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全國兩會首日,人大將審議涉港草案的消息就成為重磅,引發高度關注。一時間,香港議題再次登上國際輿論的焦點。在當前中美關係風雲莫測的背景下,香港淪為美國用以作為對華施壓、雙方角力的工具。

當地時間2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就隔空喊話,稱如果在香港推進“國家安全法”,一旦成事,美國將作出強烈回應。不少分析指出,美國或將從政治、經濟方面雙拳出手,未來香港將不可避免地陷入中美之爭的漩渦中。

人大會議公布涉港草案七大內容

5月22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王晨向十三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作關於《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的說明。

據王晨介紹,草案內容分為七個部分,其中在草案中還專門提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應當建立健全維護國家安全的機構和執行機制,強化執法力量,加強維護國家安全執法工作。中央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機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行政長官應當就香港特區履行維護國家安全職責、開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依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情況,定期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報告。

王晨表示,有關草案的制度安排,符合憲法規定和憲法原則,與香港基本法有關規定是一致的,將有效地維護香港特別行政區國家安全,有力地鞏固和拓展“一國兩制”的法治基礎、政治基礎和社會基礎。

但隨着人大會議上對涉港草案具體內容的公布,在美國可謂是一石激起千層浪。美國總統特朗普以及美國政界都借香港議題大作文章。外界分析,美國可能從政治、經濟層面雙雙出手,對香港產生不利。

01
美國考慮經濟封鎖 香港或失特殊地位

實際上,從去年開始,美國就在處理中美時候打起了“香港牌”。去年9月,美國國會參眾兩院外委會審議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中規定美國國務卿每年評估香港自治情況,決定是否繼續給予香港特殊地位。今年,美國務院向國會提交評估報告的時間原定在三月底,但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日前宣布,考慮到全國兩會即將召開,或在大會上進一步觸及香港議題,國務院決定推遲提交報告。

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奧特加斯(Morgan Ortagus)指出,香港高度自治對於美國保留對港現行待遇來說“至關重要”。

而在人大公布的涉港草案內容公布後,外界認為,美國很有可能進一步考慮取消香港的多個特殊待遇。國際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指出,“國家安全法”提案可能導致美國終止香港的特殊待遇、將香港與中國內地同等對待。

據官方資料顯示,在 2018年,美國是香港第二大的貿易夥伴及出口市場,雙邊貨物貿易總額達750億美元。不過,也有分析指出,如果美國真的將香港從獨立關稅區地位中移除,使其失去獨特的經濟地位,將會重創香港經濟,但是同時美國也將受到牽累。數據顯示,美國對香港貿易順差在過去10年間累計達2970億美元,單是2018年就超過330億美元,在其全球貿易夥伴中排在首位。目前,超過1300家美國公司在港運營,8.5萬名美國公民在港居住。

02
美國恐加大政治施壓 各國或追隨

除了經濟上的封鎖,美國更多的還將進行政治上施壓。早在去年美國國會通過的涉港法案上,就曾要求美國政府制裁部分香港官員,包括禁止入境並凍結他們在美國的資產等。如今,美國會否採取更多的手段,還有待觀察。

去年參與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共和党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表示,去年的法案已經為美國政府提供了強有力的政策工具,如今美方應更加迅速地作出回應。此外,美國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克魯斯(Ted Cruz)也發表聲明稱,稱美國“不可能接受”當前的這一提案,美國需重新評估對港政策。

當然,美國也並非唯一對有關香港“國家安全立法”草案發聲的西方國家。特朗普在進行強烈回應後,還引來英國、加拿大的追隨。

英國外交部5月21日也作出回應,指英方正密切留意情況,期望中方尊重香港的權利、自由及高度自治;英國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國,會致力於維護香港的自治,以及尊重“一國兩制”的模式。加拿大外長商鵬飛(Francois-Philippe Champagne)同日表示,對計劃在香港實施的“國家安全法”表示非常關注。

各國會否進一步追隨美國的腳步,打香港牌,形成政治上的圍堵,是可能的趨勢之一。

無論如何,隨着中美博弈在各個維度都不斷升級,香港已經不可避免地成為了雙方角力中的一大因素。而隨着接下來國際局勢的更加複雜、多變,香港需要準備好,接受更艱巨的挑戰。

(Visited 12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