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kemon Go,一場幻真幻假的政治危機?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但從目前的局勢看,「拓荒新市場」一舉似乎不意味著能為該遊戲的前景贏得一片光明。

自上市以來,Pokemon Go(大陸譯名:寵物小精靈)或因引發中國大陸、蘇丹、朝鮮等國的「安全擔憂」而一直未能在上述地區落地。據《紐約時報》7月20號的一份報導顯示,Pokemon Go還在沙特阿拉伯、波斯尼亞、埃及和俄羅斯等地區紛紛遭遇傳教士(認為該遊戲「非伊斯蘭化」)、政府信息官員等威權人士連續發出的「黃牌」警告。除了傳教士以外,威權人士們認為,玩家們在追捕精靈的過程中或踏入「地雷區」和「安保場所」等禁區,牽涉威脅人身安全或國家隱私暴露等問題。

截止目前,伊朗對該款手機遊戲(以下簡稱「手游」)發出了最新打擊——據英國媒體BBC 8月5日消息,伊朗以「未盡說明的(unspecified)安全隱患」為由,成為第一個公開禁止Pokemon Go的國家,並頒布「禁止令」強制將該手游「清洗」出該國市場。

Pokemon Go是一款以AR(Augmented Reality :擴展現實)技術為核心,以獵捕小精靈為主軸的移動端遊戲。通過在Pokemon Go中植入AR技術,玩家可遊走於虛擬和現實世界之間,以沉浸(immersion)方式捕捉小精靈。 Pokemon Go以現實地圖為依據在遊戲中設置道場、補給站等站點,玩家通過步行等方式到補給站獲取寶物,還可到道場與其他玩家寵物進行格鬥。此外,該遊戲也因以日本動漫劇《神奇寶貝》為原型打造,成功地召喚起一批九零後的童年記憶。 Pokemon Go自開創之後一路高歌猛進、洶湧不息,Pokemon Go在第一波先後開放的三個市場(新西蘭、澳大利亞、美國)的遊戲下載排行榜登頂,一舉成為近期強勢進軍市場的新興遊戲,但為何該遊戲在中國、朝鮮、蘇丹等地區頻頻遭遇雷區?而多國聲稱該遊戲引發的「國家安全」問題又是何所指?

 

图片4

玩家在澳洲悉尼歌劇院前捕捉精靈(圖片源自網絡)

超訊記者觀察發現,由Pokemon Go所引發的矛盾多源自於遊戲中的「地點設置(location setting)」的問題 ,具象為道場、補給站、精靈聚散地等。這些虛擬場所被陰謀論人士貼上了「不安全」的標籤。內地官媒《人民日報》下屬的《環球時報》曾於上月20日在其官方微博刊文援引了一位不願具名的人工智能領域專家的觀點,該專家指出Pokemon遊戲「確有洩露軍事機密的可能」,但這位專家並未給出支持此番說法的詳細理據。

這條微博發出後立即招致網友的戲謔吐槽,「說Pokemon Go會洩露軍事機密,不應該在中國開放的是你們。一會兒又轉發’任天堂不開放中國區歧視中國’的還是你們,so(所以)如何才能讓你們滿意?應該永遠不會滿意吧?」一位網名叫「腦子是個好東西可你沒有」的網友如是說。

網友們試圖表達對官方說辭「不買賬」的態度,並明指此番說辭實在「聳人聽聞」。但有分析人士認為,Pokemon Go遊戲中的地點是廠商任天堂「別有用心」精心謀布的,「道場、補給站和精靈出沒點等場所的設置往往能把人們勾引到他們想讓人們去的地方。 」事實上,一些國家和地區目前確實被這些「聳人聽聞」的類似說辭所圍困。

在「威權主義」的俄羅斯,其官方網站上公然將Pokemon Go描繪成美國中情局(C.I.A.)的一場陰謀(Plot)。克里姆林宮新聞秘書發聲禁止任何玩家踏足宮內搜尋精靈,因為政府機關內部涉嫌國家機密,在用AR技術主導的Pokemon Go捕捉小精靈時,手機屏幕會轉換至現實場景,政府大樓內的信息顯然會被獲取。然而,這些莊嚴肅穆的政府大樓往往又是罕見精靈的衍生地,刺激著玩家的獵捕慾望。

图片2

香港市民夜晚聚頭廣場捉精靈(圖片源自網絡)

在政治熱火中正灼燒的香港,Pokemon Go(香港譯名:寵物小精靈)上線後,引起了港人的娛樂狂歡,香港行動處處長劉業成就提醒香港市民不要因為抓精靈而踏進警署。近日,熱誠玩家每晚都大批量聚集公園捕捉小精靈,香港警方以曖昧姿態提醒市民參加有關Pokemon Go集會時要提前和警方報備,但這一度引發市民的強烈抗議,更有學聯領袖黃之鋒發聲「訓練師有權捉小精靈,無需警方批准!」

就連Pokemon Go三日前上線的台灣也難以打破Pokemon Go所招致的尷尬。據台灣《聯合報》8月7日消息,8月6日,Pokemon剛剛登陸台灣,台灣國防部就向玩家發出特別提醒:玩家避免因誤入營區或軍事管制區而觸法,也避免造成國防機密外洩之疑慮。

不難看出,Pokemon Go在這些國家和地區目前的遭遇已為遊戲本身蒙上了一層政治陰影,這也是玩家們不希望看到的「娛樂政治化」現象。在Pokemon Go鍛造者John Hanke早前接受的訪談中,設計者設計遊戲時是否政治考慮確也無跡可尋。

據一份公開獲取的訪談資料顯示,遊戲開發商之一Niantic的首席執行官John Hanke表示,Pokemon Go中的站點設置以該公司2011年推出的遊戲Ingress為參考原型,主要是將一些公共地點和地標性建築定位為站點(道場、補給站),但當時該公司也向玩家徵求設點的意見,並收到了1500萬份申請,最終接受了500萬份申請,但篩選標準未作說明。在採訪中John Hanke稱,在綜合了玩家意見後構造的新地圖既是Ingress遊戲的最終圖譜,也是Pokemon Go如今的運作基礎。值得一提的是,Ingress遊戲因基於Google地圖的定位,在誕生的5年來也始終無緣中國內地。

图片5

中國大陸市場再次無緣本次Pokemon Go開放潮(圖片源自網絡)

很難想像,自誕生以來或因遊戲本身的娛樂性、遊戲所引發的國安問題而被推至輿論風口的Pokemon Go,倘若將其引入共產中國,又會在新的地理環境和政治語境下產生哪些新的紅線和禁區,以現時高壓的網絡監管態勢來「規範」Pokemon Go?在Pokemon Go引發有關「國家機密」,「政府機密」,「集會」等一系列問題後,常以「維穩」掛帥的中國,是否會將目前問題正層出不窮的Pokemon Go拒之門外,使其在開放中國市場的醞釀階段就不幸夭折? (筆者註:目前中國內地玩家可以通過註冊海外賬號登錄Pokemon Go遊戲。)

玩家們或記得在興奮下載Pokemon Go時,下載頁面上「Pokemon Go存在於世界的每一個角落」一語赫然在目,可如今該遊戲在世界市場上遭遇的重重圍困,不免變成了對這句雄辭的最大戲謔。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