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邀請姚明出席研討會

華盛頓智庫布魯金斯學會邀請姚明出席研討會

二戰後隨著美國對世界影響力的增强,美國智庫得到全面快速的發展,但隨著2008年美國陷入金融危機,傳統的共和黨內部出現茶黨後,茶黨對整體的國會內部生態産生了巨大的影響,美國內部政治鬥爭變得日益嚴重,連帶使得美國智庫的發展出現了巨大的轉變。

美國智庫基本上保持中立立場,只是在一些具體的研究當中才會看出對特定的總統候選人或者政黨的偏好性。但隨著特朗普作爲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出現,美國整體的政治環境都發生了巨變,很多的政治定論都會受到挑戰。比如現在華盛頓內部流傳奧巴馬2017年離職之後就會成爲美國歷史上最弱的退休總統,而現實可能不是這樣,奧巴馬任內在白宮主導下與古巴、伊朗關係的好轉,奧巴馬對於非政府組織的支持力度也是歷届最强的,奧巴馬借助非傳統的智庫關係,建立了屬於奧巴馬特色的對外交往體系,可以說最近八年是美國智庫變化最大的八年。美國智庫由原來的支持美國獨大、獨霸的體系,到支持盟友加入到美國主導的世界體系。

南海摩擦增加中美交流多元性

最近中國南海遇到的困境,基本上是由中美在交流過程中長期注重經貿交流,完全不展開其他交流造成的,使得國會與一些智庫認爲如果中美現在在南海有適當的摩擦可以增加中美交流的多元性。一些美國智庫內部正在評估未來五角大樓在南海發動適當摩擦的可能性,包括美國與中國的軍艦、軍機,越南與中國的軍艦等方面的摩擦。中美在南海問題的困境主要是因爲美國內部政治鬥爭日益激烈,與中國的談判面臨結構性的問題,中美巨大的貿易額使得美國國務院緊緊抓住中美高層論壇,使其主要就變爲純經濟方面的議題。對此,國務院認爲:重返亞洲政策,只是美國國務院與中國在經貿議題上討價還價的本錢。但隨著北約在俄羅斯周邊獨聯體國家策反的資金逐漸撤離,並且主要集中在東歐國家的國防上邊,此時五角大樓則希望在軍事上具體落實重返亞洲的計劃,在朝韓問題上對金正恩的核計劃需要小心應對,斬首行動可實施的空間並不大。此時除了美韓的軍事演習行動外,不適合進行其他的軍事動作。在東海釣島,由於日本本身已有實質性佔領,那麽美國現階段能够參與的空間也很小,那麽就只剩下南海問題。

美國智庫研究左右政府決策

美國智庫研究左右政府決策

五角大樓發現:由於國務院與中國的緊密聯繫,並且2017年特朗普可能上台,那麽奧巴馬時代的國務院與特朗普在政策的延續上肯定必然會有嫌隙,特朗普的提名得到共和黨國會議長萊恩的支持,五角大樓現階段可以抓住特朗普與國會的合作可能性,在南海議題上持續擴大影響,但現階段五角大樓只是獲得了部分的預算,其未來可能在南海問題上還會收到更多的來自國會的預算。在美國大選期間,中美在南海衝突的可能性還不是很大,但中美高峰論壇過度集中在經濟問題,使得國會、五角大樓、非政府組織、智庫都很難適度參與其中的結構性矛盾,從而讓五角大樓可以在未來的軍事衝突中大展拳脚。

另外,美國國會認爲適當的軍事摩擦可以把國會提出的人權問題等納入到未來中美之間的協商議程上。現在中美的高層峰會主要由國務院來主導,並且在一定程度上配合華爾街的商業活動。對此,美國的非政府組織並沒有太多的受益,再加上中國非政府組織境內活動管理法的出台,使得西方非政府組織的活動受到限制。其中,歐洲的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內部運作的文化項目是盈利的,則更是首當其衝。由於美國非政府組織基本上爲花錢單位,不存在盈利問題,但美國非政府組織有義務爲大家塑造良好的整體環境,中國與西方國家非政府組織的矛盾正在日益加深。這樣國會負責安全與預算的重量級議員就需要搞清楚南海周邊國家的政策底綫,好配合五角大樓在南海施展。

現在了解俄羅斯與南海周邊國家在軍事上的合作狀態成爲研究的主要挑戰,因爲俄羅斯的對外政策一向具有突然性,無法提前預測,比如最近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克里米亞回歸俄羅斯,俄羅斯協助叙利亞空襲伊斯蘭國,都是長期預謀,突然實施。這次當美國全面開放對越南武器的解禁,那麽俄羅斯對越南武器銷售方面是否會做出相應的改變?如果未來俄羅斯的太平洋艦隊開始在東海巡航,甚至包括到南海巡航,這樣是否會與印度的航母做相互接應的聯合演習?如果未來越南允許印度的航母或者艦隊到金蘭灣進行補給,甚至進行艦隻的修理,那麽是否存在俄印在金蘭灣的使用?這些使用是否對於未來美國在東南亞的政策構成實質性的威脅?如果美國北約對於俄羅斯、獨聯體國家不構成實質性的威脅後,俄羅斯是否會在南海發揮實質性的作用,中俄是否能够在南海與釣島發揮實質性的效果?

白宮扮演協調者角色

五角大樓與國會還處於不斷溝通的狀態,因爲除了一些機密預算外幾乎大部分國防預算是由國會來通過。對此國務院基本上還是以保持中美的經濟穩定發展爲首要任務,但國務院是否能够滿足國會與五角大樓的政治需求成爲白宮主要面臨的問題。

在中美關係中,親奧巴馬智庫對於白宮與奧巴馬的定位在於首先支持國務院的中美關係的政策,但同時需要平衡國會、五角大樓與國務院的矛盾,這樣才會有奧巴馬每一年都要與達賴進行會面的計劃,與達賴喇嘛會面使得白宮增加了與國會溝通的籌碼。其實奧巴馬這次見達賴喇嘛與之前有明顯不同,之前只是偷偷摸摸的見面,這次是讓達賴喇嘛在美利堅大學做完演講之後再接見,這也是近幾年達賴喇嘛能够第一次到華盛頓特區內的大學做演講。奧巴馬這次與達賴喇嘛也是進行了多方面交易。

白宮在平衡國會與五角大樓方面的智慧要遠高於國務院。奧巴馬不但希望在中美鬥爭中分一杯羹,還希望持續擴大對於國會與五角大樓的影響力。奧巴馬的這些做法有一些東方的不留痕迹的哲學意境,試圖把自己的影響力保留到2017年之後。

同時白宮還部分支持五角大樓對中國採取强硬的措施,這樣就能在處理伊朗、古巴問題時候獲得來自五角大樓的支持。中國南海問題成爲白宮與五角大樓、國會進行交易的主要砝碼。對於親奧巴馬的智庫而言,如果白宮能够逐漸成為五角大樓、國會、國務院進行角逐的平衡者角色,那麽親奧巴馬的智庫就可以在未來的總統選舉後佔據優勢,比如希拉里上台後就需要依靠親奧巴馬智庫來解釋及維護美國安全政策;反之如果特朗普上台後,特朗普與共和黨本身的矛盾使得美國國家安全政策的延續不能够依靠這些或左或右的智庫,奧巴馬認爲全力支持自己智庫的計劃,有利於自己下台後還會擁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奧巴馬來自夏威夷,其小算盤非常具有東方色彩,對此中國了解不多。■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