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歐盟

Order By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劉迺強﹕歐盟的家數

昨天文章,最少人點贊,大家都不同意我認為美國已經輸了的結論。 我的結論是很容易很快得到驗證的:我早說了,新冷戰的勝敗是哪條統一戰線得到支持,所美國忙着要結盟。 美國想通過下毒藥和毒氣等借口,快速建成反俄聯盟。這聯盟要是成功組成,當你看到本文時,特朗普將已出兵敘利亞,大家不妨數一數有多少盟國參加。 另一方面,特朗普要組成貿易聯盟制裁中國,但習大大博鰲演講一發表,全球股市大升,看來他這聯盟也不會成功。 美國失敗的關鍵在於歐洲。 歐洲,光是歐盟減去英國,就有27個國家,此外還有5國在輪候,2國在申請輪候,共34國。情況有點像東周列國,很難一概而論。 像德法等數千萬人口的國家,在我國只是一個中等省的規模,在那裡便是人口大國了。她們因為國家小,難以有作為,走在一起,就是要與美國分庭抗禮。 今天歐盟國家的總GDP,跟美國同一量級,與中國一起,鼎足而立。 歐盟當今要務,是同一化(harmonization) ,這個過程,兩千年前,秦始皇就已經完成了,而在今天的社會,沒有強制的力量,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樣一來,歐盟成了一個四不像的怪物,既是主權國家,又要行動一致;有共同貨幣,卻又沒有共同的經濟管理,亂七八糟。但是有德國努力生產,希臘等國家努力消費,體內循環,暫時也還各得其所。 這些國家,基本上都曾經是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和勢力範圍的部份,我把它歸類為猶太—希臘文化圈。過去兩千年,她們都在談談打打,外交經驗十分豐富。 歐盟這個第二世界,我們是一定要爭取的,但事實上卻很難。對待歐盟,我們既不能忽視它的存在,和文化上的趨同,但也不能把它看作一個實體,一刀切對待。 而因為我們跟歐盟相隔萬里,經濟上互補性十分強,所以戰略利益衝突不大。 唯一衝突比較明顯的是德國這歐盟工廠,我國工業升級對她形成威脅,再加上種族文化上,德國屬於安格魯—薩克信系,與美英較親近。 通過一帶一路,陸路上貫通歐亞大陸,對於歐盟許多內陸國家帶來很大的機遇,當中還有一些是前蘇聯成員,應該是我們優先爭取的對象。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默克爾無法組閣 歐盟改革受挫 

  默克爾組閣失敗 , 可能使歐盟在改革方面坐失良機,讓歐盟及其成員國不知所措, 對一體化進程造成負面影響。沒有一個穩定的德國政府,推動歐盟改革的「發動機」就根本啟動不了。    2017年德國大選結束後,聯盟黨、自民黨和綠黨從10月18日起開始進行「牙買加聯盟」組閣談判。  一個月之後,自民黨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內爾(Christian Lindner)出乎意料地宣告「牙買加聯盟」談崩。而該黨之所以會在此時宣告試探性談判破裂, 一則是因為在會談中未能對一些爭議問題達成妥協,二則也是因為擔心再次會與聯盟黨爭論不休。自民黨人至今還對由兩黨組成的第二屆默氏政府(2009年至2013年)內部不和一事記憶猶新,並對此深感擔憂。  從深層次看,林德內爾這次之所以會放棄參政,而選擇作為在野黨,還因為他有著一個長遠目標。德國《明鏡》週刊將該目標描述為「使自民黨上升為一個與聯盟黨平起平坐的政黨」。在聯邦德國歷史上,迄今為止均是由聯盟黨和社民黨兩大政黨輪流牽頭組閣的。而自民黨此時往往成了兩者的爭奪對象,從而成了左右政局的「天平砝碼」。現今林德內爾已不滿足於此,他要直接問鼎聯邦總理寶座。畢竟與63歲的安格拉·默克爾相比,38歲的林德內爾具有年齡優勢。39歲的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和31歲的塞巴斯蒂安·庫爾茨(Sebastian Kurz)2017年分別在法國和奧地利大選中獲勝更給了林德內爾在德國政壇上一展抱負的勇氣和信心。  在難民危機中,這位自民黨主席既激烈攻擊了默克爾, 又抨擊了右翼民粹主義政黨另類選擇黨,從而巧妙地讓自民黨定位於聯盟黨的右邊,同時又與另類選擇黨劃清了界限。現在,林德內爾有意要讓自民黨成為那些因默克爾向左轉而感到失去政治家園的選民的聚集地。但他的這一策略究竟能否奏效,至今還不得而知。  在一個動盪日益加劇的世界中,德國一直被視作萬無一失的穩定錨。但現在這一穩定支柱也開始搖晃了。特別是在布魯塞爾和歐洲其他國家首都,人們突然有了一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歐洲一體化進程受阻  法國總統馬克龍2017年11月20日對默克爾組閣受挫公開表示擔憂。他聲稱,自民黨黨魁林德內爾宣告試探性會談破裂「很有份量」,「局面進一步趨於緊張並不符合我們的利益,因為我們必須向前進」。即將離任的奧地利總理克里斯蒂安·科恩(Christian Kern)也表示:「整個歐洲正關注著德國。」盧森堡首相澤維爾·貝特爾(Xavier Bettel)則聲稱: 「我們需要一個擁有穩定政府的德國。」  在美國,人們也對德國的穩定感到擔憂。美國《紐約時報》認為,「重新選舉是可能的,但建制派擔心極右翼可能會因此得益。」此外,「談判破裂進一步虛弱了默克爾」。  德國總理默克爾本人則保證道:「作為聯邦看守政府,我們當然會充分履行我們對歐洲的職責,並將會積極參與。」但默克爾的看守內閣並不是在議會基礎上產生的。因而,不僅在柏林,而且在布魯塞爾,所有重大計劃都將被擱置起來。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英國「硬脫歐」後果堪憂

英國首相文翠珊於三月底正式啓動脫歐程序。英國「硬脫歐」將會給歐盟和德國帶來嚴重後果,而英國自身的最大風險則是蘇格蘭實現獨立,從而使聯合王國解體。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歐美關係或進入「冰河期」

隨著特朗普入主白宮,新的國際秩序正在形成,大西洋兩岸關係或將進入一個艱難時期。歐盟必須重塑,以適應二戰以來國際秩序的最大挑戰。德國總理默克爾被譽爲「自由西方的最後捍衛者」,但德國只是一個實力有限的中等强國,默克爾想要實現其捍衛西方價值觀的政治抱負不得不受制於這一前提。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風雨飄搖中的歐洲如何自救?

從英國脫歐到難民危機,直至危及歐盟生存的右翼民粹主義的崛起,都給聯盟帶來巨大的衝擊。而特朗普勝選美國總統更使歐洲雪上加霜。歐盟自感必須加强自身防衛能力,相關工作亦開始進入議程。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為解決難民問題 默克爾力求連任

難民危機使默克爾聲望大跌,撕裂了歐洲,並促成了右翼民粹主義勢力的崛起,但她的民調仍比她的挑戰者高得多。爲名垂青史,這位女總理把解决難民問題看成其未竟之業,力求連任。
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Share on LinkedInShare on Google+Email this to someone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VkontakteShare on Odnoklassniki

縮小貧富差距 建設貧富命運共同體

在全球化大趨勢下,貧富階層之間的共同利益在有些國家正呈上升之勢。貧富越來越具有結爲「命運共同體」的條件;貧富差距縮得越小,「命運共同體」的緊密度越密。
第 1 頁 / 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