中美海空相遇安全行為準則諒解備忘錄》和《中美重大軍事行動相互通報信任措施諒解備忘錄》),這個是很好的是非常具有積極意義的,以前沒有這些,中美的軍機軍艦發生擦傷走火這樣的事故是隨時存在的,很難避免的。有了這樣的交流呢,最近兩年的時間,雙方出現這種對峙情況時,各自的行為更加職業化了。最近在南海,美國幾次航行自由、巡邏自由,中國的反應其實還是比較克制,美國也比較克制,發生軍事行動意外的可能性大大減少了。■

專訪人物介紹
李明江,波士頓大學政治學博士,現任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關係學院中國項目協調員。 主要研究中國外交史、中美關係、亞太地區安全以及中國外交政策等方向。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