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因反對燃油稅升高而衍生的暴亂示威「黃背心」運動,已經持續第四周。混亂局面下帶來的巨大壓力,讓法國政府不得不向民意屈服,暫緩實行增加燃油稅的政策。然而愈演愈烈的全民示威浪潮仍在繼續,法國總統馬克龍無奈之下只能乞求寒冬來臨,讓示威者根本不能在街上久留。

「黃背心」運動引發全面示威浪潮

上週末巴黎街頭爆發了自11月17日來規模最大、也是最激烈的一次暴力示威行動,導致地標凱旋門面目全非,巴黎香榭麗舍大道周遭地區遭嚴重損毀。

在凱旋門博物館入口處展出的法國國家象徵瑪麗安(Marianne)雕像遭襲擊者撞毀。

而隨後,從本周開始,「黃背心」運動繼續蔓延,示威行動沒有消停的跡象,更是蔓延至各界,連一些中學生和醫護人員都加入了進來,甚至變得頗有「全民起義」的色彩。雖然「黃背心運動」本因燃油稅政策掀起,如今已擴散成了全法各地民眾發洩對總統馬克龍改革政策不滿的方式。

據法國媒體報導,全法國這周內有近150所中學被學生圍封。據悉,參與示威行動的中學生是由於反對法國中學公開考試(Baccalauréat)的改革、義務服役制度的倡議等。

法國波爾多(Bordeaux)週一就有中學生阻擋馬路,配合全國的示威浪潮。

有參與示威的中學生就說,他們純粹是受到法國窮苦民眾的感召,並說他們的示威並非「黃背心運動」,而是與之並行、有類似訴求的示威而已。

法國《解放報》(La Liberation)指出,自上周六以來,法國就彌漫著「人民起義」的氣氛,更引述法國中學生聯會主席的話稱法國各地不少從來沒有示威傳統的學校,這一次都在「黃背心」運動的浪潮下被動員起來。

另外,12月3日,法國數百名救護車司機封堵巴黎協和廣場和協和橋,抗議可能影響它們工作的幾項醫保和社保改革。示威者在巴黎市中心的法國國民議會前和協和廣場停放了約400輛救護車,嚴重擾亂了巴黎市中心的交通。

而原本反燃油稅的示威者,這周也繼續封鎖燃油設施。法國能源公司道達爾(Total)就表示旗下有11個油庫被封,而有75個加油站的燃油供應因而中斷。

阻止運油車進入油庫的「黃背心」遊行大軍,抗議馬克龍增加燃油稅的政策。

法國經濟因暴力示威再受衝擊

「黃背心」示威抗議活動持續幾周以來,已經對法國經濟造成了明顯的負面衝擊。

彭博社引述法國財政部長勒梅爾表示,暴民事件已經導致法國大型超市收入銳減25%,飯店訂房受到類似程度的打擊,小型零售商遭遇更慘,汽車製造商雷諾、標緻和雪鐵龍訂單增長放緩。

「黃背心」示威抗議活動持續幾周以來,已經對法國經濟造成了明顯的負面衝擊。

負面影響也蔓延到法國股市。零售超市家樂福、傢俱零售商Maisons Du Monde SA,飯店集團Accor SA和Pierre&Vacances SA以及法航-荷航(Air France-KLM)股價12月3日全面下挫。

收費公路運營商Vinci SA和Eiffage SA也因示威者干擾,導致汽車通行量下降,慘遭損失。法國公路運輸聯合會FNTR表示,該部門收入大減超過4億歐元。

雖然法國社會的示威持續有暴力化加重的趨勢,但據一些外媒的民調顯示,法國民眾對示威者的支持率高達七成半至八成半不等。

有評論指,就算不少法國人不願親身參與暴亂,他們其實也支持示威者的作為,認為他們是受到政府壓迫而不得不反抗,而且沒有暴亂發生,政府根本不會理會人民訴求。

據悉,此次的類似的抗議活動不僅席捲法國各地,更是燒向了比利時、義大利和荷蘭等歐盟核心國家。而法國的政治運動大火一旦燒起來,不及時遏制的話,可能會使整個歐洲陷入亂局。

法國與馬克龍的兩難局面

「黃背心」們與法國民眾一直不肯罷手停止遊行,法國政府也不得不出臺多項政策來應對。

四面楚歌之下,首先是法國總理菲利浦宣佈了暫緩增加燃油稅的決定。但是僅僅這一項措施已經難平民怨。據悉,法國財政部可能有減稅的計畫。

法國總理菲利浦宣佈暫緩增加燃油稅

據彭博12月4日報導,法國財政部長勒梅爾已經從布魯塞爾的歐盟財長會議提前退席回國,參與國內危機討論。他稱民眾暴亂的影響已十分嚴重。他表示:「如果我們需要更快削減支出,能夠更快為家庭和企業減稅,那麼我已做好準備;政府也需要進行更大規模的改革,以實現多勞多得。」

但是,在目前的局勢下,法國政府已經陷入兩難,一方面要穩定國內政治局勢,另一方面還要作為一個典範國家,推動歐洲財政改革。雖然減稅能使民眾得到暫時的安慰,但也可能進一步惡化法國財政。尤其是歐盟已經表示,法國的財政預算存在違反歐盟規定的風險。同時,法國本身目前已經經濟疲軟,寬鬆的財政措施將更讓法國的經濟雪上加霜。

同樣,這對法國總統馬克龍也是一個兩難抉擇。馬克龍雖然已經在燃油稅政策上一再退讓,但是這未必能從根本上中止「黃背心」暴亂再度發生。再者,這對馬克龍本人而言,更是在個人形象,以至執政地位上的嚴重打擊。

馬克龍在競選之初,就一直扛著「力行改革」的大旗,表示自己不會像以往的法國總統一樣「向街頭示威屈服」。而他也正因為這種「敢教日月換新天」的氣勢,才受到擁護,成功當選。

然而,這面改革的旗幟現在卻讓馬克龍陷入了兩難局面之中。當前示威民眾的要求眾多,如果他決定全面讓步,以換取短暫緩和局面,他就會變成了一個「平庸的法國總統」;在民望不足三成之際,失去革新光環的馬克龍,更只會是一個「跛腳鴨」總統。

如果他不作全面讓步,按目前形勢,示威只會持續。而法國極左翼以及極右翼勢力都高呼讓馬克龍「解散國會」才是解決之法。在此等形勢之下,馬克龍就算能避過下臺風險,也難以執政。

據外媒評述,目前馬克龍的唯一希望就是法國將會迎來「極冷的寒冬」,讓示威者根本不能在街上久留。

(Visited 58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