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總統馬克龍對重建歐洲和改革歐元區充滿決心, 德國總理默克爾會與馬克龍一起在歐盟改革方面推出若干舉措, 但對歐盟前景兩人仍存在嚴重的意見分歧,歐洲可能會錯失改革的良好機遇。 

 

拙文《馬克龍挑戰默克爾歐洲領導地位》(《超訊》2017年12月號)中, 曾提到:「2017年德國大選結束後兩天,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就在索邦大學就重建歐洲發表了演說。這是他向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歐洲領導地位提出的挑戰。」 「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馬克龍要求歐元區各成員國在遇到危機時互相支持,包括在財政方面設立共同預算。」他並提議設立歐元區財政部長。後因默克爾組閣受阻,一直等到2018年3月14日德國新政府成立後,馬克龍方才鬆了一口氣。 

但令人遺憾的是力挺馬克龍改革歐元區計劃的兩位社民黨人已先後失去要職:馬丁·舒爾茨(Martin Schulz)辭去了社民黨主席職務,前外長西格瑪爾·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未能進入新政府內閣。因而,馬克龍改革歐元區的計劃前景堪憂。 

4月17日,馬克龍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發表了演說, 呼籲捍衛自由民主,並允諾為歐盟預算支付更多的錢。法國《世界報》(Le Monde)評論道,這次演說的目的是要再現「馬克龍效應」。歐盟委員會主席讓-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盛讚馬克龍的演說,並稱:「真正的法國已經回來了。」但容克同時也提醒道,馬克龍在積極推進改革時必須帶動所有國家一起幹。這位歐盟委員會主席強調,即使歐盟需要一個「強大的發動機」,歐洲也不僅僅是由法國和德國組成的。「我們有27個成員國,所有成員國都必須參與進來。」 

馬克龍發表上述演說兩天後就出訪了德國柏林。默克爾(Angela Merkel)別出心裁地陪同他參觀了柏林的「洪堡論壇」建築工地。此間媒體認為,變換會面地點往往會開啟新的前景或者簡單地是為了轉移話題。 

從那次會談來看,雖然馬克龍和默克爾兩人都力圖讓氣氛顯得協調及和諧,但依然掩蓋不了嚴重的意見分歧。此間有媒體指出,法國總統和德國總理在會談中各自運用了不同的關鍵概念:馬克龍強調的是「互助」和「趨同」,而默克爾則要求「競爭力」和「穩定性」。即使在法國人大力鼓吹的存款擔保基金問題上,默克爾也踩了刹車。她聲稱,最多是在「遙遠的將來」才會設想一種系統,該系統會讓歐洲銀行解救陷入困境的機構。而對於法國人來說,建成銀行聯盟是改革貨幣聯盟首先必須邁出的一步。馬克龍因此而要求加快速度。4月初,法國經濟和財政部長布魯諾·勒梅爾(Bruno Le Maire)更是向其歐洲同僚們呼籲道,不要讓「迷惑人的藉口」耽誤時間了! 

受到牽制的德國總理 

默克爾現正處於一種尷尬境地。一方面,這位德國總理必須避免讓法國總統馬克龍失去信心或者面子。而另一方面,她又必須顧及自己營壘中的反對者。在聯盟黨議會黨團中,現在有許多人正用懷疑的態度密切關注著馬克龍的舉動。聯盟黨內的基社盟一直在抱怨默克爾的歐洲政策,但在過去年間,該黨黨魁霍斯特·澤霍夫(Horst Seehofer)在很大程度上把這個領域讓給了默克爾。而在澤霍夫今年3月中旬把巴伐利亞州州長職位轉讓給馬庫斯·索德(Markus S?der)後,形勢發生了變化。基社盟目前決計不會讓任何將對該黨今年10月巴伐利亞州州議會選舉產生負面影響的歐盟改革計劃出台。 

聯盟黨議會黨團基社盟議會小組主席亞歷山大·多布林特(Alexander Dobrindt)日前就強調,對他來講法國總統的情感狀態並不是自己作政治規劃時的依據。多布林特認為,在談論歐元區之前,人們必須要解決諸如英脫歐後由於短缺英國所交費用而產生的整個歐盟預算問題。據估計,這一財政缺口約為120至140億歐元。因而,這決計不是一個小數目。 

默克爾現在甚至不再能把希望寄託在聯盟黨議會黨團領導層裏的基民盟成員身上。該議會黨團副主席拉爾夫·布林克豪斯(Ralph Brinkhaus)等人甚至通過檔表明了立場。該檔援引了德國《基本法》第23條第3款。按該款的規定,聯邦政府在參與歐盟談判時要給聯邦議會表態的機會。此間媒體認為,一個這樣被捆綁著的聯邦女總理又怎麼能富有活力地來塑造歐洲的未來呢? 

因此,默克爾現在甚為擔心,在聯邦議會就重要的歐盟改革方案進行表決時她可能得不到自己隊伍中大多數人的支持。 

加之大聯合政府內原本親歐的社民黨的態度也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這更使默克爾籌思再三,猶豫不決。由於這次組閣協議中有關歐洲的章節是由舒爾茨負責起草的, 因而這份政治遺產對社民黨主席和該黨議會黨團主席安格里婭·納勒斯(Andrea Nahles)以及新政府副總理兼財政部長奧拉夫·肖爾茨(Olaf Scholz)的約束力並不大。從目前來看,兩人對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所提出的設立歐元區財政部長等建議都不感興趣。《柏林晨報》(Berliner Morgenpost)甚至發表評論稱:「社民黨放棄歐洲了」。雖然言重了些,但卻點出了納勒斯和肖爾茨在歐洲問題上所持態度的實質。 

此間媒體甚至聲稱,默克爾及其財長肖爾茨曾多次設想過怎樣來應付馬克龍。他們認為這位法國人的一些建議簡直是胡扯! 兩人對馬克龍提議設立歐元區財政部長是否是個好主意持懷疑態度。 

馬克龍的兩難困境 

德國《明鏡》週刊(Der Spiegel)不久前曾發表過一篇題為《馬克龍的兩難困境》的社評。該社評一針見血地指出,聯邦政府對馬克龍改革歐元區的建議找不到答案。「默克爾沒有提出自己的計劃,而是在儘量拖延時間,這樣做的危險就在於它會失去與一位法國改革總統一起奠定貨幣聯盟新起點的歷史機遇。 而該起點則將把團結互助和堅實牢固聯繫起來。對於貨幣聯盟的運作來講,這些原則是沒有選擇餘地的。」社評接著指出:「與其冒險做決定還不如不作決定,這一直是聯邦女總理的法寶。這一辦法通常頗有成效,但這一次卻失靈了。因為歐洲由此而有可能貽誤重要的改革機遇。」 

在歐債危機中,默克爾一言九鼎,甚至被此間一些媒體稱為「未加冕的歐洲女王」。英國《經濟學家》雜誌(The Economist)曾評論道:「沒有德國女總理安格拉·默克爾的首肯,歐盟做不成任何事。」而現今,在改革歐元區等問題上竟讓馬克龍獨領風騷, 不免令人為她扼腕惋惜。 

從目前來看,雖則默克爾在這屆任期內將會與法國總統馬克龍在歐盟和歐元區改革方面推出若干舉措, 但因受制於各方面的制約,改革步伐不會太大。這也是令人深感遺憾之事。  

(Visited 40 times, 1 visits today)