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會議的面子裏子辮子

黃達亮

Want create site? Find Free WordPress Themes and plugins.

在上海閉幕的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發佈了長達五千字的公報,從全球經濟面臨的挑戰、未來全球治理優先選項等方面通報了G20成員國所達成的共識。會議公報稱,成員國同意採取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貨幣、財政政策和結構性改革等,來應對風險、增強市場信心和促進經濟增長。然而面對各國不同的處境,這份公報的約束力有多強?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又有多少?會議結束後,各方反應的平淡或許已經給出了答案。

G20-2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中南海紫光閣,會見來華出席20國集團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的美國財長雅各盧,回應外界評論這次會議開得過於平淡時,李克強說,「這次會議並不是平淡,而是波瀾不驚,成功就在於這20國世界主要經濟體,在經濟走勢分化的時候能夠繼續形成共識。在世界經濟不確定、不穩定情況下,實際上是發出了一個相對穩定的信號。」雅各盧表示,認同李克強的看法,他認為,各國各自的以及共同使用的所有政策工具,包括貨幣、財政和結構性改革政策,努力推動需求和經濟增長。雅各盧還表示各國都尊重一點共識,那就是動用一切工具支持經濟,避免貨幣競爭性貶值。

全球外匯市場危機四伏

早在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開幕之前,全球外匯市場已危機四伏。2015年下半年以來,新興市場國家和一些產油國的貨幣遭遇滑鐵盧式下跌,與此同時,包括歐洲和日本在內,多國央行都在競相寬鬆,2016年1月,日本央行首度宣佈實施負利率。而歐元區從2014年6月起就實施了負利率,當時負利率幅度為負0.1%,其後逐步擴闊至負0.3%。瑞典也在2015年2月起實施負利率,瑞士則在2015年1月22日實施負利率,瑞士在實施負利率時,亦同步與歐元脫鉤。

日本在一月突然宣佈實行負利率曾經引起市場一片譁然,而這次出席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的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表示,日本央行對其以負利率實行的量化質化寬鬆政策的解釋得到各國很好地理解。「日本央行的寬鬆政策是為了儘快實現2%的通脹目標,如果有必要,我們將加大政策,而G20對此總是能給予理解。」顯然在全球主要貨幣對美元呈現貶值的情況下,日本並沒有打算改變其貨幣政策方向來避免貨幣的進一步貶值。

當然,全球市場更為關注的人民幣匯率的問題。2016年開年第一週,人民幣匯率突然「失速」,在四天的時間裏,人民幣匯率出現上千基點的巨幅波動,1月7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6.5646,連續第八個交易日下調,為2011年3月以來最低。第二週,在中國央行加碼支持措施的主導下,人民幣匯率開始企穩,不過在1月14日,人民幣離岸、在岸匯率再次出現跌勢,離岸人民幣兌美元跌幅最低至6.6073,在岸人民幣兌美元也一併走低,報6.5895。不過,春節假期,由於美聯儲加息延後,再加上中國央行干預,人民幣匯率出現大幅上漲。春節假期後的首個交易日,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大幅走升196個基點,報6.5118,是1月4日以來的最高點。在岸人民幣兌暴漲800個基點,破6.50元,創11年以來的最大漲幅。

面對人民幣的劇烈波動,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罕見地透過媒體表態,他強調,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人民幣匯率波動源於制度選擇,貶值是階段性現象,不排除出現人民幣升值預期的可能。G20會議開幕前,周小川更史無前例地召開新聞發佈會,耐心地解釋中國的經濟基本向好,不必擔心中國外匯儲備的減少,更對中國股市發展表達中國政府強烈做好的願望,甚至表示中國的個人房貸比重偏低,還有發展空間。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將正式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SDR的籃子。根據國際慣例,中國央行需要及時地與外界就貨幣政策進行溝通說明,而中國央行的這次發佈會就被外界視作是對此的積極回應。

貶值遊戲並沒有結束

在G20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召開之前,不少金融機構紛紛猜測,這次會議是否會達成「新廣場協議」,以宏觀協調全球匯率浮動。20世紀80年代初期,美國財政赤字劇增,對外貿易逆差大幅增長。美國希望通過美元貶值來增加產品的出口競爭力,以改善美國國際收支不平衡狀況。1985年9月22日,美國、日本、聯邦德國、法國以及英國的財政部長和中央銀行行長(簡稱G5)在紐約廣場飯店舉行會議,達成五國政府聯合干預外匯市場,誘導美元對主要貨幣的匯率有秩序地貶值,以解決美國巨額貿易赤字問題的協議。因協議在廣場飯店簽署,故該協定又被稱為「廣場協議」。

面對這樣的猜測,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拉加德就坦言,「新廣場協議」是觀察家,評論家和記者們一個好的創意,但坦率地說這是不可能的,在這次會議中財長和央行行長也沒有討論這事,因為其條件並不存在。在全球經濟不景氣、市場大幅動盪、貿易保護主義抬頭的大背景下,不乏有聲音開始呼籲,各國需要進一步合作,共同來加強外匯市場干預,促使人民幣再度貶值、防止美元過度升值。但拉加德的回應無疑表明了,各國的目標並不一致,連談的可能性都是不存在。

在G20會議舉辦期間,一張美聯儲主席耶倫和多位國家央行行長一起在會議舉辦地附近正大廣場乘電梯用餐的照片流傳於網上,網友調侃,G20會議達成了「正大廣場協議」,一句戲言或許道出了真相:G20會議不過一場聚會而已。

復旦大學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孫立堅認為,這次G20會議的成果可以簡單地用一句話總結:中國賺到了面子,美國守住了裏子,日本抓住了辮子。聯合公報雖然洋洋灑灑五千多字,但實際上,各國經濟面臨的問題差距非常大,因此在協調統一的貨幣政策難度也是非常大的。各國表面上同意避免競爭性的貨幣貶值,但美國、日本表態本國的貨幣寬鬆對新興經濟體的溢出效應有限,原本外界期待各國能達成「新廣場協議」,但實際上會議結束後,這場貨幣貶值的遊戲並沒有停止。

中國在這次會議上提出了結構性改革的議題,顯然各國更期待看到中國帶頭,自己先做出改革。而作為發達大國,美國的責任和帶頭作用顯然更大,但是美國依然著眼於自身經濟利益,表面上對中國舉辦會議表示讚賞,但行動上並沒有給予配合,所以考慮到自身經濟的發展,中國不得不繼續放鬆貨幣,以對沖外匯佔款的減少。這次會議大家所期待的改變全球經濟現狀的措施,更多的只是處於討論,不具備可操作性。在這樣的情況下,貿易保護主義有抬頭的趨勢。這次會議的結果也令9月份G20領導人峰會,各國能達成國際性合作的難度加大。

2016年9月中國將首次以輪值主席國的身份,在杭州舉辦G20領導人峰會。2015年土耳其舉辦的G20領導人峰會,無論是在經濟上還是在政治上的影響力,被普遍認為並無成效。今年中國的作用又有幾多,我們拭目以待。■

Did you find apk for android? You can find new Free Android Games and apps.

About The Author

Related pos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